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二十四期>心灵家园

梦槐•忆

高三理(15)  沙正悦

一棵槐,缀满花的槐。

  阳光穿过茂密的花叶,将槐的影子投在一片黄土上,星星点点,微风一吹,槐竟像水波一样荡漾开来,散出阵阵沁人心脾的雅香。忽而黑云压城,狂风卷杂着地上的尘土,空气一时变得躁热,伴着怕人的雷声,大块雨点砸了下来。槐花全都掉落在地,碾没在泥土中,紧接着树也轰然倒下。再一看,土已不在,脚下踩着的却是坚硬的水泥地。

  “不!”我从床上坐起,额上渗着汗珠,一道闪电照亮了整个房间,黑暗袭来,一声炸雷随之响起,雨珠拍打着窗户,发出“嘣嘣嘭嘭”的声音。我大悟:原来只是一场梦。

  再次躺回床上,我却怎么也无法入睡。索性披上衣服,坐在窗前,双手撑着下巴,透过雨水滑落的玻璃,借着闪电,望向远方。细细回味梦中的情景。

  槐,那棵槐就像乡村的槐一样挺拔苍翠,一串串乳白色的花穗隐匿在窄嫩的绿叶中,在春光融融里摇摆舞动。

  记忆中,我总是会和小伙伴们爬上村口那株又粗又弯的老槐树,手扒着树干,身体却控出老远去够那开得最旺盛的一簇花,待到每个人手里都攥着一大把,感到心满意足时才突突地从树上滑下。一群孩子挤坐在树下废弃的猪圈沿上,边编笑话边扯下两三朵塞进嘴里。干干净净,甜滋滋,乐呵呵。偶尔,三婶或二奶奶经过时,也会打趣道:“你们又爬树,小心把裤裆蹭破了,我非要去告诉你们爸妈!”然后,我们便笑嘻嘻地承诺再也不去爬了,再捧上一把清香给她们,好让她们做美味的槐花烙。

  雨水在窗台上纵横开来,汇聚成一条条小江河,我起身倒了一杯热茶,转而又回到窗前。

  记忆中乡村每次下雨,都是一阵喧闹,我最爱在大风中奔跑,神经质地喊着:“风来喽,雨来喽,黄毛丫头驶来喽!”家中的那只大黄狗也总会跑在我前面汪汪地叫着。在屋中忙活的人听后,会慌忙出来收晾在门口的衣服和晒在屋后的麦秸草或花生秆,我经过他们旁边时,他们也总是微笑地看着我,轻声说道:“慢点跑,别摔着了!”

  夏天杏子、桃子成熟后,人们都会用篓子挨家挨户地送,热情似火,却凉爽了一夏。

  杯中的水不觉已凉了,不知从哪里吹来一阵风,我打了个寒颤。唉!那段时光该是过了很久了吧,如今的乡村,哪里还有当初的味道!

  随着城市化的发展,乡村文化正慢慢被城市取代。越来越多的顶梁柱涌向外地,家中只剩老人与孩子。有的老人为了让孩子“远离”危险,将他们控制在电视机前。更甚者家中只有一位孤独老人守望着偌大的空空如也的房子。

  上次回家时我无意中目睹了一幅令人心碎的画面:一位老人买了馒头后回家,因脑血栓只能一步步往前挪,好不容易到了家门口,却又得找钥匙开锁,于是就将装馒头的袋子放在地上,颤抖着双手系好袋口,然后又去摸索着开门,可能袋子系着不紧,有一个馒头竟滚落到地上,沾满了泥土,可他却浑然不觉……

  我不愿再去回忆,家乡的变化使我不安。打开窗户,雨已停了。我正置身于喧闹的城市,总感觉心底有一种说不清的痛苦,想发泄却闷得窒息。我多想像从前那样再大喊一声“风停了,雨停了,黄毛丫头离开了”呀!

 

  梦中的槐在挣扎,那最后一朵芬芳仍在枝头不肯飘落,它,在等待着什么?

——尾声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17-06-06 14:32:02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