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二十二期>心灵家园

一坟一挽歌

高一国际(3) 葛晏妮

  坟,一个多么凄凉可怖的字眼,它象征着死亡、消逝,那里有冤魂,有厉鬼,是个阴气重的地方。那片坟地,埋葬着我远去的童年,可是,又是什么掩埋了那片坟地,让我再难找到一点欢声笑语的影子?

  那边,是高楼,尚未建成却也初见雏形了。它们清一色地披着绿色纱衣,单薄寒冷,依在支架上,透过灯光可见一层厚厚的灰雾,便使那楼看起来更羸弱了,活脱脱是垂危的病人,毫无生气可言,令人生厌。

  那风呼啸着擦过我身际,将我的思绪扯向远方……

  阳光和悦地铺洒开来,映亮着美丽的世界。伏在阳台上,便可看清那片小丘。是最深厚的土地,是最青葱的树木,是最清新的花香,是最悦耳的鸟鸣。小丘上,零零落落的是坟茔,或高或低,或单或双,或枯或荣,各有姿态,若细数也有十几座。

  城里的孩子是谈“坟”色变的吧?可乡下,不是。那片坟地是天然的游乐场。中国人的墓地讲究风水,而这一片坟便是风水宝地了。若不信,可细瞧去。要知道并非所有的坟地都是荒凉而阴森可怖的,譬如我深爱的这片土地——这里的草木总是很旺盛,你可以挖到别处难得一见的大香蒿,你可以采到最甜美的野果,也可以吹散满地的蒲公英,亦或是摘上一束缤纷馨香的野花。这里的土也极肥沃,铲一些回家养花最合适不过了。这里的一切仿佛都是有灵魂的,在阳光的轻拂下熠熠生辉,许是因着这里有逝者的灵气滋养着、庇佑着吧!

  在冰雪初融,乍暖还寒的春日里,由母亲领着,踩着那毛茸茸有些刺挠的青草小埂上了坟地,佝了腰,低了头,手在草丛中拨弄着,仔细翻找着香蒿子。这蒿子是清香的,碧透的,没什么绒毛,长得小巧可爱,用来做蒿子粑粑再好不过了。外面叫卖的蒿子粑粑大多是白蒿子做的,蒿叶正面绿茵茵的,背面却是白霜一般,个头也很大,做出来的粑粑,不香,做着还费事儿,远不如香蒿好。只是这香蒿难找。母亲的身子起起伏伏,不知疲倦地寻觅着,只偶尔抬手擦一下汗。记得人家说坟头是上不得的,可对小孩子,哪顾那么多忌讳?我手脚并用便可爬上并不高的坟头,常能发现碧绿硕大的香蒿。我想定是人的灵气在滋养着这一方水土,才生得如此俏生生的植物来。你光是听着小鸟儿清亮的歌声便能畅怀许久。

  又一个春日……这里不见了坟茔,不见了花草,不见了那一片生机盎然,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夷平了的黄土。不再湿润的泥土结成了硬块,曝晒在阳光之下,只一些顽强的小草在泥缝里挣扎求存。树也连根拔了,鸟儿没了落脚栖息的地方,颤颤地落在房檐上,悲啼着一曲挽歌。我感到心痛,愤怒却也无奈,抬眼再也寻不见我绿色的童年,那裸露在外的黄土像是脱离了皮肉,少了精气神,我闭眼细细听着那曲挽歌,难以释怀。我不满那高楼,我惦念那坟坡。

  原先的夏日,这里的树蓊蓊郁郁,携着泥土与荷塘散发着恬静淡雅的香气。赶上傍晚时分,伴着彩云飞霞,在夕阳中摆一张小桌,一家人围在一起品尝着劳累一天后的晚餐,觉得无比的惬意,舌尖的味蕾也品尝到夏的佳肴。而如今,莫说摆桌吃饭,就是平常也得大门紧闭,否则便有漫天灰尘卷入家中。我讨厌那高楼,我怀念那坟坡……

  再后来的秋冬,便也见不到黄叶翩跹,白雪皑皑了,目光所及只有那笔直却毫无生气的高楼。日暮时,也难见到漫天归巢的鸟儿,只有几只稀稀落落啾鸣着,依旧那一首挽歌,怨念更深,悲痛更深,肺腑中皆是感伤。我憎恶那高楼,我渴望那坟坡!

  那些年的春花烂漫,那些年的夏日灼灼,那些年的秋风飒飒,那些年的风雪朔漠,都已是过去,留恋也无济于事。满地荒凉,徒留悲哀……

  我倚着阳台的围栏,闭眼冥想着,曾经绿意盎然、令人舒畅的坟坡,还有坟坡上我的童年,美好炽烈;而一睁眼,又是丑陋冰冷的高楼。

  阳光如此刺眼,那挽歌在旷野四散,激起阵阵涟漪……

2016年2月14日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16-07-25 14:59:13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