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二十六期>个性飞扬

雁归巢

高三文(6)  胡焕芸

  你说,思念,会不会像候鸟南迁,一直盘旋,没有期限……

8

  当扫帚下惊现第一片干瘪枯黄的叶脉,秋风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卷集着温凉湿润的气息扑面而来,拂动屋檐下的风铃,摇曳着窗户纸上的花影。一只小雀儿受惊般地从花枝上蹿起,拍打着翅膀飞出高高的院墙。林嫂倚在椅背上,一根木簪将乌发松松绾起,添了分慵懒的韵味,拿着一把团扇挡在脑上遮住阳光,望着碧蓝的天空发呆,手上的功夫却一刻也没停下……

  早年间林嫂是村里出了名的绣娘,人也长得水灵。后来嫁了人,诞下个女娃,一家人美满幸福。可惜天不遂人愿,丈夫因病去世,林嫂不得不重拾旧时手艺,担起养家糊口的重担,生活愈发捉襟见肘。其间也有不少人向她献过殷勤,但考虑到幼女,她便没打算再嫁。

  灶上炖着的蛋花汤"咕嘟咕嘟”地冒着泡,掺着空气中弥散的桂花芬芳香得诱人。林嫂还在马不停蹄地织着毛衣,打算把它作为女儿的生日礼物。一旁的狗狗亲昵地舔着小女娃的手,痒得她“咯咯”直笑,林嫂望着,眼角溢满了笑容,宠溺地唤着:“雁儿,快别玩了,去洗洗手,咱们开饭啦!”

7

  天空阴沉而昏暗浓云,叆叇像一团团破絮挂在空中,由远而近绚丽的霓虹灯盏盏点亮,丝丝光线扑向那黑糊糊的大地。来来往往的人络绎不绝,步履勿勿。人潮散后,一个人的轮廓逐渐显露出来:蘸了一层尘土的皮鞋、不合体的西服、松散挂在脖子上的领带、下巴扎着细碎的胡碴,高高凸起的颧骨,木讷的目光……

  他拖着沉重的步伐迈上地铁,找个自认为舒适的位置坐下来。幽长的车厢只有稀稀拉拉几个人:有的低头攥着手机,有的疲惫地靠在椅子上昏睡。他抱着公文包抬头盯着对面的窗户发呆,气氛阴森又诡异。

  至舍,公文包被随意丢在桌上。房子空荡荡的,他摁开电视,企图让周围变得热闹些,可效果似乎并不显著。他转而又从冰箱里摸出几瓶啤酒,浅蓝色的玻璃瓶上反射出他惨淡的脸……

  李婶从厨房出来的时候,他已躺在沙发上醉得不省人事。

  “哎呀,老王你怎么又喝这么多酒?说好明天去看燕儿的!”李婶一边抱怨,一边吃力地将男人抬往卧室。

  老王家的灯关得特别早,然而,直到灯红酒绿的街市都进入梦乡,夫妻俩却还是谁也没睡着。

6

  五彩缤纷的浮动气球,小贩的叫卖声,舔舐着冰淇淋的小孩……一切让鲜少来赶集的雁儿感觉那么稀奇、热闹。她兴奋地张望着,扯着妈妈的衣角穿过拥挤的人流。

  超市大门热情地敞开,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前脚才刚踏入,雁儿压抑已久的激动便爆发了,见她活像个发了疯的野土匪头子,上蹿下跳着奔向堆满食品的货架……林嫂一边悠哉悠哉地跟着,一边不忘叮嘱: “雁儿,小心点儿,别摔着!”

  突然,广播响起:“本超市肉类限时打折,速来抢购吧!”林嫂的脚步不自觉地慢下来,停顿了三秒,便一个箭步冲出去……推搡中不知被踩了几脚,也无心顾及了。终于,林嫂气喘吁吁地满载而归。回到原地,却只有篮子孤零零地卧在那儿。她心里 地一凉,跌跌撞撞地搜索:零食店,衣柜里,玩具铺……仍没见孩子半点儿人影,林嫂崩溃了,她的雁儿——丢了!

