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二十期>成长印象

门外与窗前

高三理(20)  马跃

  今夜月色将往事映照,我又哼起东山的歌谣,好像当时那碗热粥,慢慢把相思煎熬,颠沛流离的日子里,有那么样的一个人,用春风点燃温煦,点燃温煦的味道。

——《穗岁情长》

  窗前,月光静静地淌着,一抹银灰在我的书桌上跳跃。那一碗南瓜汤,浸了月色的清寒,还泛着淡淡的香。

  门外,桂香扑鼻,院内初秋,昔年栽下的枣树,疏疏落落挂了几颗果实,格外刺眼。我恍惚觉得这是梦境一般,脑海里是有什么涌动着,像黑白电影一样,但又一帧一帧零碎地闪过。仿佛院子弄堂里坐着一个人,又仿佛门外有那样的小巷,洒着月光……

  门外、窗前,昨日、今朝——我忽而想起,在我七年封存的记忆中,确有那么一条小巷。

  灰白的砖墙,苔纹清浅,泛着淡淡古香;上学的孩童,追逐嬉闹,口里念着“天地玄黄”;临街的酒坊,人声熙攘,谁还吵着来二两;旮旯的朱门横匾,背对着晨曦和喧嚣;横斜的石碑,唱着岁月的悼曲,风刀霜凿,刻花了落款的年华;枯老的枣树,脸上挂了几缕旧时的欢笑;槐树的影子投下,遮住了往事的背影依稀;六角的水井,不失时光冲刷的色彩,与心底酝酿的甘甜,纵使阳光炙热,也不失一丝清醇;纵使时光久远,铭刻在心中的记忆,永不磨灭地美好。如一人,滋润我的心田,激励我爱这世上的一切,感知人间的美丽,念一世。

  那门外,确也坐了一位老人,是我的阿芬阿婆,我不该把她称做老人的,她的确也不像是的,虽年至花甲,但除却一头花灰的头发,并未再有显现年龄的地方。十一年前,我来到她的院场,和我的父母,做了她的房客。她是一位和善慈祥的人,待我们如亲人一般。我与父母辗转来到那陌生的城市,自是举目无亲。白日里,父母常忙于生计,留我一人在家,孩子的寂寞是难以名状的。

  那一晚,月光澄澈映在窗前,父母还未归来,我不禁有些害怕,便哭了起来,阿婆的声音便是这时出现在门外的,“小泥(小孩),你恁地哭了,有什么事,和阿婆说说哩。”她见我没有反应,便进了屋里,来到我的跟前,弯下腰,拉起我的手,一边用袖角揩去我的眼泪,一边说道:“不哭,来阿婆家,阿婆给你做粥吃!”她拉着我来到她的厨房,让我坐在小板凳上。她则弄来半个南瓜,削了皮,去了瓜瓤和籽,切成块,淘了些月牙碎米,放在锅里,煮了半分熟,倒进了南瓜至全熟,她不停地忙碌着,添水、加火,我则静静地看着她,她也不时看看我。最后,她揭开锅盖那一刻,满屋子都是清甜的香。她用小碗盛了一碗,边吹边喂我,不时眯眼笑着,夸赞我。我向来不吃甜食,然那碗南瓜粥开了我的胃口。我不记得那一晚父母是何时归来的,只记得我在阿婆“腐草为萤”的故事和醉人的歌谣中睡去了……那一夜,常常在我的梦里回荡。

  现今回想,我已离开她七年之久,她的音容,似是依稀的远方的灯火,但她在我内心深处播下的那颗温暖的种子,终已开花,花香永远弥散在了心田。眼前不禁模糊起来,不知何时,我又回到了桌前。

  窗前,依旧是那碗南瓜汤,暖暖的。

  门外,月光映照了前方,谁哼的小曲,还在青石巷回荡……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15-12-30 10:38:44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