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三十八期>成长印象

你是心间弱水三千

 

高三文(1)  程翔宇

 

女孩没有防备,一个小生命霎时闯入她安逸的生活。

  她只是记得在那个春雨连绵的日子,她的宁静被枕边的哭声扣开。女孩的周末开始变得些许嘈杂又丰富。她喜欢在闲暇时亲昵得抱起那个襁褓,任他扯着自己的头发在肥嘟嘟的手间玩弄。他很少啼闹,有时安静地像株植物,静静地躺在她的怀中。她不知在恬淡中生活了多久,但她清楚,眼前的婴儿已在秋月春花中悄然成长。她教他识字、写字,即使自己心爱的日记本被他稚嫩的涂鸦遮蔽,她也不为此而烦躁,只是早将他融入生命的瀚海,随潮汐在眼前浮现。她总是盼望放学,因为她清楚,每当她走进那个巷口,便会一眼发现在远处等待的身影。

  时间的白驹正催着使者向前。女孩碰上了烦心事。只是那天她无意间听见了父母在商议一些事情。男孩渐渐长大,父母实在有心无力,经济的压力使得父母决定让他回老家念书。她开始急躁,生怕自己的慰藉将在不久离她而去。她望着眼前懵懂的他,竟在霎时噙满了泪:她知道他早已是她生命的一部分,但却无法主宰这一切。她妄图在那个下着秋芒的昏晨护着他,但终完是无法抗衡命运安排的行程。她无法抑制心中的不舍,麻木地奔向红色的车。细雨划过双颊,她意识到她追不上,两颊的水痕也不知是雨亦或是泪。

  男孩的离去使女孩觉得一切都失了乐趣,形同梦境随日出而消逝,也似泡沫,却已被戳破,仅使留下尚未蒸发的水汽,折射出斑驳的残影,供她回味。她在盼望过年,因为那时,她可以再见到他。

  冬雪沁黄了院角的腊梅,女孩与父母踏着月色回了老家。女孩不顾严寒,破开沿途的雪奔向爷爷家。眼前是爷爷慈详的笑以及他怀中酣睡的男孩。她知道他在等她,他变黑了也变瘦了。这个春节,雪下得莫名得大,如同泪,无法抑制。男孩借着朝曦在院中的碎银上踏出深凹的心,朝阳喷薄出晨光,却无力透过凛冬的云,未能显现它的雄辉。女孩打开窗户,任冷风驱散消沉的倦意。她的眼圈红了,只因金银相映的心振动了她的心。她明白,这是她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女孩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因为她想代替他承受一切,可又不愿失去父母的照顾。她仿徨,如同那年他的离去给她带来的创伤。她不愿揭痴,因为她早已明白愈合需要勇敢的心,随时光的陪伴,良药方能缓缓渗透直至结出新的印痕。短暂踌躇后,她便下了决心。为所爱之人即使牺牲自己的一切,也在所不辞,权当作化为朴实的藏青,映衬他耀眼的星芒。

  可她明白,这种付出他不会体会理解,况且这对一个女孩来说很苛刻。可无论如何,她决定让他留在父母身边。一切似昙花一现般猝不及防而又如此静谧,留给女孩的,又是一次分离。可是她似乎在一夜间长大了,她不再受制于气韵的支配,也选择忽视窗边的泪。

  她开始闯荡于陌生而熟悉的家乡,她开始抵御生活对她的打击;她开始建立心灵上那道坚不可摧的防线,她开始进入叛逆轻狂的年华;她开始漠视所谓的怜悯,她开始尝试忘记过去。她如同凛冬巷口流浪的幼仔,蜷缩在寒冷中。她本认为只是童话,雪只会像江南水乡般的玲珑飘渺,可她不曾想象。纷纷扬扬的雪下了六年。

  不知何时起,内心的防线开始坚不可摧,她的内心开始排斥所有的温情。或许是早些年她开始叛逆却无人倾听她内心的复杂;或许再早些她的成绩从优异跌至平庸却无人安抚她悸动的心;又或许是更早些她跌倒在滂沱大雨中的水洼中却无人替她遮上一把伞。……她抑制住心的眷恋,如同大树不再依赖冬日的暖阳。

  最终,春还是来了。她在初一的暑假回到了那个曾令她魂牵梦绕的家,可如今却不再挂有丝缕的念想。她见到了他,可她的情早已错乱,结成混沌。她努力隐匿她那条可以扯开恩怨的线,怕他扯开,也希望他能拉下。终究,是逃不过,只因她无意间翻开了男孩床边褶皱的日记……

  眼眶在洋溢着泪,视线因而模糊,恍若隔纱视物,朦胧之中的爱透过日记直冲她的心。一切似朝曦划破云翳,她的心扉被久违的爱悄然扣开。她明白,待她远归的馨港从未打烊,等她的人一直在这儿徘徊。

  “南山的风吹散了谷堆,北海的水淹没了墓碑。多少事沧桑巨变,眼前的我有几分像从前?”她不再因自己的痛而嫉妒男孩,那个始终爱她的弟弟。她终将青春凛冬翻涌成夏,只因他心中荡漾出的朝霞。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21-07-19 15:50:05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