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二十六期>走近经典

离离原上草

高三理(16)  王韦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这首诗赞扬了小草旺盛的生命力。”儿时的老师如是说。稚童们似懂非懂地听着,磕磕绊绊地跟着老师诵读,迷迷糊糊地记住了这首诗。

  草,不过寻常事物。一块土壤,一缕阳光,几滴雨水,一株草便可生长。

  草不似玫瑰般娇弱,须得温室里养着,风吹一吹会谢,雨淋一淋也要败。草生得卑微,身子没那么金贵,砖瓦碎石里也能成长,因此草有许多穷亲戚,随处可见。大概是物以稀为贵吧,“草”似乎是卑微的代名词,不都说“小草”“小草”么,草是花卉中的贫民。

  草既没有树的挺拔,又没有花的娇艳,而它又偏偏容易夹在这二者中间生活,存在感无形中便降低不少。人们会小心翼翼地拨开花朵,厚实的靴子粗暴地踩在草的身上,留下纵横交错的折痕,碾压出汁水。这是草的宿命吧,生来微小,风往哪边吹,草就要往哪边倒。草的生命力确实旺盛,这和饥荒时爹妈给孩子起名叫猫儿、狗儿一个道理——生得卑贱,容易养活。其实哪里是草自己本性刚强呢,它明明那么柔弱,我想,不过是环境所迫罢了。

  茫茫草海,微风拂动草茎,掀起层层涟漪。草和草混迹在一起,也是分不清彼此的,它们只是生长,结出草籽,枯萎,尘归尘,土归土。反正,第二年这里还会有草,不管是不是曾经摇曳在此的那一株,总之它们长相相同,连舞动的姿态都是相同的。“一岁一枯荣”,枯的是旧,荣的是新,到底不是原先的了。

  草叶柔软,草茎坚韧,一株草,无疑将刚和柔融合到了一起。草本身就是矛盾的,一方面它身量娇小,微不足道,一方面它又努力生存,被人们称赞意志顽强。就像茫茫人海中的我们,似一根湮没在草海中的草芥,柔弱无比,卑微而又怯懦。草原少了一株草仍旧是“天苍苍,野茫茫,”地球离了我们照样转。生如草芥般卑微,我们却默默奋斗,为了生存,也为了心中的悸动。仿佛小草也在问,为何与花木不同,为何我就是弃如草芥,它们就是桃花如面,古木参天?小草也曾有过此种质疑吧,它想打破卑微的轮回,挣脱命运的枷锁,可以被平等对待。

  离离原上草,多么美好的场景,生如草芥般卑微,却企图活得像苍穹般壮美。身为草芥,不能与古木比肩,无法同鲜花争艳,我们生来渺小。暴风雨来临之际,炸雷惊起,花朵失色,草芥随风狂舞,却笑得灿烂,笑得温柔。

(指导老师:陈曾曾)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17-08-17 10:13:05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