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墨浪花>第十九期>学长回眸

吉光片羽

2004届毕业生   舒畅

 

青春是一件美丽的柔纱,迎着活跃律动的频率,糅合了浓烈张扬的底蕴,弥漫了一片微温的炽烈,在细细温存的旧时光里,羽翼般轻盈落下,拾之欣然,吉光片羽。

  繁忙的时候,很少有闲心安静下来,呼吸一口清润的空气,感受一寸斑斓的日光,张望一眼远处的翠绿,感触一番奇妙的生命。早已习惯了早出晚归的忙碌步调,早已告别了年轻气盛的孤傲姿态,早已忽略了我行我素的偏执信仰,早已忘记了雪藏心底的明澈初心。因为成长,学会了在明争暗斗的竞争中秉持与世无争的态度,学会了在尔虞我诈的人际中扮演左右逢源的角色,学会了在无人问津的缄默中“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学会了在事与愿违的现实中让自己变得无欲则刚。

  记得那天,接到鲁老师的约稿电话,很是意外。寒暄了几句以后,她很认真地问我,是否放弃了写作,是否在忙碌的工作和琐碎生活里埋没了曾经最绚烂的过往。的确,生活让它退却了温度,遗失了美好,淡漠了色调,僵化了质感。生活让我无法再做一个思绪灵动的笔者,泼墨酣畅淋漓,字句妙笔生花,视角耐人寻味,情怀感慨万千。在各种压力的盘踞之下,瞻前顾后地怜惜在写作上花费的点滴,心底生出一丝悲凉和遗憾。参加工作以后,偶尔灵感迸发,在本系统的各类征文比赛上也获得了不少奖项,从总行到分行,从歌颂三八妇女节的题材到合规内控的条线,只要我用心付出,总会得到一些回报。

  写作是一种极其美好的享受,它陪伴在我左右,沉淀着时光的迷香,交织了点滴的纤素。悉心记录会让人眷恋生命的每个瞬间,我完整地保留了5本随记,偶尔翻开回温,期初的各种情愫油然而生,久久不能退去。

  记得小学时候,父亲指导我写了一篇命题作文,清晰记得他耐心引导我从事物外表着手,从上到下、由里至外地充实,合理引用成语,从更细致和独到的角度切入,让看似乏善可陈的事物展现出生动有趣的一面。从小学三年级写作开始,每次我的作文得分在班里都是最好的档次,很小的时候,就养成了记录、摘抄优美的词藻、字句的习惯,也意在不断培养自己的兴趣爱好。

  写作的呈现不是一场班门弄斧的走秀,在特定的时刻摆弄几篇自恃骄傲的作品,让别人渐次观赏和褒扬,它在华丽精致的外表之下需要对生活的沉淀和思考,需要辩证的剖析每种事物的现象和本质,直到你的斐然才情令人叹为观止。

  初一的时候,学校印制了一期校刊,我在末尾发表了一首诗歌。那时的印制工艺非常落后,手工誊写后用油墨印刷,翻阅的时候手指会粘连黑乎乎的墨印,纸张上始终弥漫着一股股刺鼻的味道。语文老师在班里10多篇投稿中,选择了我的作品,对于我来说,是莫大的欣喜和鼓励。不过,班里的语文课代表颐指气使地告诉我,你可以发表是因为只有你写了诗歌而已。炫彩斑斓的幸福泡沫,撩起了我前所未有的快乐和满足,而她略带讽刺的话语,让我脑海中编织的的幻影瞬间碎灭。

  一个月后,县教委举办关于“庆祝香港回归”的征文比赛,我纠结了很久不敢参加,既害怕别人的非议,又怯懦落选后的窘迫,我不知自己的优势在哪里,是略微高度凝练的语言,还是出其不意的体裁选择。语文老师毫不犹豫地为我报了名,全校60多人参加初选。一周以后,走廊旁边的黑板上,公布了进入县级选拔赛的名单,我是八个入选的学生之一。后来因为参赛日期和考试时间冲突,我们学校的学生没能去县里参加选拔,但我至少向别人证明了,我的胜出并非因为体裁上的投机取巧。写作如同成长,会遇到坎坷、挫折,会遭遇灵感的戛然而止和遐想的日暮途穷,真正热衷写作的人不会轻易放弃和停滞,他必定朝气蓬勃、满腔热情,必定文若春华、思若涌泉。

