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二十四期>心灵家园

石榴花开的半夏

高三文(4) 陈明

  说起你时,笑的就像在冬天里看见了花骨朵;想起你来,又落寞地像即将下山的夕阳……

——题记

  月光如水的今夜,我路过老地方的石榴树,凉风四起,花期已过。顽皮的小石榴爬满了枝头,树的影子在夏风的吹动下尽情萌动,这般情景使我想起你。

  故事的开头何时何地何景已经记不清了,我们好像天生就认识似的。你是住在邻家的小姑娘,比我小了半岁。听说三岁时你为了摘红果子不小心掉进了池塘,那天是我大呼救命慌忙找人救你上岸的。从此我就成了你的救命恩人,自然也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我们虽然一起长大的,性格却是很不一样,连大人们都觉得奇怪。你比我勇敢,坚强,偶然有点暴躁,我比你安静,理智,当然也有小脾气;你经常很草率地做出决定,我却优柔寡断拿不定主意;你喜欢粉红,衣服书包都是粉红,我更偏爱淡蓝,水杯笔袋都是淡蓝;你说阿狸最萌,我觉得小丸子才可爱…其实想想我们尽管不相似,但是很合适不是吗?也许对方的身体里住有另一个人的影子吧,就像晴朗的日子里,我爱看天,你爱笑;就像澄澈的河水旁,我爱哼歌,你爱闹……

  童年的雨天最是泥泞,却是记忆里最干净的曾经。回想起来,小时候做过的事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数不清,你都记得吗?我们去后山坡上挖野菜,小河塘里捉鱼虾;我们在三叶草地里放风筝,火车道旁捡奇形怪状的石子;我们爬上树去摘桑果,把桃子杏子枇杷的种子通通埋在柿树下;我们折来大堆竹笋做长笛,跑去别人家的菜园偷玉米;我们枯草生火烤地瓜,野花地里为一只叫黑宝的狗哭了好半天;我们夏夜丛林捉萤火虫,背着长长的竹竿赶鸭子回家;我们骑着单车路过朝阳与落日,除夕零点对着烟花许了好些离谱的愿望……

  2009年冬天,正值下雪季,学校举行期末考试。前一天晚上,我们约定好第二天早点去学校的。我一觉醒来,拉开窗帘发现天都亮了,慌忙收拾好东西就跑到你家窗口,把还在熟睡的你叫醒,等你急急起床后就一起上路了。那个早晨特别静,门前的竹子都被雪压弯了,厚厚的雪层把世界映照得特别亮,小路白茫茫的一片,回头望去只有我们两个人的脚印,一个接着一个。我尝了干净的雪,和冰激凌的味道不太一样。你正经地背道: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还告诉我这叫借景抒情。只不过天空一直那样似白非白,路上罕无人迹,仿佛穿越了一般。原来走得匆忙,连时间都忘了看。后来才知道,我们两个小学生竟然5点多就启程了,到达学校时,看门的老爷爷都还没开门,等了两个小时才开始考试。至于那次考试的成绩早已记不清了,你一直怪我打扰了那天的美梦,我只得笑话傻傻的你被我骗了,也笑话自己被白雪骗了。那个早晨特别静啊,雪地里只留下两行歪歪扭扭的脚印。那年以后,再也没见到那样厚的雪了,也没机会和你踏清晨的第一片雪了,想想也是很值得的不是吗?

  其实,好多事情被风沙埋没了,

  像电影里的片断一闪而过。

  睁着眼睛,浮现在眼前;

