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二十二期>走近经典

三生依恋,世世追寻

高一珍珠(1) 徐诺

  年华倏忽,流光偷换,柳腕微掠,来不及拂拭我清眸里凝楚的幽凉。月下推门,掬一缕阑珊月色,三世的追寻,刻在石上,经得起斑驳的影幻,安然。可否记得?

第一世

  楼台高锁,琼姿婀娜,烟雾动清波,我于江边拂琴吟赋,倾听花开的声音和轻声的花语。我热爱文字,欢欣喜悦抑或惆怅凋零,都因为融入明媚花开的记忆而显得意蕴久远。研墨,提笔,又一次欣然作赋,用黑色的文字,写一颗如羽般纯真的心。岁岁年年,尽管脸上有了岁月留下的痕迹,尽管人生平凡在世,感叹生命匆匆,我仍然漫步于文字的田间,不曾远离,不曾忘记。

  大汉,我在追寻。

第二世

  “清夜无尘,月色如银,酒斟时,须满十分。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我爱东坡的词,也曾遐想过成为一个像他一样名满天下的词人。我从未减少过对诗词的热爱,可当我踏上文学之路,却如蹈荆棘丛中,动辄得咎。我并无令人艳羡的家世,也无德隆望尊之师,我的对文学的痴迷让我不曾想过后退,假借藏书之家,即使天大寒,挥毫拨墨的******也涌动在我的血液里,永远暖如骄阳。

  我走在热闹的长安街道上,才发现这里有太多的才子、太多的名人,而我,什么也不是。一次次的讥讽和嘲笑让我无法抬起头,一种愁绪,如高峦残雪,时时触目,如箫声迟迟,不绝于耳。一路风尘,却一事无成。“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人生垂暮,唯一记得,那是我一生的追求。

  唐宋,我在追寻。

第三世

  在等待中,岁月顺流而来,君临一切,在开满了野花的河岸上,望云卷云舒。“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宝贵花。”当纳兰性德正为天性与环境错位的凄凉而无奈之时,有一位来自山水林泉、踌躇满志的诗人词客却感叹世间的不公。人生就是这样,总是不尽如人意,总是时不逢局。我不是满洲贵胄,无优势可言,只能默默承受着一切,终于开始了漫长而艰辛的旅程。

  科举制度满汉待遇的不同,满族词人的排斥,一次次地被否定,一次次地失败……我没有被打垮,我依然憧憬着我的最终信仰,永远热泪盈眶。

  月下,相聚诗词的梦境,这样的夜晚少了孤独和寂寞,少了无奈与落寞,洗去尘世的浮华,念念不忘自己的梦。

  康乾盛世,我在追寻。

  脚步依然铿锵,永不停息。

  抬头,星星清清朗朗地罗列于夜空,其间透着微微的凉意,风吹过去,凋落下几片黄叶,晃一晃就溶解在浓重的夜色里。三生石旁,我静静地坐着,拾捡穿越时空的记忆碎片。当下,我依然追寻,走没走完的路,写未写完的故事,一直追寻,永远不忘初心。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16-07-26 14:57:56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