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三十五期>杏苑走笔

大明湖上有荷花

语文组   陈世宏

  到过济南的人不可能不去大明湖,到过大明湖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大明湖的荷花。

  “大明湖上有荷花”短短七个字,可不是我的信笔涂鸦,它可是名人笔下的一句。当然,它不是“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晚两边开”的王昌龄的,也不是“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的杨万里的,它是山东军阀韩复榘的杰作。据说,韩复榘游览大明湖时,看到眼前荷花开放,不禁诗兴大发:“大明湖,明湖大,大明湖上有荷花,荷花上面有蛤蟆,一戳一蹦 。”诗虽粗俗,让人发笑,但给大明湖平添了一段佳话,也让我乘兴两度寻美大明湖。

  第一次到大明湖是去年阴历四月底。在导游的带领下,我们一行六人首先直抵南门。一下车,一座金碧辉煌、古色古香的牌坊就矗立在湖边。上面是赭色琉璃瓦,下面是有十八根鲜红的柱子支撑着,中间是嘉庆举人于书佃题写的“大明湖”红底金字。

  过了牌坊,来到湖边。四周的堤岸尽是依依的杨柳,它们垂下的细长的枝条,伸展在湖面上,宛如一排翩翩起舞的古代******,姿态轻盈。只见湖的中心长烟一空,碧波荡漾。一大块一大块的绿荷,整整齐齐地分布在湖的四周,有的地方疏疏落落,有的地方挨挨挤挤。有的荷叶静若处子,温柔地躺在大明湖的臂弯里,悠闲自在,尽显自己的千姿百媚;有的荷叶已经耐不住性子,从水中探出脑袋向游客招摇。抬头远望,不见湖边,只见远处一带青山,曲折环绕。正如清末进士刘凤诰所言:“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

  忽然,一阵骤雨,湖面烟雨朦胧,瞬间好像什么也看不见了,只能隐约看见一处岛屿。岛上长满蓊蓊郁郁的树木,还有一排红砖黛瓦的房屋。导游告诉我们,这是乾隆皇帝与夏雨荷初次见面的地方。当年乾隆微服私访,行至济南,邂逅了大明湖畔清雅秀丽的姑娘夏雨荷,并对她一见钟情,两人吟柳赋荷,你侬我侬。乾隆临走时答应夏雨荷,回去后立刻派人来接她进宫!可怜这痴心的女子一等就是十八年,最后抑郁而终。“皇上,您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琼瑶《还珠格格》中的这句经典台词伴随了多少痴男怨女的青春岁月。

  再往里走,我们来到了刘鹗《老残游记》中的明湖居——清末以来济南知名度最高的曲艺演出场所。这是一座具有老济南特色的的二层仿古建筑,现在竟成了一个演艺公司的所在地。一楼正对着门是一个屏风,上绘古代明湖居说书艺人说唱、百姓围坐陶醉听书的情景,显得古色古香,俗中透雅。门楣上书“吟思艳于花上露,神姿翩若座中云”,大概是赞叹说书艺人的技艺和神态的吧。二楼是个茶社演艺之地,外面正中是一块题有“明湖居”匾额,下方抱柱上是当代曲艺研究家陶纯先生的楹联——书韵如闻小玉唱,茶香留待老残游。可惜时机不巧,没有赶上曲艺表演,也不得登楼俯瞰大明湖的景观,只能在楼下的广场上一睹刘鹗与书僮、白妞与黑妞的铜像,想象老残听书时人山人海的盛况,想象白妞出神入化的梨花大鼓的说书表演。

  今年夏天阴历七月初,学校组织老师去济南学习。不知是因为大明湖的秀丽,还是因为乾隆夏雨荷故事的浪漫,我又欣然来到济南。

  “寻找夏雨荷去!”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吃过晚饭,大家三三两两地乘着夜色打的前往大明湖。

  出租车把我们带到北门,由于公园正在进行音乐喷泉表演,没有购到票的我们不得从正门而入,只能沿着大明湖的右边前行。

  夜色中的大明湖,平静而美丽,空气中泛着甜润的味道,和南岸一样,这里的荷叶也是一小块一小块的。它们不是杨万里的“接天莲叶”,也不会让人像李清照那样“误入藕花深处”。只不过比去年迟了两月,荷叶显得更挤了,荷花开得更盛了。粉红色的花瓣,金黄色的花蕊,还有碧绿的莲叶,在明亮的夜灯映照下,更像是笼着婚纱的新娘,珊珊可爱。

  继续走,路过一个曲曲折折的凉亭,几个有闲情的市民正在向南来北往的游客大秀自己的艺术。一位女子站在长廊里高声唱着一支不知什么名字的戏曲,咿咿呀呀,平平仄仄,颇有一分古典的韵味。还有几个人,或弹琵琶,或拉二胡,或吹笛子,尽情地伴奏着。他们的技艺虽没有白妞那样给人“五脏六腑里,像熨斗熨过,无一处不伏贴;三万六千个毛孔,像吃了人参果,无一个毛孔不畅快”的感觉,但一曲终了的叫好之声仍不绝于耳。还有那不远的亭子里,一位男子清唱着降央卓玛的歌——同行人说这是降央卓玛2019年最火的歌,一位女子伴着节拍翩翩起舞,也赢得阵阵掌声。这些场面,给夜晚的大明湖更增添了几分趣味。

  正在前行,突然有游客喊到:“夏雨荷!夏雨荷!”原来迎面出现一幅图景:在碧波荡漾的大明湖旁,在习习微风中,立着一位清新淡雅的女子。翠绿的摆裙,像迎风飘拂的莲叶;顶上红色的油纸伞,宛如饱绽的荷花。在满天星光、沿湖灯火的夜晚,她越发显得柔美而多情,纯洁而无瑕。虽然明知这是一幅“海底世界”的广告宣传画,但是它还是唯美了大明湖,惊艳了整个夜晚,引来一批批游客的驻足与留影。

  如果有人问我:“大明湖何以值得你一游再游?”那我只有一个字作答:美!洞庭湖是孟浩然“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的壮美,西子湖是苏轼“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的柔美,大明湖呢?正像李清照所说“水色山光与人亲,说不尽,无限好”。她不仅有荷花,有夏雨荷,有歌声和舞姿,还有白妞和黑妞,还有我们不曾去的曾堤和稼轩祠。

  下一次,如果你约,我还会去。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20-07-09 16:47:16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