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十四期>成长印象

姥姥与我

高二理(16)  张婷婷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尽管既非节假日也非双休日,但是,对我而言,却尤其令人高兴。因为姥姥来了!姥姥拎着她的菜篮子来看望我们了!

  一到家,我就迫不及待地给了姥姥一个大大的拥抱,头贴着姥姥的脸。姥姥拍拍我的背,笑道:“好了,好了,这么大还跟小时候一样。”我也笑了,洗了洗手又跑过去黏着姥姥,也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地盯着。姥姥的大手拉着我的手,我甚至能清楚地感受到那一块块的老茧划过我的皮肤,熟悉却又陌生,因为我已经很长时间没见到姥姥了。

  不一会儿,我又溜到厨房,“妈,今天姥姥带了什么菜啊?”倚着门,我好奇地问。“都在冰箱旁边,你自己去看。”妈妈正忙得团团转,很不耐烦地打发着我。撇了撇嘴,一转身,便看到姥姥的菜篮子孤零零立在冰箱旁。哇!真不少!辣椒、空心菜、南瓜杆、毛豆,还有不招人爱的小青菜,甚至还有一只色彩斑斓的大公鸡!越发觉得神奇,姥姥那身板,除了骨头就是皮,怎么拎得动如此多的东西!

  饭桌上,姥姥再一次发表了吃饭感言,那一个个老掉牙的故事,我尽管听了成百上千遍,却仍不觉得乏味。姥姥说她是童养媳,年仅十来岁就到了姥爷家,天天起早贪黑地照顾姥爷的几个弟弟,顶着毒辣的太阳在田间割猪菜,在滴水成冰的腊月里蹲在河边洗衣服……小小年纪便吃尽苦头,但也正是这些苦难把姥姥磨练成了一个持家好手。

  我总是记得小时候在姥姥家的时光。天还没亮,姥姥便开始忙活起来,烧稀饭,浇菜园,扫地,喂猪。迷迷糊糊的我只是觉得床铺渐凉,渐凉……等我醒来,早已不见晨起的炊烟,赶集的人已经三三两两地往家赶。我蓬乱着头发,颠颠地找着姥姥,果然在鸡窝里看到了正在捡鸡蛋的姥姥。事实上,这就是我不喜欢那几只整天叽叽咕咕叫的鸡的原因,姥姥总是那么宝贝它们,尽管它们的味道不错。现实地想想,不由感叹,那时还真的是幼稚到不行,竟会跟只鸡争风吃醋!

  我总喜欢往她的菜园子里钻,再带着几条拇指长的黄瓜和满身红包出来,总是免不了一顿骂。例如把黄瓜糟蹋掉了,又把那块小菜地踩掉了等等,但最后她总会拿着药膏给我擦,一边擦一边念叨:“叫你往菜地里钻,过敏了吧!长长记性了,你这孩子!”而此时,我总是对她的絮絮念叨充耳不闻,抱着黄瓜啃得不亦乐乎。而现在,每每回到姥姥家,姥姥总会把园子里最新鲜的蔬果提前摘好,放在篮子里,还沾着泥土。

  我爱姥姥,却几乎不与她交流,从小到大说的话加到一块数都数得过来。每每姥姥与我谈心,都像是她一个人在唱独角戏,我只是在旁边点头附和。因为,姥姥的听力不好,近乎耳聋,扯着噪子在她耳边喊,她也听不清几句。但这并不影响我与姥姥的感情,我爱我的姥姥!

(指导老师:陈世宏)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14-06-14 10:19:26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