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二十四期>走近经典

月涌大江流

高三文(1) 赵雨旸

 

一位枯瘦的老人站在江边,夜深人静。

  他抬头仰望,天空中似乎有血色流动。“战血流依旧,军声动至今”,他长叹一声,又低头望向自己江中的倒影。

  沧桑的眼神,愁苦的眉宇,斑白的双鬓,褴褛的衣衫,与路边乞讨的老人无异。当年那个心高气傲,壮志凌云,那个在泰山之巅长啸“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少年去哪儿了?那个“昭阳殿里第一人,同辇随君伴君侧”的意气风发的男人又去哪儿了?他现在只有一身布衣,无尽饥贫,“饥卧动即向一旬,敝衣何啻联百结”,过着流亡的生活。

  “翻身向天仰射云,一箭正坠双飞翼”,他在最得意之时从高空落下,无依无靠,陪伴他的只有滔滔的江水。

  他眺望远处的几点灯火,“细草微风岸,危樯独夜舟”。恍惚之中,他自己也仿佛成了这大江上的一叶扁舟,在江水与微风下随波逐流。是啊,他太平凡了,在普天之下月光之中,有多少王侯将相正运筹帷幄,举手投足便可以令江山变色?而他只是一个年迈的老人,多病的书生,满腔热血一身才情无处可用,只有蜗居在山头的破庙中。

空中响起鸟儿凄凉的鸣叫,原来是一只沙鸥在江面上盘旋,它是那样的寂寞,却又带着一丝不入世俗的高贵,正如他自己,被俗人排挤,被权贵毁谤,他的骄傲使他无法让步,只能同这离群的沙鸥一样孤寂。

他感到寒冷,秋日渐凉,不知江畔的难民是不是没有衣裳?旋即他自嘲地笑了,自己明明也只穿了单薄的布衫,却又习惯性地关心起穷苦的百姓来。可他明白,盛世繁华褪尽后,充满他笔锋的也只能是凋弊与凄惨。

  因为他就如同天边的孤星,明明处在虚无飘渺的星际当中,也要尽力把一丝光明挥到人世间,给迷途的游子指出回乡的路。

  是啊,他是孤独的,他孤独在这颗与生俱来的济世为怀的心,孤独在感伤天下有志有才之士的胸怀!

  江水中飘来一只木筏,他知道自己该上路了,他扭头望去,破碎的河山被笼罩在这月光下,给人一种安详宁静的错觉。

  他别过头,抹一把泪,踏上那木筏,随着江水消失在浓墨的远方,那只沙鸥依然在盘旋。

  木筏消失的地平线上,现出了一丝火红的朝阳。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17-06-06 14:50:44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