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二十二期>成长印象

再见,故乡

高二理(18) 张新

  是游子梦里缠绵的呼唤,是清风送来无限的相思,那是你前进路上渐行渐远的土地,那是你苍颜白发望穿秋水的归宿。一路寻找,一路远行,其实世上总有到不了的地方,那些地方我们称作远方;可是世上总有回得去的远方,那里就是我们不变的故乡。

  由于学习任务繁忙,难得空暇,现在几乎是一年才得有一次回乡的机会。一个月前,我每夜睡后常常做梦,梦里总是故乡的样子,还有那早已离我而去的外公外婆。梦境总是美好的,在梦里,我仿佛回到了童年时代,那个单纯到可以拿着一颗糖果傻笑的时代。是啊,我在灶台上烤红薯,我趴在田埂上打弹珠,我拿着竹棍一圈又一圈撵着咯咯叫的母鸡,我蹲在塘边的石板上不厌其烦地想用水瓢舀到那些精明的小鱼。还有啊,初春,我吃着外婆煎的两面金黄的蒿子米粑;暮春,我吃着菜园的那颗桃树上甜蜜的、长着虫眼的桃子;盛夏,我啃着外婆从水井里吊上来的冰凉的西瓜;初秋,我在屋后用竹竿打落那长满刺的板栗;中秋,我在堂屋黄色的灯光下两手通红地帮外公搓玉米;深秋,我坐在晒满稻谷的稻场边,提防那偷稻吃的小贼;寒冬,我在厨房门口站着,守着那锅黄亮亮的鸡汤和外婆特地留给我的鸡腿。日子总是固执地往前过着,可是回忆总能在不经意间带给我们几分安慰,现实还是一如既往的强硬,但幸好梦境还能给我们些许温柔。

  可是现在,我把我的故乡弄丢了!

  过年回乡,我竟不认识我曾熟悉的故乡了。她怎会变成这副模样?塘埂上的花草树木全被连根拔走,只剩下灰黄的失水的沙土;塘里的水也被全部抽干,露出丑陋的塘底;曾栖息飞鸟、松鼠的大树被砍伐殆尽,只留下各家门口的几棵小树,远远看去,稀稀落落,像极了田里的庄稼茬儿;菜园里不见了桃树,水井上也被堆满了东西,田埂上再不见了孩子们。这些,我的回忆,我的童年,我的故乡,究竟去了哪里?

  我的故乡哪里去了?又有多少人不知道自己故乡的踪迹?当有一天,我们完全失去了故乡,当那养育了我们世世代代的泥土被闷死在水泥或柏油下时,我们是否会想起去保护什么?会不会有一天,当鸡皮鹤发的我们跟后辈谈起“采菊东篱下”的隐逸时,我们的后辈却连田园都没有见过?今天的农村,究竟是成为钢筋水泥构建的王国里闲适恬静的世外桃源,还是要成为现代化道路上不复生的无辜牺牲品?

  要回城了,我又像小时候一样,走在塘埂上。踩着松散的沙土,望着被抽干的水塘,听着远去的汽笛,多希望这只是一场梦,待梦醒了,一切都会恢复原样。舅妈说现在的故乡利落了许多,她说她喜欢现在的故乡,可是,我又有什么话可说呢?我站定在塘埂上,学着余光中在黄河边那样,向着干枯的塘深深一鞠;直起腰,我望着周遭的黄土,迎着西红柿一样的夕阳,轻声说:“再见,故乡!”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16-07-25 15:06:59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