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二十五期>成长印象

旅途

高二文(6)  张新瑜

 

这是苏芹第一次离家出走,但她坚信不会有下一次,因为她不会再回来了。她受够了这个家,自己是家中三个孩子中最大的。就因为这样,苏芹经常受委屈,她做什么事有一点差错,就会遭到痛批,甚至是父亲皮带下的教训。而弟弟妹妹只要一哭就解决了他们所犯下的错,母亲总对她说:“我们生在农村,不像那些大城市里的孩子,家里的收入来源就靠你父亲,你看你爸头上多少白发了,而你又是家里最大的一个,应该懂事,凡事让着弟弟妹妹。”要是换作第一次,她肯定会自责自己不应该生气,可在无数次后,再脆弱的心也已筑上了最坚固的城墙,她发誓不会再相信他们的话。

  苏芹拿着自己早已打包好的行李坐了几个小时的车来到了他们这唯一的车站。握着自己省吃俭用才买的手机,想着自己马上就能逃脱这个牢笼,苏芹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车站的人很多,也有许多卖东西的小贩,苏芹破天荒地买了一盒三十多元的蓝莓。她从没吃过蓝莓,但她看见同桌在学校吃过。同桌的父母在外地打工,每个月都寄来几百元生活费,这对于苏芹来说是想都不敢想的,她的父母除了给她钱买学习用的东西,不会再多给一分。她拿起一粒蓝莓放进嘴里,甜味夹杂着一丝酸涩在口中化开。看着手里的一小盒蓝莓,她后悔了,但又不舍得浪费,她便装进书包作为接下来几天的干粮。

  车子到站了,人群一窝峰地往里挤,又瘦又小的苏芹最后才进去,位子早已被坐光,她只能扶着把手靠在栏杆上。在她对面坐着的是一位农民工,黝黑黝黑的,还很瘦,像是能看出骨头,他脚边是一个大塑料带,里面好像装满了东西,最上面是一个大草帽。她想到他的父亲,父亲因为常年干农活也是那么黑,甚至比这个人瘦,心中酸涩令她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苏芹胡乱抹了两把眼泪,别过头不再看他。

  忽然,一声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是那个人的。只听他说:“女儿,爸爸去打工了,你可是家里最大的,要照顾好你妈还有你弟啊,老爸明年春节就回来了,到时给你带好吃的。”那边的回应在嘈杂的人声中听不太清。当苏芹再想听时,对方已挂了电话。

  记忆中父亲好像也出来打过一次工,不过因为没学历,身体又没那些年轻小伙子好,不久便被辞退了。她隐约记得自己也给父亲打过电话,那时她的父亲也是这般说的,后来?后来是怎么了呢?可能是因为家里负担太重,父亲常责罚她,可父亲总把自己的饭分她一半,怕她上学吃不饱,总拉她坐在火炉最近的地方一起烤火,总是在她成绩考差后责备她却在深夜帮她把被子盖好,把卷子放进书包整理整齐……还有好多好多,她记不清了,那时的父亲在她面前很高大很强壮,像个永远不会累的战士,可现在,他头发中的银发明显变多,背部经常佝偻着,人也渐渐消瘦了,是老了吧?可怎么这么快,她才十五岁,父亲就像五十岁的人了,时间太无情,把一个人的生命一点点偷走,可她不能接受……

  车到站了,那位父亲开始了他的旅途,而苏芹的旅途也开始了,不过,这次,她不是义无反顾地奔向远方,而是换个方向,指向了家。

 

  附小诗:

       家

总有一个方向

指着那个远方

那儿有稻田、有麦香

那儿不算远

总伴在你我身旁

藏在你我心上

等到有一天

你重回故乡

你会发现

一切都没走远

还是原来的地方

         熟悉的模样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17-07-19 15:36:54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