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十五期>个性飞扬

寂静的夜

高三理(1)  魏金朝

 

夜深而冷,窗外寒风呼啸,月色皎好。

  小刚扒在书桌上奋笔疾书,笔法愈加狂躁,最后一句答几乎是以签名的艺术字体练上去的,如同火星文。小刚望着自己超越人类的无敌的书法定了几秒,骄傲与对自己的崇拜之情在脸上闪过,忽然面色一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抓起数学同步作业甩向被各种东西堆得乱七八糟的桌角,而后猛然起立,四肢极力伸展,五官扭成一团,嘴张大如狮,面目狰狞。若有人窥见此景,必将为之骇倒,吓得噩梦缠身。

  懒腰伸罢,小刚一屁股瘫在背椅里,“该死的一大堆作业终于被我消灭掉了!唔哇哈哈,哈!哈!”小刚此刻的心情,较之与强敌鏖战三天三夜最终获胜的大将军们更有过之而无不及。桌角七零八落的作业本仿佛敌寇的尸首,小刚斜眼睥睨着它们,一副“小样,还猖不?”的表情,脑子里回味着自己单枪匹马与万千难题对战的场面……

  就这样过了不知多久,窗外风停了,明月将自身隐入层层乌云,天地一片刹黑,气温持续走低,寂静在空气中凝结,渐渐结成了一个幽然而孤独的世界。

  接下来要干什么呢?

  自满挥发完后,小刚的心中剩下茫然。

  明天下午上学的时候,期中考试的成绩和排名就都该公布了。

  数学已确定不及格了,其他科马马虎虎。年级前五百,勉强吧。总之,一如既往的差。唉,没劲。

  小刚轻轻摇摇头,算了,没事干,写点什么好了。他从乱糟糟的抽屉里搜出一个笔记本来,翻开,里面尽是他无聊时胡思胡绕出的一些“二胡”式故事,以及一些所做的梦记录。所有这些都有几个相同的特点:凌乱,完成度低得惊人。至于文采,就不提了。

  写点啥好呢?……小刚望着摊开的空白页愣神,右手夹着笔转个不停。其结果就是右手上多出数条笔痕,而空白页仍旧一片空白,空白如他的脑海。

  又不知过了多久,明月从乌云中探出半张脸,悄悄地观察这个世界。楼下有猫凄厉地哀嚎,声音像阴鬼般 人,谁家的狗被惊动,开始吼叫。

  小刚把笔一甩,没灵感,呆到天亮也写不出来。

  他想了想,百无聊赖地翻出那个在智能、苹果满天飞的时代里显得有些落伍的老手机,勉强登陆了QQ。

小刚的QQ名叫“钢之赤子”,头像是擎天柱,个性签名是:“钢铁之心,灼热之血,手创千刃,历经百战,无一败绩,无一知己,因此此生已无任何意义……”他从一部热血网络小说里抄的。

  列表里的好友寥寥无几,曾经的同学都不再联系,以往的死党也渐成陌生人。只有一个Q名全英文的家伙:小明。

  小刚酝酿了片刻,点开了小明的企鹅头,在对话栏里打下一句话:“夜深矣,明君何故仍未就寝?莫非为心事所扰,难以成眠?”又思虑是否要加个表情以显生动,但觉得会与文字格格不入,于是作罢,发送。

  约莫一分钟后,手机振动起来。

  “扰吾者汝也,非所谓心事。”

  小刚怒目圆睁,决心回击,可又找不到攻击点,无可奈何,正想着如何再聊,企鹅头又闪了起来。

  “甭气,我没失眠,只是今夜月朗星稀,疏星虽寥落却闪耀如钻石,皓月时隐时现,如此夜色实不多见,偶尔赏月怡情啊/龇嘴笑”

  小刚不屑地“喊”了一声,心想这小子肯定还在赶作业呢。

  “那你不如学苏轼去夜游啊。”

  “你陪我?”

  “我才没你那闲心。”

  “那你还上QQ?”

  “我无聊!你管我什么时候上QQ!”

  沉默……黑暗中仿佛有什么悄悄吸走了世界的灵魂,只剩下空虚、寒冷的外壳。寂寞如细菌在这躯壳上肆意滋生。仔细听,远处似乎传来工地施工的“呜呜嘟嘟”的杂音,柏油马路上偶尔能听见车辆驶过。

  这夜晚,真安静。小刚心想,觉得莫名地不适应,便抓起手机,那个头像还亮着。

  “都快1点了还在啊?”

  没有回应……

  “不是真跑出去夜游了吧,喂!”

  没有回应……

  “晚安。”

  小刚关掉手机,起身去洗漱。回到卧室门前时,他忽然停住了,父亲的鼾声传进了耳里。父母总是那么忙,那么累。他倚在门边,默默听了一会儿,忽然有些伤感起来,于是摇摇头,钻进被窝里,望着灰苍苍的天花板数羊。数到不知几百的时候,倦意如海潮般轻轻将他托起,带入了梦乡。

(指导老师:陈曾曾)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14-11-27 10:34:32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