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二十六期>心灵家园

你是我的四月天

高二理(8) 姚雯怡

  你是我生命中最明亮的温柔。

  提笔良久,记忆这东西一触碰还真是可怕又可怜。我怕随着时间的流动,记忆越来越多。使得某一片区域变得不再清晰如昨,怕连我都忘记了你。

  有太多故事想要记下,却不知从何说起。其实那原本的记忆我根本不敢认真翻动。怪你把所有的所有都留给我一个人了。早准备将你在纸上描绘得生动,却始终担心纸上人远远比不上你的千分之一美好。

你是怎么走的,我是不知道的。

  你曾居住的老房子要拆迁了,你知道么?你种的那棵梅花树因为要拆迁,给一个不知道的亲戚挖去了,原来掩埋树根的花坛,就是我常围着跑的,也被填平了。我本想将那高大的梅花树移植到某个可爱的公园,不知道怎样跟母亲说,怕透露出怀念而不了了之。

  我在你离开之后只去过两次老院子。到处走走,怕情绪漫出眼眶被母亲担心。你种的许多许多的花都不见了,有山茶、杜鹃等三四十盆,当年在你手下芬芳了整个园子。最美的是那一盆白粉交错的杜鹃,不知是不是稼接,白色和粉色两种不同风格被你结合。

  你搬家了,而我最在意的是你的书法。可母亲说有些是粘在墙上的,移不走。我不信,不能让这世间所有的你都流走。你的字是极好看的,像你的笑脸一样,小时候的我抓周抓的就是你的毛笔,至今还自豪。学过一段时间的国画和书法,那时总要在第一时间将书画作品拿给你看,你就会眉开眼笑地一直夸我,说你的大孙子写字真好看,比上一次又进步了许多许多!声音我都记得,所以我总觉得一定要把书法练好。

  幼儿园和小学四年级之前,你一直来接我放学。幼儿园回家的路上有一家超市,喜欢在一整面玻璃上张贴很大很漂亮的广告。有一次经过,玻璃上的海报展示着一款草莓味的奶昔,整个画面是粉色的,还画了一些果粒和草莓来描述奶昔的内容,左边是一巨大的饮料瓶,瓶身中间窄两头宽,乳白打底草莓图案点缀。草莓味一直是心头好,我便牵着你想让你帮我买,结果是伤心的,店家说这一款还没有到货。你哄着我说以后一到货咱就买,从那以后我每天都要去问有没有卖。两三次后,我不好意思了,就推着你厚着脸皮帮我去问,我一个人在不远处瞪大了眼睛望着里面盼着你。终于有一次,你拿一瓶什么东西出来,眯着眼睛朝我笑。我拿到手开心得怎么了得,可好像你比我还开心。

  小学门口有很多摊点,每一家味道不错的我都吃过,你总是提前买好了小吃来接我。那时接送小学生的家长特别多,全围在教室外,黑压压的一面,你好像有魔力,总是站在紧靠窗户的第一排,放学前的躁动看到你就立马安心。

  小学时期的大部分零钱都是你给的。四年级以后,我自己回家。一到家就问正在做菜的姥姥你在哪儿,喊着爷爷蹦跳着向你的卧室跑。你的书桌上除了一排挂起来的不同大小的毛笔、一盘砚、一些书,在那砚上永远有一摞整齐的刻意摆放的硬币,一定是给我的。果然,你或是拈着那一摞摆到我面前,或是推到正伏在桌子上的我的面前。布满皱纹的脸笑得灿烂,说:“这都是新的钢蹦呀!你数数有几个?”渐渐地母亲不让你给我钱。你从不听,常常照例给我零花钱。你喜欢逗我摸摸你口袋里有什么,突然变出一张小额纸币。我疑惑着要不要拿,你说:“没事的,你拿着就是了,别跟你妈讲。”

  最后一次见你是去上海之前。人多在卧室和客厅间来回穿梭,我坐在床边你最常坐的小沙发上,一定是不能哭的,大人都在忙碌。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坐不安稳,只听见沙发里的弹簧不停颤动的声音,别的什么也听不见。终于准备好去与你说话,站在床边,笑着看着虚弱的你,才知道什么是强颜欢笑。你看到我说:“哎呀,雯怡呀!”我憋着泪说不说话,仍笑着。你告诉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原话不知道是没记清,还是当时听不清,只有难受了。

  后来有人来将你抬到一个可移动的床上要送往上海,你一直对司机说“谢谢,谢谢”。后来就什么都没有了,你没再回来。

  有一天的早上,妈妈说你走了。我就只有哭,什么都没发生,就只是天塌了,看到什么都想起你。

  你不会知道我可以清楚地在家中判断路过的人是不是回家的你,因为我能听出你的咳嗽声、脚步声,甚至是拿钥匙的声音。你不会知道我多想再看见你的笑,再收到你给的零花钱。你不会知道我有多想你。

  你是我生命中最明亮的温柔,微笑的所到之处都是暖流,你是我的四月天。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17-08-03 12:56:51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