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二十四期>成长印象

母 亲

高三理(16) 汪春瑞

  人之一生,难免行色匆匆,但有些东西,我们不能不随身携带。

——题记

  一个无比寻常的放学时分。

  如往常,穿行于熙熙攘攘之中,一成不变的景色于眼里不断流转。蓦地,一团深褐色的影子闯入我视野中的灯火阑珊,显得突兀而碍眼。

  那是一个老奶奶,面色同衣色,落叶似地枯黄。身形与穿着一般地单薄,在劲风中瑟瑟地,与这冬日的气温格格不入。朔风如刻刀,深深地嵌入她脸上的皱纹;银发迷失了方向,狂乱飞舞着。老奶奶的手抖抖索索地捏着一只纸碗,告诉了我她的身份。

  我微薄的良知驱使我,像平常那样,摸出一枚硬币,放在那只空荡的纸碗里,而后离开。

  刚迈开步子,便听得一道苍老的声音。这声音融合了嘈杂,于我耳中,已不甚清晰了。但冥冥中,似有什么在召唤着。我驻足,转身,迎面而来的,是浑浊的眼眸中流出的深褐色的目光。

  “好孩子啊……祝你考个好大学。”这声音颤颤的,却无法于我心里点出一丝波澜。

  这几乎是乞丐们通用的说辞,我早已听得烂熟。心不在焉地点点头,就在我转身的霎那——

  “好孩子,你父母怎么样啊?”

  压下心中的不快,任那声音将我的身形拨转回来。这可不算得什么光辉事迹,尴尬化作灼热,流过我的脸,强行提起一丝微笑,心中嘀咕着这一幕的怪异,答道:“还好。”

  “哟,还好,好……”老奶奶似乎很高兴,脸上的沟壑挤作一团,露出一口稀稀落落的牙齿:“好孩子啊,对你父母好些啊……”

  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不好的猜测弥漫于心头,挥之不去。

  放松双腿上紧绷的肌肉,打消离去的念头。我站定,于路人们或漠然或讶异或嘲讽的眼神中,认真地回应着老奶奶的话。

  老奶奶说话很慢,而且并不利索,一个问题兜兜转转问了三四遍,我只有耐着性子听着。路上行人渐稀疏了,她的话传入我耳中时,愈发清晰,也愈发沉重。

  “对你父母好,真好……我那儿子——”声音戛然而止,却字字锥心。

  我预备好了迎接一阵叹息或是唏嘘,可是什么也不曾听到。老奶奶的神情很平静,近乎木然的平静,像是在说着一个与她无关的人。

  我呆呆地立在那里,不知说些什么好。她却摆摆手,留下一句“好孩子”——她词汇系统中唯一的赞语,离开了。

  印证了疑惑,并未使我感到轻松,反而套上了更沉重的镣铐。在这冬夜里,冰寒的金属质感紧紧拴在我的心上,我悔恨起来。因为与我的交谈,老奶奶在这放学时分再没得到一分钱,她会不会因此又颤抖了一夜?我无法惩戒那个不孝的儿子,也无法温暖这位可怜的母亲。

  失魂般地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不由得想起了前些日子,那震惊全国的新闻。当电梯张开了狰狞的大口,年轻的母亲,以本能般的反应,将怀中的孩子抛向安全区域。我相信,在那瞬间,这位母亲是不甘的,因为她再无法看着孩子长大成人;但同时也是幸福的,因为她耗尽自己的一生,为孩子换来了新生。鲜血,蜿蜒出肆意与决绝。在三途河的彼岸,绽开绝美的花,凝成庄严的红。

  一回到家,我的母亲便开始抱怨我的晚归。我笑笑,没有说话。而她,已转身进入厨房,为我准备着宵夜了。

  人之一生,难免行色匆匆,但这份爱与亲情,我们不能不随身携带。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17-06-06 14:35:34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