5

  朦胧的雾霭缓缓消散开来,经过湿漉漉的小石子路,一方低矮的坟茔逐渐显露出来,冰冷的墓碑前立着两道身着黑衣的身影:其中一个女人已哭得泣不成声,匍匐在地上,肩膀不住地颤抖;旁边的男人低着头,垂着眼,闷声不响,目光死死钉在墓碑上,单薄的身影在萧瑟的秋风中微微颤栗……

  俩人走后,它处祭奠的人经过墓碑旁,不由地一片唏嘘:“听说是个女娃!前两年出车祸,送到医院也没撑过来,可怜白发人送黑发人哟!”

  从墓园出来,老王还得上班,他失魂落魄地踱步到站台。身旁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老王偏头发现一个女娃蹲在一边,头深深埋在臂弯里,低低地呜咽着,不一会儿竟号啕大哭起来,还喊着:“妈妈,妈妈……”

  是走丢了么?老王有些心疼,忙想安慰,但想到自己不人不鬼的模样恐吓着孩子,那只干瘦枯黄的手又讪讪地缩了回去。

  车已到站。

  错过了就迟到了,上是不上?老王犹豫不决。

  此时,一辆红色的士停在路边,猫着腰下来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他瞅了瞅四周,蹲在了女孩旁,摆出副看似善意的微笑。

  “小朋友,是不是走丢了?叔叔带你去找你妈妈吧!”

  小女孩闻言立即止住哭泣,眼睛亮晶晶地望着他……

  眼见女娃要被拽上车了,老王一着急大喝一声: “燕儿,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前面一大一小身影顿住。

  老王冲过去,将孩子护在身后,先发制人地问到:“我是孩子的父亲,你想干嘛?”实则背后已冷汗涔涔。

  那孩子竟也没反驳。

  男人心虚,又见他态度强硬,信以为真,不甘心地暗骂两句,一溜烟钻进车里,跑了。

4

  夜,静得可怕,黑暗中隐约听见女人的哭声……

  昏黄的灯光被打开,林嫂无力地挪到床边,将一本小小的相册抽了出来,一页页翻过,苍白的脸上才显现温柔的神情,照片里扎着羊角辫的小人儿牵着她的手笑得天真烂漫。她轻放下相册想眯一会儿,目光扫过沙发上躺着的未完工的毛衣,又清醒过来。

  她不受控制地胡思乱想起自己怀孕时抚摸着肚子自言自语,脸上挂着满足的样子,想起雁儿第一次叫自己“妈妈”时的欣喜如狂,想起前几天她还牵着女儿热乎乎的小手去赶集……要是女儿还在,这件毛衣穿在她身上该有多好看!思至此处,她愈发悲从中来,她唯一的亲人若丢了,该如何向那苦命早逝的丈夫交代啊!窗外,仍是漆黑一片。鸟儿不解人情,依旧聒噪地叫嚣着,院里的桂花开得正盛,却独独枯萎了她心上的花朵。

3

  李婶打开门时,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便出现在她面前。

  “呀,老王,这谁家的娃?这么可爱!”李婶觉着孩子特别亲切,上前轻捏着她的小脸儿,眼睛乐成了一条缝。

  “车站碰见的,估计是走丢了,差点让人贩子给拐去!”老王答道。

  “哎呦,真可怜!乖娃儿你叫啥名啊?”李嫂的眼神越发温柔。

  孩子也不认生,回复道:“雁儿。”

  “燕儿!与我娃同名呢,真像……”李婶喃喃地念叨着。

  “今天也晚了,先让她在燕儿房里住一晚,反正你也常打扫那儿!”老王领着雁儿朝卧室去。

  “不了,让她和我住一晚吧,我们俩说说体己话。”李嫂笑意盈盈。

  次日,老王起得特别早,李嫂却已经在洗衣服了。雁儿小小的,在她旁边又蹦又跳,甜甜地吟唱着歌儿:

