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三十五期>走近经典

浪子与神明

高二文(1  陶希

  住在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题记

  前几日偶然间读到了《仓央嘉措诗集》,只知他几首名诗的我曾只以为他是一个有才情的佛教诗人。但当我知道他的生平后,我为他的文才与思想深深折服了。出生在红教派的他,生来本为一个爱说、爱笑、爱这世间万物,思这人界红尘的活泼少年。但却在少年时代,陡然成了这片神圣雪域最大的王——六世******。同时也从教规宽松、可娶妻生子的红教,进入了教规严厉,需他六根清静、不恋红尘的黄教。成王封圣的代价,是离开自幼熟识的家园,告别那个青梅竹马的姑娘。从此庄严端重,不论情深与否。这样的生活是仓央嘉措接受不了的,于是他在佛祖身前和女孩身旁犹豫不决:“曾惧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此为曾缄先生翻译的古体译本)他终是逃不过命运,成了持明仓央嘉措,但他也仍忘不了红尘,他在布达拉宫旁开的侧门,便是他小小的顽抗。看门的老黄狗,雪地里的脚印,是那个浪子当桑汪波的生活,是这个持明仓央嘉措的渴求。

  透过他的诗,我更多看到的是,他对感情的珍视。“结尽同心缔尽缘,此生虽短意缠绵。与卿再世相逢日,玉树临风一少年。”今生今世的情分也远远不够他对她的爱恋,可那命运,却玩笑般要将他们分开。仓央嘉措当然会愤慨,会不甘。在一个月夜,他在那巍峨的宫殿里,应会想起与这相似的一个夜晚,朋友们一起畅饮的画面,他心爱的女郎也应依偎在他的身旁。“一杯没醉,一杯还没醉,少年的情人劝酒,一杯便酩酊大醉”,那样肆意欢畅的时刻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日夜庄严冷酷的大殿。那挚爱的姑娘呢?也最终嫁作他人妇。高处本就不胜寒,登上高位的仓央嘉措也必将忍受刺骨的寂寞。他与其他一生庄严肃穆、静心修佛的******不同,他骨子里就蕴含着对世间风月的热忱,他是自由惯了的。但便是这个与众不同的六世******最让佛教徒们感觉亲近:“不要说******仓央嘉措生性放荡,他想要的与别人没什么两样。”当他为保护他的教徒们和敌军即将开战时,他自愿走到敌军阵中,甘愿牺牲。这时,我仿佛又看到了那个潇洒少年,戴上帽子,挥挥辫子,大步走远。此时的他,真如神明般保护众生,又让人感叹风恨少年意绵绵。

  最后,摘录一段我最爱的他的《信徒》中的一段:

  “那一世

  我转山转水转佛塔啊

  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最终,在浪子与神明之间,他选择仓央嘉措。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20-07-09 16:07:12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