  上高中以后,我偏科非常厉害,除了语文和地理,其他科目我都不喜欢。每到星期日写周记,我都是最认真和慎重的那一个,如同在薄如蝉翼的绸缎上精绣一副浮翠流丹、雍容华贵的作品,语文老师从字里行间领略到了我的字斟句酌和别出心裁,时常把我的作文拿来在课堂上和同学们一起分享。2002年,我在校报《墨浪花》上发表了第一篇文章《感动》,同时在省教委举办的“崇尚文明、传播科学”征文比赛上获得了三等奖。

  高二分科以后,结识了班主任鲁老师,一个改变和影响了我高中生涯的语文老师。

  我们班在全校文科班中整体水平排名靠后,刚上高二时候,我在班里考过倒数前十名,像我这样没有希望和未来的学生,早已自暴自弃,不堪造就。除了爱好写作,我没有任何强项,性格倔强、敏感,成绩平淡无奇。因为父母关爱不够,时常将自己武装得百毒不侵。

  在鲁老师眼中,我是一个充满灵气的女孩,天资聪颖,只是缺少鼓励和引导。她觉得有天赋的孩子,不该自我放任,只需要在关键时刻指点迷津,应该会厚积薄发,有所成绩。老师常在班里夸奖我和另一个文采极好的女同学,也一直鼓励我们积极参加学校和社会上的各类征文比赛,释放出光彩,收获饱满的自我慰藉和肯定。

  高三冲刺那年,历经12次月考,其中有5次我的作文分数在全校排名第一,鲁老师分析过语文试卷后,轻描淡写地提及了一句,让大家有时间把我的作文传阅一下,虽然她表面上宠辱不惊,但是对于我取得的成绩非常满意,每次试卷发下来之前,都会把我的作文认真欣赏上两遍。

  在那段不停追逐的记忆里,我永远不能忘记另一个女孩——金枝,她像一朵白莲,绽放在我内心深处,演绎着另一个静谧、沉着的我。

  金枝在很多人眼中乖巧内敛、清秀文静,初中的时候获得了“新概念”作文比赛全国二等奖,是老师和同学心目中的标准才女。老师总喜欢把我们俩的作文放在一起品阅,全班90多个学生,偏偏我们俩的论点不谋而合,不过,那时的认知都是狭隘的,我看不惯她的清高自怜,她看不惯我的桀骜不驯,对立的成分有妒忌、挑剔,还有对另一个自己的排斥和偏见。

  毕业以后,在时间的冲淡下,僵持渐弱融化,我们比谁都清楚,没有人能像我们这样了解彼此。我喜欢蜻蜓点水地释放一丝情绪,她总会刨根究底为我找寻端倪;她希望有人能读懂自己的幽怨和哀伤,我总会第一时间为她抚平和疗伤。

  随着年龄的增长,愈发懂得了一个道理,在历经争执和矛盾、愤恨和埋怨之后,还愿意接纳对方的,才是真的朋友,而那些没有交集的同窗故人,都会逐渐被时间冲淡消逝,以至于很多年后你会疏漏关于他们的故事。我们成了最好的闺蜜,无时不刻不分享对方的喜怒哀乐,剖析彼此的突发奇想,在每一个对方需要的时候,直击心底、相互慰藉。

  写作为我打开了一扇窗,窗外的微风、清香和阳光攀爬过窗棂,一点点侵润至我的内心深处。鲁老师像阵阵清凉的风,吹散了心中的阴霾和悲观,唤醒了我的勇气和坚毅;金枝像愈发清香的荷莲,静谧了曾经的喧嚣和纷嚷,让我的青春变得葱翠、芬芳;衷爱文学的兴趣像寸寸温暖的阳光,活跃和滋润了我的追逐和期望,在每段守望和杂糅之后酿成一品历久弥香。

  致我流光溢彩的青春,致我知遇之恩的敬爱老师,致我难舍难分的写作挚友,致我离别了12年之久的庄严母校,致那段在写作路上拾之欣然、吉光片羽般的锦瑟年华。

 

(舒畅,2004年毕业于六安二中后,就读于安徽农业大学,现供职于中国银行六安分行。喜欢独立思考,爱好写作和音乐。)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15-10-27 10:59:06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