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十四期>成长印象

那些流年,温暖了谁的时光

高二文(2)  赵玉洁

 

一岁的我,正在学走路。像个小企鹅般趔趔趄趄地迈出自己的每一步。经常会因为重心不稳摔个人仰马翻。再抬起头,看看前方还需要走好多步才能抵达,顿时,心生一股绝望,眼泪便不受控制地从眼眶处下落,还混着脸颊边残留的灰尘,一起流入嘴角。不错,是大自然的味道。哭够了,再从地上慢慢站起来,继续向目标行进。

  三岁的我,刚上幼儿园。周围的孩子哭得撕心裂肺,说什么也不肯让家长走,我淡定地向送我到学校门口的奶奶挥手再见,并嘱咐她别忘了来接我,开心地奔向幼儿园老师的怀抱。早就听邻居家小伙伴说这里的点心味道一流,巴不得娘亲赶快把我送到幼儿园来,想着是先喝牛奶呢还是先吃饼干呢,至于难过啊、不适应啊,统统抛向了脑后。毕竟,填饱肚子才是正理啊!

  五岁的我,开始尝试背唐诗了。每次遇见熟悉的叔叔阿姨们,都会忍不住在他们面前哇啦哇啦地来两首,然后陶醉于夸奖声中。至今我都还记得当时那种飘飘的享受感,那段时间走火入魔般地练习。一日坐在公交车上,前排的阿姨可能是吃得太饱,连打了三个“额、额、额”的响嗝,于是急于显摆的我立刻说出了下句“曲项向天歌”。没有得到意料中的称赞,相反是娘亲的致歉声。为此我郁闷了很久。现在想想,当时那阿姨估计连掐死我的冲动都有了。

  七岁的我,走在了上学的路上。经常在放学以后,趴在商店的橱窗前,用一种渴望的眼神牢牢地盯着橱窗内款式各不相同的公主裙,幻想自己穿上它,在原地开心旋转,裙角随着我的力道向周围随意地翩跹。在我的苦苦央求下,终于在生日那天如愿以偿,得到了我最喜欢的那个款式的公主裙。迫不及待地穿上它,跑到学校里,和小朋友们分享我的喜悦。其实在那之后,娘亲又给我买了很多裙子,但终究不及在我生日时得到的这条裙子来得开心。这条裙子,到现在还存放在我衣柜最里处。之所以舍不得扔,是因为我觉得它承载了许多童年的记忆。

  九岁的我,周旋于好几个兴趣班中,把我周末的时间占得满满当当。倒也不是有多么喜欢,就是简单地认为多上几个兴趣班,可以躲避爹爹为我准备的字帖,少练几个字,少写一些课余作业。印象最深的是舞蹈,可能是我天生骨骼就比较僵硬,每次老师帮我劈叉、下腰的时候,疼得我嗷嗷直叫。但每次想到可以躲开作业的纷扰,我觉得挺值的。不过我还是要感谢我爹爹当初的严厉,如果不是他监督着我练字帖,我的字也许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见得了人了。

  十一岁的我,懂事了。懂得了没有人有义务要一直对你好,如果有,那一定是你的亲人。正值叛逆期的我,会因为一件小事和爹娘吵得歇斯底里。可无论我怎样无理取闹,第二天早晨,餐桌上依旧会如时出现我最喜欢吃的小笼包。爷爷奶奶会因为我在聊天时无意间提到的某种零食,跑遍周围大大小小的超市,只为让我可以一解馋瘾。我想也只有他们,才会从一而终毫无目的地对我好吧。

  十三岁的我,最享受的莫过于晚上回家途中的十分钟。街边烧烤小摊的浓烟,霓虹灯下婆娑的树影,广告牌投下的白色冷光,拂在脸上都是柔软的一抹。那个时候心里出奇地安静,想要原谅一整天大不如意的种种。灯光们交互辉映,炫着城市的繁闹,却不一定让活在钢铁森林里的心明朗。即便如此,我们还是要带着自己的故事,继续着自己的人生。既然开始,便无所谓得失。

  十五岁的我,拥有了及笄之年的礼物,是一个从太太开始传承的银镯子。双鱼的对接口,环上的仿古花纹,历经沧桑的环身,无一不在宣告这件首饰的悠久年代。据说,银还是一种温情的金属,时间一长,便有种天长地久的柔和气息,熟糯婉约。它用自己的方式,陪伴着主人穿越浩瀚的流年。刚带上的时候,略带玩笑地说,等我以后没钱了,就用这个换吃的去。一向对我宠爱有加的奶奶,突然就发起火来,训斥我荒唐无理。直到我再三认错,以后绝对不会再说这类话,奶奶才作罢。

  十七岁的我,也就是现在的我。不会再因为外界的不好评论心生委屈,默默哭泣。我知道,只要自己问心无愧就可以了。对自己的未来也不再彷徨。我知道,即将升入高三,考一个好大学就足够成为我奋斗的理由。有人陪的万劫不复,总好过一个人的踽踽前行。我希望你能陪着我,让所有的沧桑和蹉跎都变成寻常,让生死大事都变得婉顺自然。我知道,经历过时间的洗礼还依然对你不离不弃的人,绝对有理由让你相信他们的真心。

  那些曾经以为风起云涌的日子,现在回忆起来早已是云淡风轻。只是我每每不由自主地想起这些时光时,画面便如阡陌般,纵横交错于我的脑海。其实,这些流年我们都拥有着,是那么地相同,却又是那么地不同。

  那些流年,温暖了谁的时光?  

   (指导老师:蔡志方)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14-06-14 10:19:51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