  闭上眼睛,刻画在心底。

  其实,只要你曾来过,

  怎样的情节,

  怎样的台词,

  都不重要。

  2014年夏天,刚参加过中考的我还等着你放假,忽然你病了,于是安定的日子它乱了。听说你在姥姥家得了腮腺炎,不得不住院了。我们联系的机会都没有,好久好久你都不回来。每天早晨起来,我第一件事就是穿过小路,去敲你家的门。可是每次不是无人响应,就是你爸爸口中失望的答案。小路旁的牵牛花晚上开放,上午凋谢,望着它们好看的紫色,是想和你分享的。望着归途,多期待明天早晨,是你为我开的门。爱花的女孩,你能想到吗?牵牛花的藤蔓顺着枝干攀到好高好高的树顶,缠绕的都是紫色的喇叭,还有几只小蜗牛藏进壳里在这儿安眠呢!然而这时你的病又加重了,我问了搜了很多关于腮腺炎的信息,严重时会有生命危险,治好了也会留下后遗症。心里真的害怕了,若是丢了你,会丢掉大半的童年,换作谁也不可能舍得。我在每个深夜翻开本子,执笔记下曾经的故事,怕万一你真的回不来了,怕万一有一天我把它们都忘了。是的,永远不是以前,永远不是以后,它有多远甚至我也不知道。泛着涟漪的午后,你蜡黄色的脸笑了,我不听话的眼睛哭了,而久别的你,从路的另一头向我走来就定格成了永远……

  你知道吗?

  牵牛花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夕颜,

  我恰巧在清晨遇见了

  未来得及凋谢的它们。

  你有空也去看看年华正盛的紫色,

  说不定能找到那个有蝉的夏天呢!

  拈花一朵,你是青春,

  以及比青春更久远的纪念。

  2016年春天,我们收拾好行囊,离开了生长了十几年的故乡。正如相处十几年的我们也要说出再见,蝴蝶飞不过沧海,留恋抵不过现实,再多的不舍也只能幻化成你乘车后挥不停的左右手。半年了,我们分别的时长又打破了记录。你有抽空回去看看吗?听说爬满青藤的老房子早已拆了,石榴树孤独地呆在路口还像以往一样等待着夏天,亦如半夏时光你摘的石榴花还在我的盒子里一样安然等待着你。风走过留下风情,雨走过留下雨意,你走过留下深蓝的情意。我始终知道,分别会有日期;你始终相信,重逢不会遥遥无期。时光那里山南水北,你我之间人潮拥挤,可这世间千万种相逢,总有一种属于明天吧。我会深刻记得:是你与我饮过冰,零度天气看风景;是你与我闲看云卷舒,惋惜庭前花开落。阳光下的影子谁比谁长?我慎重的想念比花期长。

  长大了,蒲公英的种子四海为家,而你我则属于不同的归宿和远方。以后遇见风雨,会有新的雨伞。为我留的灯盏,能不能别关?我也温好月光,像所有传闻里陈词滥调的故事,听风画扇等你一句别来无恙。没有彼此的路途,记得长与微笑相伴,生活的悲欢离合永远在地平线以外。不能一起的白头,记得别让风雪染,这里一直是你栖息的地方。回得了故地,回不了当初,不知不觉岁月偷走了那年天空我们放飞的纸鸢。此刻我终于明白,原来你是我手心想要留住的幸运,原来你是我余生也写不尽的长诗。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愿你愿我,即便花时已去,仍有素心如故。

  如果某一天,亲爱的你见到,

  琥珀色夕阳,火红色花瓣,

  也会想起年少有我吗?

  夜,深了,静了,

  你的尘夏出现了微光吗?

  愿我简单的文字与灯火为伴,

  悄悄埋葬好关于石榴花的故事吧……

 

  “遥远的老地方 门前铺满石榴花

  披上新装的仙人掌啊 诉着悄悄话

  那个盛夏 满眼繁华

  再次回首 落寞成花

  满树的火红藏在哪儿 是否回家

  还是 陪着夏天去邂逅风呢

  天空还是蔚蓝 路边绽放野花

  它们羞羞答答 却不及

  我心中的那朵石榴花

  皎洁的月光里 依存着

  一树荒凉 两瓣忧伤

  陪着泛红的面颊 孤独流浪

  念已殇 泪如常

  门前的老地方 不再等它

  风化了的模样 我已珍藏

  青涩的季节里

  路过的人说

  夏天就快要过去

  春天还会远吗

  终于啊

  仙人掌学会开花

  那个少年已长大”

——后记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17-06-06 14:28:56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