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十三期>个性飞扬

再见,遗风

高三理(1)  刘青虹

 

“你和遗风什么关系?”同学问道。

  “我和他能有什么关系?”我坚决否认道。

  其实,我说了谎,放羊的小孩是不会有好结果的。而且世界是不可思议的,上一秒在眼前的可能是纯真的笑脸,然后于下一秒变成一个怪兽,一脸狰狞,将身上所有禁锢打开。

  但我和遗风是兄弟,这是事实。

  可当我认真地游历于诗歌的流水之情和数理化的奥秘时,他会突然从身后出现,带着凛冽的霸气给我一个爆栗,露出一脸鄙视,然后在我愤怒的目光中离去。我知道他去干嘛,于是继续攻克难题。当闹钟于十点响起,遗风依旧未回来。

  可以说,我不费吹灰之力就从附近网吧里捞到了他,此刻正满眼通红地在异界中驰骋。

  “你能不能学点好!”我望着那张与我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忍不住训斥到。

  “别吵,别吵,哥我不学好,十年后照样活得好。”遗风一脸不在意地说。我只是叹气,摇了摇头。

  如果给你跨度十年的时间,哪怕是强加给你的,你会如何挥霍这被规定的十年,无论是丰满胶质,抑或是浪子般吟唱。

  时间停在2011年,那时我第一次见遗风。“嗨!”一面镜子突然对我说道,噢,不,是一个与我一模一样的人,与我衣服相似。“你叫什么?”我问道。“我叫遗风,记住哦!”然后便转身走了。

  之后,我便听到各种他的传闻——谈恋爱,打架,总是令人大伤脑筋。但我并不惊奇,因为我总会有似曾相知的悸动,就像第一眼看到他,我立马否定镜子的概念。

  夜深时,我来到遗风房间,果然房间摆得乱七八糟,作为一个明白事理的人,我现在必须要教育他。“你看你多大了,仍旧不懂事!”我借着月光看到他抬起的脸。“那又怎样?”我的手穿过他的头发,曾经纤细柔软的头发变得干枯,越来越似我的脸上没有一丝波澜,我闭上眼,不再训斥,人真的只是一个矛盾体。

  有时候,我觉得上帝安排遗风的到来并不是一场意外,它总能让我打开回忆深处的东西,未知的东西。看到遗风,就感觉是自己不辞万里从过去奔向未来。

  如同我感觉遗风是不存在的,他像我,再也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尽管他来得突然。

  对,我的确看到了遗风的变化,或许细微。时间在哪儿呢?2013年7月,我高三。

  他的头发变短了,他开始习惯呆在家里,会摊开书本,尽管会发呆。他开始一改调皮,不再戏弄我。他开始戴上黑框眼镜,站在我面前与我那么相似,已面带忧愁,可是身体却变得虚幻起来,好像随时会远走。他也很少会与我说话,而我于无意中发现他在书中写下“奋斗,江南”四字。

  本来,时间会催促人前进,可是有时,会突然从天上破出一只手,即使你不愿,它也会推着你走,何况,你是愿意的。

  应该是在十校联考后,当我再受挫,欲改所有缺点时,遗风突然跑到我面前,我望着他,身体近乎透明,那张脸更加像我,我揉了揉眼,面前又一无所有,他走了。

  手心中还留着遗风塞给我的纸条,没有温度,我将它丢到口袋中。我仍努力望向远处看他的背影,什么都没有。

  世界原本是苍白的,是一只巨大的兽,在疯狂过后受了伤,躲起来舔着伤口,那时周围很黑暗,看不清路,罪恶会侵蚀伤口,后来,在不断舔舐后,伤口消失了。

  遗风也消失了,因为我再也没找到他。突然想起他留下的纸条,风将我衣角扬起,我慌忙地掏出纸条,很简单的信条——

遗风:

  你好!

  我是遗风,我是世上另一个你,但是我发现你已经不需要我了,对吗?因为我变成了你,再也不见,遗风。

这世上的确是存在两个遗风,他是,但他也不是,我庆幸我已非他。再见了遗风,噢,应该是:再见了,遗风的曾经。

(指导老师:李学凤)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14-06-13 11:17:03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