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二十期>成长印象

永远的爱

高二理(4)  陈浩然

  五年前,我十岁的时候,妈妈对我说我就要有个弟弟了,当时自己很开心,一直以来我都想要一个弟弟,心想这下终于好了。

  不过自从妈妈怀孕后,家里开始变得凌乱了,饭菜也没有以前好吃了。爸爸一天到晚很少在家,一直忙着干活养家。姐姐在县里上学,也很少回家。于是家里通常只有我和妈妈。老妈是高龄产妇,不能过度劳累,那么我这个小孩子就成了唯一的劳动力了。我曾经拎着满桶的垃圾停停歇歇地走到垃圾堆处倒垃圾;我也曾肩扛一个,手拿一个拖把到河边去涮洗;我还踩在小板凳上晒衣服。那时才体会到母亲的不容易,所以从来没有对母亲抱怨这些,还开玩笑地说:“小菜一碟!”

  放暑假时,对面的一位奶奶家里蒸了馒头很香,她给了我两个吃,不过我没有下口,而是把馒头带回了家,家里有姐姐和妈妈,可是有三个人怎么办呢?把馒头给了她们俩一人一个,妈妈说:“你怎么不吃,我分你一半。”姐姐也这样说。但我拒绝了,我说:“我在奶奶家吃过了,这是带给你们的。”她俩点点头,没说话。不过姐姐吃了几口后把馒头递给我说:“里面有肥肉,我不喜欢吃,给你吧。”我没多想就接过来,不一会儿就吃完了,还有点意犹未尽。那时候估计它是我感觉到最好吃的东西了。

  后来妈妈把弟弟安全生下来了,要补充营养,每天都会煮一条鱼喝鱼汤,而我则跟在妈妈后面和她一起吃。或许那时候家里并不富裕,我们吃的鱼是老爸自己到池塘里捉的,捉了很久也没有多少。鱼的数量有限,每天最多就一条。不过,我都能吃到。渐渐发现每次我都吃了三分之二的鱼肉连着鱼尾巴,而妈妈则吃很少的肉和一碗汤。我知道妈妈把好的都给了我,我很内疚。

  于是,在下一次吃鱼的时候,我对妈妈说自己要吃上面的部分,鱼尾巴刺太多了。妈妈跟我辩了几句就随我了。可是她在切鱼的时候把上面切去一大半,几乎没给自己留。我心塞地吃完了那一大半鱼后对妈妈说:“鱼越来越难吃了,每天都吃,我都腻死了,以后不吃了。”等到每天妈妈吃鱼的时候,我就满大街地跑和小朋友们玩,估计着妈妈吃完了再回家。

  我知道我们彼此都在用着隐晦的方式表达着我们对彼此的爱。后来某一天才想道,那天的馒头里没有多少肥肉,姐姐也不是不喜欢吃,只是我的演技太差被她发现了我根本没有先吃,她在用一种特殊方式来关心我。

  我们深深地爱着对方,不用言语来表达,也不用对方知道,因为我们心中早已了然。我爱我的家人,我爱我家。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15-12-30 10:43:31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