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二十五期>走近经典

有多少眼泪,流成了诗

——读《初中生必备古诗词50首》

高三文(6) 胡焕芸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数百年

  历史的大舞台,一场戏轰轰烈烈地开演了。有诸葛孔明“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的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曹操“周公吐哺,天下归心”的凌云壮志、宏图霸业;也有辛弃疾等人“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的推波助澜、蠢蠢欲动……还记得孙大圣那句“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么?也许这并不叫狂妄自大。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我们每天朝九晚五、披星戴月,难道想变成那“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你总该去相信“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当然,无论结局如何,都应该有“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的忧国忧民之心,莫要“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最后身陷囹圄,落个“生死人手为天下笑”的下场!

  当一群人还在为金阶玉堂争得头破血流时,殊不知在世界的某个角落,还有另一种生活……

  所谓姜子牙、严光的隐居总让人觉着颇有些阴谋的意味,倒是五柳先生的“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让人忍俊不禁,倍感亲切!官场失意啊,陶潜只觉着如坐针毡、如履薄冰。于是乎,小老儿不为五斗米折腰,把乌纱帽一丢,官服一脱,锄头一扛,逃离尘寰喧嚣,他倒是逍遥自在,连累妻儿饥肠辘辘,让人不知该说他大智若愚,还是没心没肺的好!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固然令人热血沸腾,肃然起敬,但暂把功名抛亦有潇脱之魅力。人生似幻化,终当归空无。一 黄土掩风骨,无字碑上诉衷肠,是非功过皆留与后人评说!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白雪皑皑的高山、一望无垠的草原…这些看似圣洁无比的神域,实不知掩埋了多少铮铮铁骨,英勇捐躯的战士永远葬在了这片陌生而冰冷的土地上,再也无法完成叶落归根的夙愿。

  历史上从不乏“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的徐锡麟;更涌现着王昌龄“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这样为国冲锋陷阵、浴血奋战的勇士。“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少妇城南欲断肠,征人蓟北空回首。”铁蹄冷血,所踏之处满目疮痍,尸横遍野,百姓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无法想象被统治者视如草芥的将士们,如何忍受了条件的恶劣,战胜了死神的恐吓,甚至宽恕了统治者的昏庸!

  他们只是默默地孤军奋战,在死神降临的一刻,用血泪模糊的双眼,将故乡残留的印象融淬在失焦的瞳孔中。

  战争是可怕的,又是可恨的!风波乍起,便是滔天巨祸,无可挽回,近代中国历史就是最好的例子,那是段叫人心如刀割、谈之色变的耻辱。社会一片黑暗,民不聊生、人人自危,面对这种险恶形势,中国人民不屈不挠地斗争,无数仁人志士呕心沥血寻求救国救民的道路,这才争取到难得的安定,我们决不允许再有别人侵犯!

  “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唯愿世间再无兵戈,勿要让霜雪染白我满头青丝,更不要纵容思家的潮水将我淹没……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犹不忘那年惊鸿一瞥,你冰肌玉肤,秀发三千,裙袂飘飞,恍若神飞仙子,一颦一笑,勾走我半生魂魄。你我邂逅,如夏夜的萤火璀璨耀眼,如天际的流星短暂凄婉,当你烟青色长袍逶迤落地,当我的眼泪融入你指尖悬飞的萤火,一切早已物是人非,沧海桑田。

  爱情萌芽时,浓情蜜意,如胶似漆。饱尝“悠哉悠哉,辗转反侧”的煎熬,“一日不见,如三月兮”的苦楚。口口声声念着“愿作鸳鸯不羡仙”“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立下“山无陵,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誓言。然回顾杨玉环与李隆基“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的天人永隔;李白与宗晏秋“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不相识”的分道扬镳;抑或武媚娘与李治从“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到相看两厌。感情变幻莫测,终究谁也无法为谁停留,只能在一曲终了,转身,离去。

  古往今来,多少文人骚客体验爱情、书写爱情的滋味,自己却无法走出爱而不得的围城:长友美知惠写“我望眼欲穿,看我看不到的你,我侧耳倾听,听我听不到的你,你给了我超能力,在你离开我以后”;仓央嘉措写“好多年了,你一直在我的伤口幽居,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恍惚间只听见纳兰长叹一声:人生若只如初见……

  奈何如花美眷,似水流年,也抵不过岁月磨蚀,不用心经营而变质的爱情就像风雨中飘摇的茅舍,经不住洗礼,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大难临头各自飞”。固刘秀与阴丽华的伉俪情深、梁鸿与孟光的举案齐眉、项羽与虞姬的至死不渝徒惹多少人艳羡。

  红尘间,多少痴儿女,爱如蛊,恨入骨,奈何千般思量,万般惆怅,终逃不过情之一字。那些痴情错梦,不过镜花水月、一枕黄粱,纵使如此,在梦里,我们仍不惜将自己抛尸荒野,也要发了疯一般轰轰烈烈爱一场!

  厚天高地,堪叹古今情不尽;

  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偿。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相较于爱情,友情总是少了几件风流韵事,多了几分心心相印。

最近网上流行一段话:我给你一颗糖,你看到我给他两颗,你就对我有看法了,但你不知道,他也曾给过我两颗,而你什么都没给过我,友情啊,就是这样!由此看来,当今社会竞争日趋激烈,尔虞我诈,虚与委蛇,导致信任感严重缺乏,友情也同样脆弱,不堪一击。常常看到一群人,勾肩搭背,一唱一和,看似情比金坚的样子,却往往在背后斤斤计较,各怀鬼胎。我们曾经的挚友啊,多是被时光的洪流冲散了,或许往后我们还会相遇,再谈起过去的时光,怀念与唏嘘后,又各自踏进征途,不再交汇。

  两岸杨柳依依,我乘船刚要离开,忽然听到岸上传来告别的歌声,即使桃花潭水千尺那么深,也不及朋友送别我的情谊。“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今日一别,天上人间,不知何时才能相见,从此只愿各自珍重。

  “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古人们的并肩作战、生死之交,总是尤为珍贵。真正朋友,可以跨越年龄、性别、物种的限制,他们犹如你最亲密的影子,无论在你春风得意还是潦倒落魄之时,都始终与你相伴。这些良师益友,教会你人生的真理,也见证着你的成长!

  风吹亮雪花,吹白我们的头发,你年少掌心的梦话,依然紧握着吗?我们说好不分离,要一直一直在一起,就算与时间为敌,就算与全世界背离……

  就这样,我从古典诗词的风花雪月、明媚与忧伤中打马而过,仿佛与过去和未来的无数位诗者邂逅,遍尝了人生的百般滋味,实不枉我风尘仆仆这趟青春旅行,一路有欢笑与泪水相伴,纵使花落亦成诗。

(指导老师:侯方胜)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17-07-19 15:52:44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