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二十六期>杏苑走笔

读《归去来兮辞》,品“五柳先生”情

河西校区语文组   方章杏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这是由你内心深处流淌出来的肺腑之言;“望云惭高鸟,临水愧游鱼”,这是自你步入仕途后的懊悔之语;“沾衣无所惜,但使愿无违”,这是在你踏上田间小路时的欢乐之歌。

——题记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在经历了“怅然慷慨,深愧平生之志”的挣扎后,你毅然决然地抛弃了荣华与肮脏并生,安逸和争斗同存的官场,为后世留下了“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千古佳话。这潇洒的一转身,成就了你自己,成就了山水田园一派,更成就了一片纯净安恬的精神天空。

  虽然归途漫漫,但两岸的风光还是那么熟悉而亲切。一叶扁舟在清流中飘飘荡荡,你披风而立,单薄的青衫舞动着你轻快的心情。流水潺潺,那是为你的归来而奏响的迎宾曲吧?晨光熹微,但我知道,你的心里早已是一片明媚的春阳。

  近了,近了。绿树掩映中的一椽小屋不正是你朝思暮想的家吗?此刻,你就像一个晚归的孩童,笑着,跑着,小书童在你身后都已经气喘吁吁了。我想,他一定很纳闷,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先生为何如此忘形了呢?他哪里知道,那八九间草屋曾于无数个深夜出现在你充满泥土气息的归田梦里呢。

  一切都如此的温馨,你还没来得及卸下行囊,扑尽满身的风尘,就已经被孩子们团团围住了。“爹爹,您怎么才回来啊?”是啊,你也多次地问过自己“我怎么才回来呢?”院子里的那几条青石小路该杂草丛生了吧,门外篱笆下的菊花是不是含苞待放呢,还有一直操持着家务,拉扯着孩子的妻子,鬓角也许已有微霜了吧。“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你毕竟是回来了。屋子里早已酒香四溢,那是你贤惠的妻子为你接风洗尘呢。从此,蓬窗的一角便经常有你“引壶觞以自酌”的身影。微醺之余,你会手持诗书一卷,或拈须啸傲,或倚窗凝望。庭院里的一草一木都令你心旷神怡。倦了,你伏案小憩;醒时,你拄杖出游。山路上仿佛还有你往日的足迹,而山间那飘忽不定的白云不也是你昔时的故交吗?望着天边的云卷云舒,你在想些什么呢?你是不是觉得那些觅食回巢的鸟儿们就像曾在宦海中沉浮的自己呢?它们飞倦了就会结伴而归,它们不懂你的寂寞,但你却知道它们的快乐,因为,你也回来了。半山腰的那棵孤松等了你很长时间了。也许,只有它才能理解你的选择。不然,你何以在它身边流连忘返呢?回去吧,和天边的那道残阳做个伴。在自然的怀抱里,你并不孤独。

  再没有嘈杂的管弦扰乱你的心神了,那把一尘不染的无弦琴就是你消忧的对象;再没有堆积的公文劳累你的身体了,那本墨香淡淡的《山海经》就是你闲时的伴侣;更何况,还有那么多亲朋故友常常不期而至,和你“把酒话桑麻”呢!归来后的时光似乎过得特别快,一转眼,又一个春天悄然来临了。左邻右舍都牵着牛,架着犁,去耕耘他们秋天的希望。你也换上了粗布衣服,扛着锄头,加入了农夫们的行列。村子西边,就是你那一亩三分地呢。尽管阔别已久,你还是很熟练地锄草,培苗。这本来就是你要的生活!累了,你会倚着锄头,和邻居聊聊今秋的收成。“草盛禾苗稀”,也许明年又要借点粮食了。农家的生活毕竟比不了官家,可这并不会动摇你的心志。农闲时,你还会驾着小车,或划着小船,徜徉于山水之间。看着那欣欣向荣的草木,听着那涓涓流淌的清泉,你会情不自禁地放声长啸。“归去来兮”,丘壑中回荡着你的声音。千载之后,这声音依然回响。我知道,这是你想要的生活,这是你心底的欢歌。

  “聊乘化以归尽,乐夫天命复奚疑?”当你轻声吟诵着自己的诗句,翩然踏上归途时,一轮明月正缓缓升起。清辉洒在你的身上,渐渐的,你的身影融于皎洁的月色中,成为一首诗,一幅画,一道永恒的风景。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17-08-17 10:20:28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