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二十五期>成长印象

昔时年少

高二理(17) 张可

 

一朵白色小花颤微微地生长在墙缝间。它笑着,在傍晚的凉风中挥手,朝步履悠闲的归人们道一句:“好走。”天边的霞光仿佛都来到它的脸庞,成为它的一抹灿烂。

  这便是我深藏于心的一帧美好。

  彼时我还是一个年方稚龄的小女孩,住在一幢庭有柿树的小院落中。记忆里的夏天,色调永远是明亮欢快的。柿树葱郁的枝丫覆在阳台上,留下几道虚幻的光影。金色的阳光,绿得流油的枝叶,浅灰的阴影,它们共同勾画出一幅精妙绝仑的图画,使我至今印象深刻。而那时的小小的我总爱趴在阳台上,痴痴地望着枝头上尚且青涩的果实,脑海里却回想着往日柿子的鲜甜,不时咽下贪吃的口水。

  二楼临街,是一堵镂空的矮墙。墙缝里总爱长着几丛不知名的小花。白色的花瓣,鹅黄的花蕊,靠近一嗅,还有股清新的草木香。简单却怒放的花儿是我那时最为钟爱的玩具。

  扯下花瓣,聚拢在手心,笑着,嚷着“天女散花喽!”,便将一捧的花瓣抛向空中。我又会踮起小脚跟,努力伸长脖子,满心欢喜地注视着它们在空中飘起又落下。偶尔某个“遭殃”的路人,瞅瞅地上的落花,又瞧瞧猛地缩回头的我,便朝着躲在墙缝中偷看的我,露出善意的笑容,而我则会揪着头上的两个羊角辫,不好意思地笑着。

  街对面,是一家剃头店。一位老爷爷经营着那小小的店面,自得其乐。他总  爱在红日西斜时分,躺在一张咔哧作响的藤椅上,手上捧着一个有锈损的茶缸,听着收音机中古老的戏剧,嘴中不时哼出几句模糊的唱词。夕阳不断西沉,空气中却还弥漫着那种闲适自在的气味,令人沉醉不已。

  慢慢地,年幼的我已至二八年华,旧时的老房子也在年月的洗礼中,只剩下记忆里斑驳的残影。可我知道,自己永远会记得那在藤椅轻摆中度过的少时年华。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17-07-19 15:37:42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