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二十六期>心灵家园

与父书

高二文(5)  陆欣语

  父亲,今天是我的生日。十八岁的生日。夜如凉水,我在静谧的时光里送给自己的礼物,便是写下这段文字,献于你。

  父亲,小时候的我与你之间的事早已忘记,但我知道,我们的一切东西,较之别人的,都来得这般不易。包括,我们的感情。

  你年轻英俊,骑在机车上雄姿英发,你脸上无笑,目中无我,你从我眼前呼啸而过。而我却像畏惧直视太阳一般畏惧直视你。我只能皱着小小的心,低头,任你驰过而不唤你。只是从此,少年时期无处安身立命且自觉卑微之感延绵至今,不能摆脱,永不能忘。

  我以为你铁石心肠,当真弃我不顾。而随着一次又一次,我的调皮、我的任性,终于使你爆发在先:“旁人与我不相干,你是我女儿,你的事我应当管!”藏于喷火与默然瞳仁之后,我从你颤抖的唇间读出:“你是,定要令我心伤?”

  那一次,算是彼此明了心迹。我自此看到一个柔软的你。我觉得,对于你,自己那么那么重要。长到今天,长到发觉成人世界表达自然的情感如此艰难的今天,我越能感觉你当年那句话的丰盛浓烈。以及,来之不易。

  那时,我们都错过将我当娇小娃娃的季节,我们的人生都缺了一个季节。然而对我而言,从未觉得是遗憾,相反,我感激这失常的季节。因为正是如此,我才提早用长大了的女儿的眼光看你,提早看到生之艰辛,生之忧惧,提早开始怜惜你。

  恕我口讷笔拙,无法言出这怜惜的真意,而父亲,我笃信我们心意相通,笃信至少有你能理会我心里这些盘根错节的痕迹。

  父亲,我欢喜你得到旁人至高的赞美,只因为我和你是不可分的,永不可分。

  我只恨自己生长的速度太慢,远远追赶不上你衰老的脚步。我永不能拥有那么一天,我已经馥郁葱翠,而你仍然冠盖华阔,而我最为惧怕,便是你骤然于这尘世消失。那样,我终身便无结局。

  而我能做的,只能请求你,请求你安好,等我。

  父亲,我站在我十八年光阴的尽头,只为这一个请求,请求你,等我。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17-08-03 13:01:00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