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三十八期>成长印象

星空下的守护

 

——纪念一份已逝去的友谊

高二理(1)  胡宇航

明知相思苦,奈何苦相思。

                                              ——题记

  一曲杨柳枝,万条吹不展,昼夜起相思。

  在夜晚,我时不时会对着星空发呆,因为在记忆的深处似乎有一个人,曾陪我一起,仰望星空,她——琳。

  她,并不是我的亲姐,却似乎胜过亲姐。听父母说,小时候她总是帮助我,与我分享快乐与美味。每当我受到父母的责备而藏在角落偷偷哭泣时,她总能准确地找到我,给我一个温暖的怀抱;每当我受到了他人的欺凌,她总是第一个挺身而出,保护脆弱而幼小的心灵;每当……

  儿时的家乡很美,琳就带着我“游山玩水”,让我第一次感受到自然的神秘美。

  春季美如画。在万物复苏的春天,琳冒险去小湖边折了数条杨柳枝,心灵手巧的她不一会儿就编成了两顶柳条帽,给我的那顶她别了一朵无名花,水中的我们很美。

夏季绿如荫。在夏季的夜晚,有月的时候自不待言,无月的暗夜也有群萤交飞。若是下场小雨,便更有一番情味了。我们总是在那片星空下,数着星星,直至入眠。

秋季迎丰收。总在中午饭点过后,琳便带着我去隔壁村的田塍上“偷”山芋。把山芋扔进一堆枯落叶中,直到烤熟透,才将其取出,共同来分享这烤山芋的美味。琳总是替我剥开一口口喂我吃,吃完山芋,我们看着对方,互相嘲笑对方嘴角的黑圈圈。

  冬日雪花飘。琳最喜欢雪,大清早她就把正在熟睡的我叫起来,陪她一起赏雪。看见雪一片片飘落,她兴奋极了。在雪地里同雪花一起舞蹈,如雪一样美。看着她冻得通红的脸颊,我笑了。

  仍记得那一年的春天,她爬上邻湖的桑葚树去采桑葚。我见她平时无所畏惧,便想吓唬一下她,趁她不注意,拿了一个小土块砸过去,忙喊:“琳,小心,你后背上有只毛毛虫!”她听了一惊,手一松,一不小心就掉进了湖边的小水坑。衣服湿透了,见我在岸上偷笑,她已自知八九分。便丢下桑葚,提着湿漉漉的衣服撇头回家了。回家免不了一顿训斥,但关于我吓她的事却一字未提。可是接连几天,她不再理我。直到第三天,她独自去田塍上散步,我便偷偷地跟在她后面,想说声“对不起”。可在半路上,她突然停下,大声指责我的玩弄,训完便继续向前走,我也继续跟着。就这样,她背对着我斥责我好几次,并说以后再也不带我玩了。听到这儿,我的内心瞬间崩溃,腿一软,“扑通”一下跌倒在地上。虽地上有许多碎石子,但我一动也不动,只有落泪,并发誓“我再也不敢了,姐”。听到“姐”,她的内心融化了,转过身,看见我狼狈的样子,她连忙用手捂住嘴巴偷笑。见她笑了,我也停止哭泣。可她又向我翻了个白眼,我以为她又生气了,再一次哭了。她急步走到我的面前,蹲下,抱着我的头小声偷笑,边笑边说到:“刚才只是开个玩笑,你怎么还哭了呢?别哭了,你怎么还不让你琳姐放心啊,唉,真是个爱哭的孩子。”她安慰着我,也安慰着自已。

  常常在傍晚时,我们会在山坡的一角找到属于我们的“卧铺”,躺在上面,等待着夕阳西下,天边的彩霞消散,看着云落星起,我在内心中许下一个愿……

  愿望实现了,但一切都这么快消失了。

  父母在临行求学的前一天告诉我这个消息,听到这个消息,我也只能无可奈何地落泪,那时已是夕阳西下。琳一直在门外等我,见我的脸上有泪痕,拉着我的手,带我去了山坡。她在很早以前就知道这个消息,哭过,却未曾提起,她发誓最后的相伴时间一定让我每天开心。她做到了,但结局不会改变。在那片依旧的星空下,我和她躺在星空下的草地上,听着蛙声四起,看着群萤交飞,闻着乡土气味,一切从未这么美过。我向她提起了曾经的愿望,她十分好奇,想帮我实现。我让她闭上眼睛,接着便拥入她的怀抱,低声抽泣。她笑道:“愿望就是这个?真是个孩子。”笑着笑着,她的眼眶变得晶莹剔透,接着两行清泉从“泉眼”中涌出,她哭了。

