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二十六期>刍荛之论

今天的“刘和珍君”们

高一珍珠实验班(文 ) 程大红

  台湾作家龙应台的《野火集》中有一篇文章指出我们(暂且认为此处的“我们”指整个中国,包括大陆和台湾)的年轻人“天真,单纯,听话”,不会独立做价值判断,有道德勇气及正义感者甚少,总而言之,就是不会“闹事”。学生因对学校措施有所不满而投书抗议时会被记过处分,“学校和社会为了表面的安静稳定而扼杀了年轻人的正义感”,导致“我们”就像文章题目一样成了“不会闹事的一代”。这篇文章于1985年发表,32年过去了,很遗憾,我们似乎还是不会“闹事”,我们中的一部分人不关心、不在乎世界上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的人们在经历着什么,因为,成绩是我们的生活,不,我们没有生活,只有“学习”是我们的全部。但是,仔细想想,社会的进步只依靠政党、官员和所谓的名流吗?当然不。如果他们能解决一切,马丁·路德·金何必组织民权运动?学生们何必在巴黎和会后游行******?刘和珍君又何必献出年轻的生命呢?只有每个发现问题的人都站出来,提醒政府这些问题的存在,问题才可能得到解决,换言之,我们需要刘和珍君那样的人,倒不是要去抛头颅、洒热血,至少表明我们在关心这个世界。我也很高兴地看到,他们确实存在。

  2011年5月,广州地铁迎来了一位特殊的乘客,他举着牌子号召来往的市民签名质疑地铁一号线的翻新的合理性,他“热爱广州这座城,对广州地铁更是爱得深沉”,他的行为吸引了大批媒体的关注,地铁公司也就“翻新项目是否劳民伤财”“该项目是否合法”“国企谁来监督”等问题对他——16岁的高中生陈逸华作出多次公开解释。陈逸华举牌抗议在2011年,当时,我真想起身为他鼓掌喝彩。年轻人不只会“读圣贤书”,也会思考政策、项目的合理性,因为我们是社会的一部分。上了高中后的我学了鲁迅的《记念刘和珍君》后重看此事,发现地铁站里那个瘦小的身影分明是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刘和珍君的背影:一样的瘦弱,一样的坚定。

  同是2011年,南方科技大学(简称“南科大”)的45名通过了自主招生考试的学生拒绝参加高考一事牵动了许多人的神经,尤其是抱定“高考至上”观念的人们,他们不明白:孩子们在想什么?怎么能不参加高考?我们先不管南科大的自主招生制度具体是怎样的,仅凭这45名学生敢于在其他人为高考“拼命”时坚决地拒绝参加,仅凭他们在别人考试时坦然地留在学校内自习,仅凭他们能遵循自己的内心,对自己不赞同的制度说“不”,仅凭这几点,他们就值得我们献上对英雄的致敬和最热烈的掌声。他们决定弃考时的眼神,像极了决定参加游行时刘和珍君的眼神:从容,坚毅,决然……

  时代需要“刘和珍君”们,历史造就了他们,他们也成就了历史。我们的身边有会“闹事”的同仁存在,“沉默的大多数”中有不甘于沉默的人存在,如果鲁迅先生知道这些,我想他应该也会感到欣慰吧?

  最后,以鲁迅先生的话作为结尾:“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记念刘和珍君!”愿今天的“刘和珍君”们的队伍不断发展下去,继续壮大,前进!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17-08-03 13:24:56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