您的位置:首页 >科教育人>科教新闻>详细内容

我的兰亭学研究之路 ——《〈兰亭序〉史话》自序

编辑:严晶兰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0-10-26 17:00:37 【字体:

  《兰亭序》文是我喜爱的一篇古代散文;

《兰亭序》帖是我喜爱的一通古代法帖。

  在两个偶然机缘的影响下,我终于一步步走上兰亭学研究之路。

  1982年,我正在安徽师范大学中文系就读。有一天,到校图书馆期刊阅览室查阅《文物》1965年合订本,发现从第6期到第12期竟连续刊发了近十篇探讨《兰亭序》真伪问题的文章,很感兴趣,便全部复印了下来。随后,又顺藤摸瓜,从其他报刊中搜集到几十篇关于《兰亭序》真伪论争的文章。由于手头积累了这些兰亭论辨文章,到19867月暑假间,便不知天高地厚地撰起了述评文章,题为《中国书论史上的一座丰碑——1965年以来兰亭论辨述评》,长达24000余言。原以为述评文章很好写,殊不知,要写好这类文章,作者得是相关学科之专家,不然,就无法准确判断所评对象的得失和意义之所在。然而,文章既已写出,又不愿轻易将它废弃,后来,为参加1989安徽省首届书法理论研讨会1994全国近现代书法研讨会,进行了两次大的修改与充实,把字数压缩至8000言,着重加进了一些社会文化背景分析,且易题《1965年以来兰亭论辨之透视》。结果倒还比较值得一提,这就是两个会议均入选,也受到一些同道的好评,后来,初稿发表于《美术史论》1991年第1期,修改稿发表于《书法研究》1994年第4期。 此为第一个偶然机缘。

  

  第二个偶然机缘发生在2005年。那年,我应聘赴兰亭书法研究所工作,顺理成章地将自己的主攻方向,由原来的书法美学研究调整为兰亭学研究。

  来到兰亭的第一年,我就围绕兰亭问题做了两件事,一件是配合非遗申报工作,撰写了一份完整的非遗申报书,主题是兰亭雅集:历史悠久的文化空间。另一件是针对当时绍兴各大媒体纷纷炒作的兰亭雅集军政会议说(认为东晋永和九年的兰亭雅集并非文人集会,而是一次不同寻常的军事政治会议),撰写了一篇长文《历史·文化·书法——〈红月亮:兰亭序解读〉批判》予以商榷。

学术研究离不开传承,只有把握前人曾经如何说,我们才能比较顺利地接着如何说。到2006年,我想,仅泛泛地谈兰亭问题意义不大,于是,着手搜集从古至今有关兰亭问题的学术论文与学术论著,并最终主编出一部大型资料集成——《兰亭学文献汇览》(400余万言,分为八编,外加一编图录,共九编)。唯公开出版因著作权问题而未果。但本人通过编选 、校对,熟悉了收录之文,却是莫大的收获。

在《兰亭学文献汇览》长达*********的编校过程中,还有几件事值得一提。其一,2007年绍兴文理学院美术学院申报了省级兰亭文化研究课题邀我加入课题组,我为他们提供了后来公开出版的两本书(即《兰亭学古代文献辑览》和《当代〈兰亭序〉真伪论争文选》,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2011年版)的书稿。其二,2008年应陈望衡先生(武汉大学哲学系教授,时任绍兴文理学院兼职教授)之约,为他执编的《中国越学》兰亭学研究专辑提供了一篇长文——《〈兰亭序〉:中国书法史上的永恒经典》。其三,为编选、充实毛万宝书学论集系列之五《兰亭学探要》一书,2010年内竟一口气写出了六七篇探讨兰亭问题的长文,问题涉及兰亭遗址之谜、兰亭雅集盛况、《兰亭序》真迹流传及归宿、《兰亭序》文章与书法之鉴赏、康有为的《兰亭》观、《兰亭序》的帝王接受、《兰亭序》的创作真相等。其四,为参加三届中国书坛兰亭雅集・兰亭论坛,先后应约或主动撰写、提交了三篇有关兰亭问题的长文,即《兰亭雅集:文本、误读与挪借》(2007)、《〈兰亭序〉创作真相新辨——兼释祁小春关于〈兰亭序〉中的癸丑字之疑》(2010,上文已提)和《红学之外的奉献——周汝昌〈兰亭序〉研究述略》(2011)。

一边编校,一边写作,对兰亭问题的了解终于做到了渐趋深入。这时,我便萌发了撰写一部《兰亭学》书稿的念头,只是信心有点不足。直到数年后(也就是2015年)的一个国庆节,我方下定决心,拟出全书提纲,并着手撰写。由于全力以赴,到201610月下旬,便将50余万言的《兰亭学》书稿全部草毕。

有了《兰亭学》书稿的草拟,有了《兰亭学文献汇览》的编校与有关兰亭论文的撰写,再来撰写眼下这本《兰亭序》史话,就感到轻松多了。

(作者:毛万宝   2020年6月于绍兴兰亭)

【打印正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