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十二期>心灵家园

岁月的跫音

 

高二文(2)    赵玉洁

如果每一次的痛彻心扉都把生命变得厚重,那么习惯了伤痛能不能算是收获?

  午后的夏天开始变得炎热起来,树的叶子每天都开始繁盛地生长,知了那不知疲倦的叫嚣声撩拨着人本来就烦躁不安的心。手机这时不合时宜地响起,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按下接听键,直接对着听筒那边吼道:“妈,什么事呀?我睡午觉呢!有话快说。”听筒那边寂静了好大会,我疑惑地看了下显示屏,确认了一下这不是我手机的问题。这时,妈妈哽咽的声音从听筒那边传来:“你外婆她……你知道吗?妈妈现在没有妈妈了。”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努力按捺住心中的震惊,安慰了妈妈几句,便匆匆套上衣服,换了鞋子,拿了钥匙,关了门,直奔医院。

  站在病房门口,被一袭白色刺痛了双眼,轻揉成泪。我看见外婆被白色床单覆盖住了单薄的躯体,苍凉而又无助。记忆被拉回到了小时候。你蹲在门口,手里捧着十几颗被色素染得鲜红的糖果,我远远地就看见了你,大声喊着你,你应着我。快步走到你的跟前,你微颤着身体站起来,笑眯眯地对我说:“回来了?这是我特意给你留的。”我从你的手中取了一颗糖果,小心翼翼地剥开放进嘴里含着,开心地告诉你:“好甜呀!”你说:“这是邻村婆婆给你的,我牙疼吃不了……”呵呵,你又撒谎了。你没有什么经济来源,你的生活费都是舅舅、姨娘们给的。你舍不得花,将这些零钱都换成了整的,放在红包里给我,让我买些吃的。后来,你随着小姨去了深圳。再见你时,已经过了好几年。你的身体不如前些年那般健朗,开始拄着拐杖颤巍巍地走着。再后来,你的情况越来越糟,先是不能直立行走,到后来全身瘫痪,最后住进了医院。每次去医院照顾你的时候,你总会对我大吼大叫,曾经的耐心与慈祥早已被疾病消磨殆尽。我克制着自己随时都会爆发的心情,不断地说服我自己:生病的人心情不好,我要理解她。平息下自己的怒火,继续照顾着你。望着天花板上来不及掉落的尘埃,回想起外婆时,还会对一些温暖的细节微笑,但回过神来时,发觉自己已泪流满面。

  我希望所有的家人能不离不弃地陪在我身边。但是我知道,人生即是旅行,他们都会在特定的站点下车,没有人会陪我从起点到终点。像是有一群人伴我上路,却一会儿遗失一个,到最后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人在东张西望。每想到此,我都会感到恐慌,无法想象有一天会缺少这样一束视线。话虽如此,日子总还是一天又一天地要过的。和所有人一样,带着自己不为人知的伤悲继续过活。外婆曾问过我,长大了以后还要不要外婆?我笑着说:“当然要,要一辈子呢。”一生付出,一生期待,一生等侯。而我给予她的,不过是一个华而不实的梦。

外婆的葬礼,我没有哭,却看到从未去医院探望过的舅妈哭得很大声,那歇斯底里的架势,让周围的人都不由地动容,这个时候我扯不出半丝的表情。生命中有些人与我们擦肩了,却来不及遇见;遇见了,却来不及相识;相识了,却来不及熟悉;熟悉了,却还是要说再见。这辈子我们做了亲人不容易,要好好珍惜。因为,下辈子我们都不会再相遇了。

(指导老师:蔡志方)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14-05-09 10:46:50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