  在那遥远的小山村 小呀小山村 我那亲爱的妈妈已白发鬓鬓 过去的时光难忘怀 难忘怀 妈妈曾给我多少吻 多少吻 吻干我那脸上的泪花  温暖我那幼小的心 妈妈的吻甜蜜的吻 叫我思念到如今

  遥望家乡的小山村 小呀小山村 我那可爱的小燕子可回了家门 女儿有个小小心愿 小小心愿再还妈妈一个吻 一个吻 吻干她那思儿的泪珠 安抚她那孤独的心 女儿的吻纯洁的吻 愿她晚年得欢欣

  老王愣愣地听着,望着。时光长河仿佛将他运送回从前,眼前一切与过往重叠,犹如故人归来。

  老王的眼角逐渐湿润了,他没敢打扰她们,抱着公文包,轻带上门,出去了。

2

  昨夜一场狂风骤雨,直到晌午地上仍是一个个支离破碎的小水洼,老王漫步在雨后街头,每一口呼吸的空气似乎都是新鲜的。

  迎面走来一个面容皎好的妇人:米色衬衫,披着灰色的围巾,她挂着满脸的疲倦,抱着厚厚一摞纸分发,激动地询问路人:“你们有没有看见我女儿,她这么高,穿着……”

  老王同情地注视着她,深深叹了一口气,继续行路。那种与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分离的绝望与折磨他未尝不是感同身受了多年,可谁也无法挽留,终是永世相隔,无迹可寻。

  恍惚间听见那妇人跌倒在地上,手中的纸片腾空飞起,有几张甚至越过他的头顶,在靛蓝色的天空晕开,宛若洁白透亮的雪花,转眼却又落入水洼中,消逝不见了。

  刚听见开锁的声音,便见老王拉着雁儿就往外走。李嫂惊得一下坐起来,拦住去路,大喊:“你要干什么?你不能带她走!”

  老王有些为难:“你把孩子留在这儿,人家父母该有多着急!”

  李婶也不听,将孩子推到他面前,歇斯底里着: “你看她穿得也不怎么好,说不定是养不起故意丢的,送回去不是受罪么?”

  老王微微皱眉,也不答。

  李嫂仍不甘心,她几乎用哀求的语气了:“老王啊,你看看她,这大大的眼睛,圆圆的脸盘,跟燕儿多像,你怎么忍心带她走!我知道我自私,你就让她再陪我两天,就两天!”

  老王这才肯撇撇脸瞅了雁儿几眼。

  他至今记得那个午后,风吹得温柔,粉雕玉琢的眼睁大眼睛呆呆地望着他,秋风再美貌似都逊色一筹。

  他竟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1

  老王夫妻俩领着雁儿走进警察局,将手里大包小包的东西放在一旁,李婶抓着雁儿的小手,依依不舍地嘱咐道:“乖娃儿,这些东西你一定要收好……”

  旁边的警察笑着安慰:“您放心,我们已经联系到孩子的家人,他们正在赶来的路上。”

  老王放心地点点头,拉着李嫂向外走,到了门口,李嫂活像个生了八只脚的蜘蛛,扒在玻璃窗上死活不走了。老王没有办法,只好靠在旁边的柱子上。

  良久,一位妇女匆匆忙忙闯进来,与老王擦肩而过。熟悉的容颜:米色衬衫,披着灰色的围巾,手里抓着件刚完工的毛衣,眼眶因丢失太多水分而红肿着……“雁儿,我的心肝儿,你跑哪儿去了?可把吗吓死了!”李嫂见到那个女人抱着孩子喜极而泣。她刚刚平静下来的眼角又开始泛红,默默背转身去,离开。

  老王并没有立即跟上她。他蹲在台阶上,从外套口袋摸出一只烟来,点燃,狠狠吸了一口,然后高仰着脖子望天:一群南迁的大雁恰好飞过,“嘎嘎”凄凉地叫唤着。

  他又狠狠吸了一口,踩灭,然后站起来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始终没敢再回头。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17-08-17 10:10:37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