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二十六期>个性飞扬

胖信鸽的甜脐橙

高三理(11) 林羽

  盛夏的流光拉扯着奶奶手里的蒲扇,在长了很多杜鹃花的院落当中肆无忌惮地慵懒。

  “老树根/大提琴/捉住金龟子尾巴的/墨水/紫罗兰/和吹奏长笛子的冬天……”

  “奶奶,是你在唱歌吗?”躺在奶奶怀里的李小木伸手就要去扯奶奶脖子下边的观音吊坠。

  “没有啊,奶奶在听着杜鹃花的欢闹呢。就像年轻时候听见的一样。”

  “红灯笼/泉水追溯月光的影子/暖洋洋的倚靠/像初次相见时一样害羞……”歌声戛然而止。

  “奶奶,是萤火虫的歌唱。”奶奶摸了摸李小木的头,又说:“放开他吧。他会很痛的。寂寞本来就不好受哇。”

  李木一个人坐在清晨热恋寒风的公园长椅上,遇见一只胖信鸽。

  “你好,我是只伟大的信鸽。”信鸽先生挺着他圆滚滚的肚皮对着李木打招呼。

  李木没有理他。

  他就在李木头上疯狂地跺脚,肚子上、脸上的肉一颤一颤的。

  可是,李木好像感觉不到疼。最后我看见李木被压进地里,胖信鸽也不见了。只剩下塌掉了的长椅。

  奶奶一双弯弯的眼睛里,重新拥抱自由的萤火虫又开始了他的歌唱。

  “岁暮夜央更深/山清锋芒一月倾城/云朵当中邂逅一场妩媚……”而他的歌声却在这儿停住。

  他应该是唱得太投入了,没有注意到海棠树的枝桠。然后,他就从他高高的、没有幕布的大舞台上摔了下来。

  李小木跑到海棠树底下张望,他的影子被今晚本就稀薄的月光拉得老长,和海棠树长长的影子一同斜斜地映在地上。躺在不平整土地上的影子们追随着白色月光,忸忸怩怩地对上李小木注视着他们的眸。

  李小木用奶奶递来的手电筒绕着海棠树底下照了好几圈,发现萤火虫在树根边装了半瓶水的玻璃瓶子里挣扎。李小木的手肉乎乎的,没办法伸进瓶子里。很神奇的,瓶子里的水慢慢涨了上来,托举着萤火虫漫上瓶口。李小木就轻而易举地救出了萤火虫。他对着手掌心里湿漉漉的萤火虫吹了吹,萤火虫“扑棱——扑棱”了好几下之后,飞走了。

  我听到一个清晰的声音“最后一列开往冬天的火车”。

  我看见满车厢的胖鸽子,可惜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信鸽。

  我还看见了正在睡觉的李木和他身旁的胖信鸽。

  李木醒了,他从他的萤光绿色的背包里翻出一瓶水。然后他对着水里的点点萤光绿色星火发呆。再后来,那抹萤光绿愈来愈浓,愈来愈烈。

  “啊——”李木打翻了那瓶水。

  那个琉璃瓶子好顽强,他滚到售票员鸽子不算长的脚趾甲旁边,把售票员鸽子弄醒之后,又很哀伤地滚向那只李木身旁的胖信鸽。只是,他很不幸地在台阶口阵亡了,流了一大滩的水。而那么多萤光绿色星火迅速聚到一块儿,立即变黑变硬,最后消失掉了。

  萤火虫没有再唱歌。

  “他一定是不寂寞了。他哭干了所有寂寞。”奶奶看着李小木说。

  那个玻璃瓶里有李小木上一周才掉了的应该是右边的虎牙,又白又小的一颗。

  “哦,那水的味道应该很像苦瓜汁,还带有萤光绿色的活泼。”售票员鸽子正在翻着他的大挎包说。

  “应该能够品尝到夏天蓊蓊郁郁的时光呛进芥茉味的葱茏当中生长出的奇妙香气。”李木身旁的胖信鸽嘟哝着尖嘴发表自己的意见。

  我看见售票员鸽子把从大挎包里掏出来的像纸片一样的东西塞进嘴里。很奇怪的是,他在一瞬间胖了一圈。

  “你吃了什么。”李木也很好奇。

  “钱币。”萤光绿色的星星点点起来的美好。

  我又看见他吃了一把淡淡萤光绿色的硬币,“嘎嘣嘎嘣”的咀嚼声中他又瘦了一圈。

  我是一封写给未来的信,收件人是十八周岁的李小木。

  我仅记得胖信鸽推了一颗脐橙来压着我,他把我压在了陌生的窗台上。

  我仅希望李木可以平安到达冬天。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17-08-17 10:08:05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