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二十二期>心灵家园

旅人

高一(2) 李珂

  他经过一座四面环山与世隔绝的小镇。

  脏旧的牛皮靴踩进水洼,泥水四溅。抬头,他皱眉,看来大雨要把他硬留在这镇上——可他并不想停留。

  小镇兴是许久没来客人了,抑或是早已天黑的缘故,街上无人,冷清。“远客不如今日就留宿在这儿吧。”他闻声回头,只见一个瘦小的身板撑着一把大大的竹伞,腋下夹着油纸包,十四五岁的光景,眸中却有与年龄不符的稳重。“那就打扰了。”他颔首,与少年同行。

  这胡子拉碴的大叔背着沉重硕大的旅行包,一身脏兮兮却很耐穿的衣服,脚蹬的皮靴有明显的磨痕,脖子上一部相机应该很昂贵。一看就是经历长途跋涉的人,肯定到过不少地方。

  少年正抬头偷偷打量,被他突然的问话一惊。

  “油纸包里是什么?”

  “给老爹抓的药。”

  “抓药?”一个近乎陌生的词汇携着古老的气息在唇齿间弥漫开来,“你老爹生的什么病?”

  “没日没夜扎伞累倒了。”少年低声回答,尔后缄口。

  一时无语。大雨安静地洗刷陈旧的小镇。他抬眼望苍穹,你倒是真把我留住了。

  少年停在一所民房前。尽管是轻推,木门还是不可避免地发出“吱呀”一声,刺得他耳膜生疼。

  “老爹,来远客了。”他紧跟少年进了屋,十几平米的屋子简陋不堪,满地堆满竹条、油布,还有一捆捆扎好的油伞堆了半屋高。唯一算得上大物件的是占了一半屋子的木床。少年的老爹憔悴瘦弱,见客人进屋,努力撑坐起来寒暄:“远客,累了吧!坐下歇会儿。”

  他木讷地站在床边,一时找不到可以坐的地方。少年连忙收起地上还没有扎好的伞架,腾了些地方。油纸伞制作得并不精致,但应该很耐用。

  少年用药罐煎了药,给老爹喂下。他借着柴火烤干了衣服,大口喝着浓酥的油茶。

  少年往炉子里添了柴,想起了什么似的:“课本上写‘桂林山水甲天下’,大叔,桂林美吗?”

  “当然。”他从旅行包里拿出一沓洗好的照片卖弄起来,“这是桂林的山,早晨拍的还有雾气缭绕……这是傍晚的西湖,恰好有人泛舟,就像融进半个夕阳里一样……这是布达拉宫……”

  少年眼中有了憧憬和希冀的光,轻轻抚着每处风景,仿佛已经触及湖水和阳光。“外面的世界真美!”少年抬头笑起来,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少年发自内心的笑容,但很快又隐去在大片悲伤之后。“可……我没办法亲眼看到。”

  他猛地一怔。多年前他想要走遍天下,不顾家人反对只带上一部单反相机和旅行装备毫无牵挂地开始了旅程。沿途见美景就拍,没钱了便打零工,有点积蓄就去下一站,他的脚步不停留于任何一处,只为追逐自己叛逆的心,从南到北,一转眼过去这些年。

  “你可以和我一样。”他生涩地开口。少年轻摇头:“我有老爹呢,到哪儿有老爹才是家,外面再美也不如家,以后我一定要带老爹走出大山,可现在,我得为以后努力。”

  又陷入沉默。他低头浏览一张张美景,的确美得让人窒息,可外面再美也不如家。挣脱家的羁绊在山水之间挥洒了青春,留给家人什么了呢?走遍大半个中国,曾经的理想也没有辜负,也许,是时候回家了,那个最温暖的地方。

  他拿起相机,聚焦正在依偎着说话的父子,轻按快门。他敢说,这是旅途中拍过的最美的风景。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16-07-25 14:55:59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