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二十六期>成长印象

至少还有你

——  致李馨怡的“情书”

高二理(17)   陈芳

  很早便知道你要学文,和一些人不同,你义无反顾,一心学文。只记得某天你笑着问我学文学理,我一边应付手中的数学作业,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着你的问题。那时我们的友情尚在起步阶段,所以对你的学文,我也未感到有什么伤感。可是现在,伤感如同黑暗,铺天盖地地袭来。

  第一次抽考过后,我们成为了同桌。你知道吗?直到现在,我还依旧忌惮你善辩的“本领”。每每和你的观点不同时,你总能以充分而有力的论据来论证我观点的“漏洞”。结局自然是你大获全胜,而我弃甲曳兵而走。偶尔,这些争论还会升级,成为小别扭。俗话说,天下之势,分久必合。可我俩还没分出个“久”来,便又和好如初。然后,我和你的关系在短暂的冷战后迅速升温,在互损互黑互相嫌弃的道路上愈走愈远……

你记得吗?有一次我万分惆怅地对你说:“郁闷——突然发现好多人在圣诞贺卡上说我逗比。”你听了,嘴角掠过一抹神秘的笑,而后又化为严肃。你“认真”地看着我说:“你才知道啊?”我欲对无言,而你原本故作一本正经的表情却再也掩盖不住那汹涌而来的笑意,瞬间趴在桌上“哈哈”不停。

  我们“相爱相杀”的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如流水般过去。可是好景不长,学校决定在高一下学期就实行文理分科。早已打定主意的你是如此坚定,而我却总彷徨在文理分科的交岔口。我的内心是喜欢理科的,却因为理科成绩而犹豫不定。你明白我心中所想,所以你从不劝我学文,甚至在我有了学文的念头后,还泼我冷水:“看看你的地理吧,别以后文科考试完了哭着喊着要回来。”在你的“刺激”下,我最终决定学理。最后的日子里,我的理科却总学不好,而你在我身边,总为我撑一把伞,陪我一起静待晴光。

  也许我根本不适合学理。我开始悄悄地落泪。偏偏我“泪落连珠子”的样子又被你瞧见,因为在上课,你只是递给我一张餐巾纸。下课后,你传给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不要总把自己藏在大山的阴影之中,走出来,你终会拥抱属于自己的一米阳光。”看了这些话的我感到很暖,心里某个地方的自我怀疑、不自信的冰川也开始融化,只是因为你是我的一米阳光。

  最后的时光里,你终于很少毒舌,你很“勉强”地、“为难”地对我说:“这段时间,我要和你好好相处,尽量不嫌弃你。”听完这话的我幽怨地看着你,一头黑线。最后的最后,我们相处地很好,没有再争论谁对谁错,我们的话题也越来越多。我们心里都清楚,再不抓紧最后的时光,以后怕是再无机会再头挨着头,一边提防老班的出现,一边开心地聊天了。偶尔的大笑凝固在老班突然出现的窗口,待老班走后,又化为一阵狂笑。

  时光静悄悄地漏指而过,我们终究分离了。终于,你回来了,带着借笔记的由头,隔三差五地回来。你每次都是来借笔记,“顺便”来看看我,而我却是看看你,“顺便”借给你笔记。后来,你有了更多的朋友,更广阔的天空,而我依旧一个人、一颗心地守在这里。若你看倦了风景,走累了路,要记着我永远在这里,可以让疲惫的你靠一靠。我渺小地快要隐形,仅有的这一丝光亮,又如何在你的心里存在得久一些?

  萤火虫说,爱吃糖的孩子不会变坏。爱吃糖的你,把我变得也爱吃糖。你走以后,每当我心里苦涩时,都会在嘴里含一颗糖,想让甜甜的糖分担一些苦恼。可是,舌尖上短暂的欣喜后,取而代之的还是苦涩。

  也许,好东西要分享才更有味道。对了,我买了糖,你要来抢吗?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17-08-03 13:23:53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