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十五期>杏苑走笔

大道西行318

语文组    周以和

 

东起上海人民广场、西至西藏日喀则樟木镇中尼友谊大桥的318国道,被称为中国的景观大道。它全长5400多公里,一路横跨8个省份,穿越中国地形的三级阶梯,海拔从几米上升到六七千米,揽括平原、丘陵、盆地、高原、高山、峡谷、冰川等不同地形地貌,涵盖多民族、多地域特色文化,惊险雄奇,绝美壮观,神秘的“第三极”,气象万千。

  暑假,我们几位蓄谋已久的老师驾驶着两辆普通小车出发了,向着仰慕已久的神圣之地疾奔。初程选择的是高速,从六安到武汉,从武汉到成都,从成都到雅安。再往前别无选择了,由川入藏翻越横断山脉,318是唯一选择也是最佳选择。依山傍水的国道宽度一般,且坑洼不平,大渡河在一侧奔涌,车内只听见水响,难得见水流,两侧扑面而来的山峦令人肃然起敬,车内老师感叹:是要比家里的大别山大些。

  路况时好时坏,原本以为318这条通天道上的车辆只会是稀稀拉拉的,此后直到拉萨的九天里,一直让我惊讶:它车水马龙的繁忙程度不亚于内地任何一条交通要道,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更让我惊讶的是我看到了风景之外的风景:除了部分往返进行物资流通的重型卡车外,基本上都是以各种方式急急奔走朝圣拉萨的人——自驾游者最多,车子从狂野的山地型到小巧的QQ型,应有尽有;其次,骑乘摩托车者;再次,骑自行车者;再次,背包驴行者;当然,还有真正的朝圣者,他们一步一磕,磕向拉萨。

  在海拔四千多米的觉巴山顶和山腰,还有幸看到了几位更奇葩的行进者!盘曲直上几千米,这样的时刻人很难不紧张:弯一转,你的车子要行进在路的外侧;没有护栏,也没有树木的遮挡;侧面是你想看却又不敢看的风景,不敢看却又不能不看,那可能是你时常的梦境;路面凹凸起伏,宽度有限,勉强容得来往两车的交会,坡度自然倾斜,倒向你可能倒掉的这边。每每此时,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默想着只能将命运交给命运了,祷告着这会儿能与大自然和谐相处,千万不要发生任何的不快。而令人难以置信的风景突现眼前,几位学生模样的年青人竟踏着滑板或穿着旱冰鞋在车流如织中从容穿梭!此地此景,真叫人称奇。骑车、徒步或其他形式的,基本上都是年青人,车内同事赞叹:这些年青人,将来的路上没有过不去的坎!我也想附和,这些以独特方式行走于世界屋脊的人,或许正是未来世界的脊梁。

  同样令人称奇的还有一位老人。在左贡县郊一位藏民的简易旅店里,遇见了一位江苏南通的老人,退休已五年,这回带着老伴、女儿驾车云游。谈话时,他正在车尾用自带的煤气罐高压锅做晚饭,悠闲自如地用砧板菜刀切着白菜西红柿,好像还有鸡蛋。四围山顶的晚霞将天地晕染出多彩的层次,分明而朦胧,静穆而安详,国道边,小屋旁,那条我叫不出名字的澜沧江支流喧哗着往下游赶。我突然感觉,黄昏时分,阔远的青藏高原,一似老人家里温馨的小厨房!他说所到之处自买自烧,经济合算,又合胃口。我往车内一瞅,一张小床,一顶帐篷,床给女儿睡,帐篷老两口用,生活必需品大体齐备。再一问,车子就是我们安徽芜湖奇瑞公司的一款1.2排量的六座小型面包车,是老人自己动手把它改装成了无所不能一往无前的“房车”。原来他们先往东北黑河避暑,再一路西行南下,沿青藏线到日喀则,游尼泊尔后进入拉萨,正从拉萨下来,6月份出发的,我们相遇时他们出门快两个月了。我问他下一步行程怎么安排,他说先沿318线出藏入川,再改滇藏线出川去云南。然后从云南回南通?我问。他说:不确定。真是放松之至,这样真实的放松不就是自由快乐么?

  318国道始建于1950年,1954年通车。有60年历史的一条国道 ,且历来是高规格的养护——军人承担,按说应该是没说的了。其实不然,时至今日,318依然是国字号中最为险要最易堵车的道路。一路目睹了多处惨状,印着黄白线的好端端的318支离破碎,甚至身首异处,或被顶上塌方山石掩埋,或被急弯处的流水撕裂,或被泥石流整段吞噬。我明白了,60年了,原来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智慧的人类一直没能够完胜无语的自然。318的魔力与魅力正在此吧!通麦天险正在贯通隧道,一旦天险变坦途,对那些非以运输为目的的出行者来说,不知是喜是忧,是幸运还是遗憾?

  路毁处,临时开凿的便道只能单向通过,一边是大山,一边是深渊。遭遇这样的路段,相向而行的两边车辆都自觉有序地排成长龙,远远地耐心地等待着,不可跟紧抵近,否则通行的车辆冲关挑战不成,你就无回旋余地进退不得了,有什么事还会殃及于你。更不能违规占道抢先,那样很容易在节点将道路卡死,造成全线瘫痪。好在大家深知318的脾性,都很包容,该进则进,当退则退,还下车指挥,帮助前后两边照应;不像在内地一遇堵车,总想见缝插针往前挤,挤无可挤时再互相瞪着干耗着。

  当年川藏边界被称为是地球上最不适宜修建交通公路的特殊地带。318川藏段施工由刚刚打出新中国的解放军主力部队组成主力阵营,据说几年的施工过程中,每推进一公里至少要倒下一位烈士,有一位官兵致残。318,一道凝结着血肉的天梯!了解多一些就能理解了。

  早就想好的,登上著名山口,一定要吼几声,喊上几嗓子,就是“是谁带来远古的呼唤是谁留下千年的祈盼”那种,不成想大山会控制你的情绪,即使不让你清醒,也会让你冷静:站在她的背上,也不代表你能藐视她。说话必需小声,移步也要缓慢,出气都得轻微,哪里敢造次!只能静静感受:碧蓝的天幕,伸手可触的白云,身边飘荡的五色经幡,远处草甸上的毡房,还有健硕的牦牛……沿途至拉萨,一共翻越了十四座海拔4000米以上的山口,下车观景拍照,始终没敢喊一声。

  神游完拉萨,沿318西行至那曲,取道青藏线折返。在唐古拉山口享受了一把八月飞雪,冻并快乐着;在可可西里,几度瞧见了雪域精灵藏羚羊,离人很近,你拍照时它也不逃,很欣慰;在青海湖边,掬了一把水入口,如此澄澈的水还果真是咸的,舀一碗烧鸡蛋汤恐怕还要破兑很多水。

  318的梦已圆,但梦幻还在继续。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14-11-27 10:19:48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