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二十期>成长印象

认识一座城,要从分别开始

高二理(4)  袁铭

  认识一座城,要从分别开始。

  二零零五年,我六岁。趴在车窗前的我,第一次感到,这座名为南京的城正离我渐远,那城仿佛长了翅膀一般,从大地上消失,只会偶尔在我的梦里亲吻我的额头。当时的我只是双眼凝视着那儿,仿佛要努力记住什么似的。

  上小学时,语文老师告诉我们,南京是六朝古都,是中国历史文化名城。老师知道我出生和曾经生活在南京,便叫我谈谈对南京的印象。我木然地站起来,盯着课桌上摊开的课本,上面有高大的石头城、宁静的雨花台、肃穆的中山陵,但我却什么都想不起来。尽管那里有我的家、我的幼儿园,可我什么都说不出来。底下同学们窃窃私语,偷笑不止,老师失望地让茫然的我坐下。

  初中,南京开始频繁地出现在历史书本上。说起南京,就是不平等条约,就是国民政府,就是大屠杀——就是这座城把中国带向了灾难,中国近代从此始,亦由此止。我对南京的前世今生日益熟悉,却又日益感到无助的陌生与失落。于是,我开始讨厌丑化南京的历史书。它把苦难与悲恸强加在南京身上,博取人们同情,直到今天,人们提起南京的时候,仍喜欢将她与屠杀、灾难、反动联系起来。我讨厌这些,是因为在我的印象中,南京更多的是美好。她是夕阳下矗立着的电视塔,是横跨白水的长江大桥,是用岩块与历史凝聚起来的石头城。我认为她应该是这样的,至少不是曾经的那样。

  二零一四年,距我离开南京快十年了。我站在曾经居住的老楼下,望着那窗蛛网密布,隔墙的爬山虎使楼梯潮湿,看上去好像我曾经的家流泪了一般。那是楼在流泪,还是我流泪?走在过去的街道上,我愈感一切如十年前未有改变。我生性僻静,不好活泼,南京也是这样,她用这种脾性养育了我,改变了我。我曾背弃过她,却并未丢失她给予我的一切。我开始有些理解这座名为“南京”的城了。

  这座城和她生养的百万儿女,我都将铭记。南京是怎样的?南京人是怎样的?我都希望了解。这一切,将从我开始,从一次分别开始。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15-12-30 10:41:25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