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六安新闻>六安新闻>详细内容

“瓦埠暴动”

编辑:宋明俊 来源:本网原创 发布时间:2021-04-08 08:50:54 【字体:

  瓦埠暴动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寿县瓦埠湖畔举行的一次规模最大的暴动,这次暴动沉重地打击了寿县地主豪绅的反动统治势力,声援了鄂豫皖苏区的第二次反“围剿”斗争,提高了人民群众的武装斗争意识,是党领导寿县人民革命由经济斗争发展成为武装斗争的标志。

  一、暴动的准备

  1931年3月27日,中共中央巡视员方英在寿县上奠寺组织召开中共寿县、凤台、阜阳3县党的联席会议,传达中共六届四中全会精神,会议决定利用寿县控扼长淮、接近津浦、毗邻苏区、夺取寿县就能控制皖北的特殊地理位置,适时在寿县发动武装斗争,扩大苏区外围斗争。会上成立了中共皖北中心县委(又称中共寿县中心县委),机关设在寿县正阳关,指导寿县、凤台、阜阳、颍上、太和、固始、新蔡、息县、霍邱9县工作。

  在皖北中心县委会议即将结束之际,中共瓦埠支部书记王汉平报告说国民党寿县县长将于29日带七八十名军警到瓦埠,准备在瓦埠镇设立地主武装的指挥据点——联防局。得到报告后,方英便连夜召开县区干部联席会议,经过分析形势,认为这是夺取武装、发动游击斗争的好机会,决定举行武装暴动,成立行动委员会,任命曹鼎为书记,杨盟山、魏发祥、薛骞为委员。

  二、暴动的经过

  1931年3月29日上午,前来参加武装行动的人员均按规定秘密携带枪支到达指定地点泰山庙。但情况发生变化,国民党县长没有来,来的是国民党双庙区区长路奎汉带领的地方常备队30多人枪。方英决定先缴双庙区长路奎汉的枪,再缴附近地主豪绅的枪,最后发动群众“扒粮”。行动命令发出后,负责军事指挥的薛骞却迟迟不行动,致使路奎汉闻风逃回县城。于是行动委员会又在泰山庙重新开会研究,决定以瓦埠为中心举行农民暴动,将参加暴动的群众骨干组成皖北红军游击大队,由方和平任大队长,宋天觉任副大队长,曹鼎任政委,魏发祥任参谋长。下设3个中队,戚连雨、曹广海、杨守先、马实等为中队干部,李乐天、方贯之等到保义、堰口、史大郢等地发动群众,准备策应暴动,同时撤销动摇分子薛骞的军事指挥权。

  3月30日凌晨,参加暴动的农民1000多人涌向瓦埠街,在望春园饭店门前竖起绣有镰刀、斧头的红旗,宣布暴动开始。紧接着游击大队3个中队分头逮捕地主豪绅10余人。周围乡村的地主豪绅闻风丧胆,方家老圩、张家祠堂的地主豪绅都纷纷前来缴械,并派代表向游击队要求,愿缴半数枪支,不要扒粮食。游击队拒绝了他们的要求。游击队共计缴长枪100多支,短枪30多支,并抓获了一批地主。后来由于敌人的反扑,为了缓和矛盾,游击队将逮捕的地主豪绅全部释放。

  3月31日早晨,党组织和游击队发动瓦埠方圆20余里的3000余名群众,扒掉方小楼地主粮食200余石(4万余斤)。方英还号召群众扒自己家的粮食,将他自家的粮食全部充作游击队的军粮。当方和平带领游击队百余名队员(此时“扒粮”群众都已散去)前往北瓦房缴枪时,恰巧杨家庙联庄会副会长的弟弟在北瓦房亲戚家,他一面鼓动该村地主聚众反抗;另一面派人送信给杨家庙联庄会会长张焕亭和他哥哥郑孟杰,要他们集结武装前来救援。

  4月1日,杨家庙、双庙集、邵店等地的联庄会纠集地主武装1000多人到瓦埠街攻打游击队,瓦埠街附近的地主豪绅也纠集了500多人参加联庄会。因实力悬殊,游击队连夜转移,离开瓦埠街,占领了张嘴子一带塘圈、古堆丘、新圩3个大圩子,反动武装又跟踪包围了这3个圩子。此时,国民党县长带领县自卫大队也赶到张嘴子,双方进行激烈的战斗。敌人人多枪多,轮番进攻。游击队昼夜坚守在3面环水的张嘴子,顽强奋战,打退敌人的多次进攻,但因敌众我寡难以突围。在游击队处于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中共瓦埠区委在鲁城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利用私人关系向开明地主曹云峰等人借枪,以配合游击大队突围。经过多方努力,借来20余支枪、2000余发子弹,由曹仙度、宋德渊等率领几十人,打着“小甸集联庄会”的旗号,前往张嘴子伪装攻打游击大队,占领张嘴子以东有利地形,以掩护游击大队从此突围。在中共瓦埠区委周密配合下,游击大队趁黑夜顺利突围出来,第二中队长戚连雨带领的17名游击队队员为掩护游击大队转移而英勇牺性。游击大队突围后,敌人恼羞成怒,放火烧毁了张嘴子一带几个村庄、数百间民房,并将中队长戚连雨的头颅割下示众,瓦埠暴动失败了。

  三、暴动的影响

  1931年4月12日,中共皖北中心县委召开寿县的区委、特支书记会议,初步总结了瓦埠暴动的经验教训。当年夏秋之间,中央又先后派柯庆施、吴伯孚、陈文等人来寿县巡视工作,对瓦埠暴动进行全面分析,中央巡视人员认为瓦埠暴动打击了地方反动势力,支援了主力红军第二次反“围剿”,揭开了寿县人民武装斗争的序幕,在政治上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关于暴动失败的原因,柯庆施、吴伯孚、陈文等认为,一是客观上寿县的反动势力很强,敌我力量过于悬殊。二是主观上准备不充分,意见不统一,指挥不得力。同时在对敌斗争中存在右倾问题,把逮捕的地主豪绅全部释放,希望以此来缓和敌人的进攻,结果他们回去后却集结武装向暴动队伍反攻。三是叛徒的出卖,暴动领导机构及队伍中出现了叛徒,致使暴动未能按照原计划顺利实施。

  在瓦埠暴动的影响与推动下,寿县的革命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来源:市委史志室编辑《红六安》)


【打印正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