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二十三期>个性飞扬

红尘心落

高三理(11) 徐明松

我,是一只蛾,一只扑火的飞蛾。

  刚到这个世界,我第一眼是你。也许是茫茫人海中相遇的缘分,也许只是因为在人群里多看了你一眼,也许是在看到你微笑的那一秒,我悄悄发酵的心跳。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

  相识,相知,再到那层朦胧感觉,一切像按照排好的剧本表演一般。我曾在心中许诺,等到我们破茧重生,我会向你表白,带你飞过千山万水,带你去最美的地方,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但现实总将美好的梦击碎。我变成了一只蛾,一只丑陋的蛾,一只你认不出的蛾,而你成了一只蝶,绚丽色彩点亮你的娇艳,翩舞的翅膀给你轻灵,像精灵一般。我静静地走开,只为在远处默默地守护。

  灾难突如其来,你被捉走,关在一个塑料盒中,摇曳的烛光下,你缩在角落,无助、恐惧。我注视着那明灭的烛火,许久,心中有了一种决绝。我扑向烛火,带着炽热的火焰,飞向盒子。在我闭上眼睛的瞬间,我看到窗外的你回首相顾,视丝交织的那一刻,我的嘴角微微上扬。

  如果,我是一蝶,就好了。

  我是一只妖,一只死不瞑目的树妖。

  我从何时在这儿,已经忘记。我只记得,在万树林中,在我身旁,有一棵树。她的笑容总是很傻很天真。千年陪伴是我最长期的告白,也是山盟海誓,一起修成人形,做一对平凡的夫妻。可,天不遂人愿。推土机开进了家园。对于我们这些不能行走的树,只能任人鱼肉。我和她修为最高,同伴们决定在我们身上赌一把。他们将多年的修为给了我们。一个个生命的凋零,在我们的面前。但命运总喜欢在伤口撒把盐。我们,赌输了。她,我身旁的她,像泡沫一般消融,和那依旧很傻很天真的笑容一起,消融在空气中,像同伴们一样。

那个雨夜,树林少了一棵树,多了一个哭泣的少年。复仇,是我活着的动力;杀戮,是我祭奠同胞的魂灵。但总有一些所谓的正义之士。我被重伤,逃到了一处楼顶。在那里,曾经有一片美丽的树林;在那里,剑光带走我的泪水。

  如果,时间对我温柔点,就好了。

  我,是粒尘,一粒红尘。

  曾伴风翱翔,只为一次漫无目的地找寻。在某个不确定夜晚,我累了,做着一个不完美的梦。

  如果我是陆明非,你是陈墨瞳,我不是衰仔,你不是大姐头,是否会有一次牵手的机会;如果我是Sakura,你是绘梨衣,我不是血之哀,你不是月渎命,是否仍旧后知后觉,镜花水月。

  如果我们相遇,我忘记了歌词,你是否记得曲调;如果我们相遇,我在暮色中张望,你是否点亮灯光;如果我们相遇,我向你走去,有没有关系?

  浮生若梦,像纯洁的水晶,一摔便碎;像晶莹的雪花,一碰即融;像迅疾的流星,一闪即逝;像美丽的泡沫,一触就破。

  梦,总是会醒。为什么,我的嘴角是苦涩的。

  时间的沙漏能否重置,历史的河水能否倒流,光阴的利箭能否收回?

  红尘,能否有一个如果?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16-12-21 11:05:50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