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十五期>成长印象

别样的爱

高二文(4)  翁璇

 

高中以后,我发现自己与父母的沟通逐渐变少了。老妈还好,有时候会问在学校过得怎么样,尽力去学,别给自己太大压力……这些看似寻常的语言,却时常让我感受到亲情的温暖。而老爸,每天和我说话的时间基本上不会超过5分钟。

  老爸工作的时间比我上学的时间要晚。我中午回本部吃饭,晚上我写作业,老爸看报纸。即使是在周末,也只是各干各的事情,我听歌、写作业,他看报纸、电视,空气中久久弥漫着沉默的味道。日复一日,几乎每天的日子都是这样过的。终于有一天周六晚饭时,感到憋屈的我,向家人大吐学校里的苦水。

  “唉,老爸老妈,你们都不知道现在这个学校有多变态!简直是地狱啊!尤其是我们高一党,全部在九中上课,路程比本部远那么多,六点半就得起来,晚上十二点才能睡觉,睡眠严重不足!啧啧,而且中午还得从九中跑到本部,再排老长时间的队,才能打到一盘饭,有的时候去晚了甚至没有座位。还有啊,这个破学校,连个操场都没有,害得我们每次体育课只能在班里上数学……”

  “咳咳,照你这么说,还真的跟地狱没两样!只是,高一就你一个人?”爸爸打断了我的话。

  我被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好低头扒饭。

  “或许还没有习惯高中的生活吧!”老妈替我解围道。

  “就你一天到晚都惯着她,就这么点小困难,还有这么多的报怨!高一那么多人,又不止她一个,如果每个人都这么地报怨,那还要不要学习?”老爸厉声叱道。

饭桌上又恢复了沉默,大家都低头吃饭,夹菜,再也没有人说话,感觉空气中还在回荡着老爸的叱责声……

  半夜,我起来上厕所,经过老爸老妈的房间时,门缝里隐隐透出微弱的灯光,传出一阵谈话声:“你今天在饭桌上说的话是不是有点过?而且你和丫头的关系看上去也挺僵的。”老妈说。

  “唉,我又何尝不知道呢?我只是想让丫头坚强点,不要像温室里的花朵一样。现在吃点苦,也算是历练吧,希望她能明白。有时间我会找她谈谈的。”老爸叹道。

  顿时,我的心里像响了一个惊雷,眼睛一下子湿了。我默默地走回房间,拉过被子,盖过头……

  原来狠心并不是不爱,而是一种别样的爱。

(指导老师:李学凤)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14-11-27 10:37:25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