  情谊终敌不过命运的无情,我走了,抱着临行前她送我的她最爱的布偶走了,听着“加油,我在未来等你”这句激励的话语走了,看着她一点点淡出我的视野走了,感受着她内心无可奈何而又固执的坚强走了,一切都消失了……

  我再也听不见琳姐真诚的问候,看不见琳姐那一缕长发飘飘。跌倒时,再也没有人将我扶起,安慰着我一切都会过去;受欺凌时再也没有一个温暖的怀抱可以给我希望,为我拭去一身灰尘;冷落时,一个个陌生人戴着虚伪的面具,再也不曾见过那张熟悉的面孔。

  原以为这个世界会十分美好,但在独自浏览的人生阅历中,一切并不在意料之中。正如郑智化在《水手》中唱到:“如今的我,生活就像在演戏,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戴着伪善的面具。”琳姐告诉我,在大城市里有很多很高的房子,还有更美味的零食。的确如此,但楼房只是躯壳的安居所,零食不过是为伪装了一天的人们的躯壳补充一些能量,方便出门使用罢了。只是出了个小村庄,便已见识了世间的真面目。哪有什么人们常常挂于嘴角的“朴实”。曾经的夜晚,我遇见过一群女生,明明是好朋友,却因微不足道的小事,眼睛喷发出火焰,破口大骂,导致一段美好的情谊破裂。每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总会想起那片夜空下的琳姐,她的眼睛闪着不一样的光,一种温暖的光。现在的我只想返回故乡,陪在我琳姐旁,体会人间的善良和温暖,入眠再也不醒。

  于是我更加想念你。

  的确,我们还是成功联系上了,但友谊却好似变了味,走向衰亡。

  一切都由我引起,由那句话引起的。

  那日傍晚,看着我们的友谊渐渐淡化,我不甘心,于是我发消息开玩笑似地问你可不可以当我闺蜜。原本自信满满的我相信这一定会成功,可你却婉言拒绝了,并且告诉我自己只想有一个男闺蜜。我仿佛明白了什么,十分愤怒地指责你,到底是什么人让你连自已最亲密的伙伴都拒绝了,可她并没有回答我。当我冷静下来往回想时,发现自已好像过分了,又发了无数个“对不起”“我错了”并请求她的原谅。几天后,她回复我,说“你好虚伪,刚指责完又说对不起,你的DBQ(对不起)变得廉价了,我也是有底线的人” 。于是,她开始拒绝我的来电,我明白她这次真的生气了,只好发短信请求她的原谅。那等待几天的时间可真难熬,饭吃不香,觉睡不好,精神状态也不好,一到半夜就难受得哭,整个人都精神崩溃了。

  最终在几日后,她原谅我了,而我却记下她的号码将她删除好友。我知道,当读到“我原谅你,但不要再来打扰我”时,我明白了一切。可是,也只能哭着,后悔着,将她删去。我只想给她和自已留下一段时间冷静下来,没想到这一等就到了现在,她再也没有接过电话,回过短信。也许她可能十分不理解我做的一切,所以这份遗憾一直留到了如今的黄昏。

  现在,当我回想时,我似乎明白了她曾告诉过我的话:“你有你的人生,我有我的青春,有些人还是早忘记才好,迟了就忘不去了。”那时的我,就依偎在她怀里,听她讲着这句话,看她那如明月一般澄澈的眼睛望着我,眼里充满了泪水。她哽咽着问道:“多年后,你会记得琳姐吗?”我笑了,毫不犹豫地回答:“那绝对是当然的啦!”你哭道:“有一些东西错过了,就一辈子错过了。人是会变的,守住一个不变的承诺,却守不住一颗善变的心。”我十分不解,笑着安慰你。

  但,当现实就在眼前时,我却忘不了你,甚至更加想你。

  想念你!在每个夜晚,带着期待入眠,梦里有日思夜想的你,你没有改变,依旧的容颜,变化的是时间,这样匆匆……

  想念你!在每个晨曦,带着泪滴醒来,你总在梦醒时消失,我知道我又一次地轮回沉沦于你的记忆里。游走于街头,看着人潮汹涌。想念你,一切都成了你的影子,希望我的思念可以穿越时空,经受岁月的洗礼。

  我们在人生的荒村僻乡里遇见,仿佛野寺古庙中避雨邂逅,关怀前路崎岖,闲话油盐家常,忽而雨停鸡鸣,一声珍重,分手分道,不知什么时候又会在苍老的老槐树下相逢话旧。明知你在我的生命历程中可能只是过客,但我却无意地想珍惜你,珍惜友谊,珍惜有你的时光。

  有你的时光,墨香四溢,岁月静好。

  也许,那片星空下的我们已不复存在。但,同在星空下的你——琳姐,转眼已多年未曾联系,你,还好吗?不要忘记,在未来等我!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21-07-19 15:51:03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