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二十期>成长印象

一个不知名的人

高二文(8)  刘佳丽

  雨下得大了,风也刮得紧了,闲来无事,翻了翻第19期《墨浪花》,无意间瞧见一篇名为《上帝,你别哭》的文章,让我想起了半月前的一件事。

  我第一次见他,是在家门口的车站,那时他正在和一个中年妇女交谈,只是有旁边工地的搅拌机和公路上汽车的噪音做背景乐,根本听不清他在讲些什么。

  我打量了他一下,没什么特别,像普通的乡土农民一样,只是年纪大了些,瘦削的脸上唯一的点缀就是那一把多年未刮的白色胡须,即便戴着标有“MADE IN CHINA”的草帽也遮不住他已花白的头发,露出的皮肤是黝黑的,胳膊上和脖子上的青筋是突起的,我也不记得是在他的左手还是右手,拄着一根铁制的拐棍。

  与他交谈的妇女上了一辆公车,临走前放大了分贝对他说:“一定记着坐17路!”他点了点头,目送她离开后,在候车椅上坐了下来。

  没过多久,17路来了,我抬眼望了望他,他没有任何要起身的迹象,我很想帮他拦下那辆车,可是我偏生生忍下了,我没有承认自己的怯懦,反而为自己找了个很合理的借口:或许他不是没有注意到,而是另有打算呢。可是我错了,我看到在那班车飞驰而过之后,他茫然地站了起来,拄着拐棍一瘸一瘸地想要追赶,可惜已经迟了。

  后来去往学校的车来了,这次他的反应灵敏了些,他上前堵住车门,问了司机几句话,因为身处他之后的乘客们都很急躁,司机就胡乱地点了头,他就这样稀里糊涂地上了车,我心里清楚,这班车与17路简直是截然相反的方向,可是我什么都没说。

  我又在车上仔细地看了看他,他有一双像演员林永健一样的小眼睛,却没有林永健给人的喜感,这个走起路来颤颤巍巍的躯体忍不住让人同情。他穿着一件已经辨认不出原色的外套,嘴里一直反复在念叨着什么,起初我没听明白,但后来琢磨透了,他说的是:“怎么越走越远呢?”听出来这句话的不止我一个,还有那个把他“骗”上车的司机。

  “老人家,你去哪儿啊?”司机在红灯前停了车,扭过头去问他。

  像之前一样,我似乎只看到他干瘪的嘴唇在颤抖,通过嗓子放出的声音却与公车发动机的轰鸣声无异。

  有的人耳朵尖,叫了起来:“他说他去先生店。”这个声音明显透着不耐烦。

  司机心下了然,把他送到了红街:“老人家,从这里下车,过个马路到对面去坐301就到了。”

  他看了看满车焦急等待的乘客,神态落寞地下了车。

  我最后一次见他,就是瞥见他下了车后留给我的孤单背影,我不知道他何姓何名,不知道他有没有回家,不知道他的儿女为何让他独自来这繁华都市,我只知道,自始至终,我都是一个旁观者,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如果我当初在车站帮他拦下那辆17路,他或许早已回家了。写这些不是想要忏悔,那没有用,我只想用这种方法记住他,记住这一个不知名的人。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15-12-30 10:43:10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