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三十五期>心灵家园

一程山路

高三文(2)吴永畅

 

  青石板刻着谁的梦啊,一场秋雨,又落一地花。

  四月江南,杏花微雨。古城老巷,车夫们的吆喝声伴着车轮的滚动打破了安静的黎明。西装革履的人们从水泥建造的怪物中走出,表情麻木,行走僵硬。这个城市,两极分化。

  世界上,每天都有无数的人带着理想的蓝图或是肥皂泡沫般的梦想,进入钢筋水泥组成的森林;每天亦有无数的人带着满身伤痕,离开这座森林,留下他们的眼泪。

  我们在麻木的生活、绝望的梦想中挣扎,忘记擦干玻璃上的露珠去窥视生活中的美好,纵是一缕烟,也好。

  我喜欢留下美好,不是只有百年老树、花团锦簇,才能留住我的目光,反而是那些荒芜中萌发的幼芽,值得我们久久驻足。

  我喜欢倾听美好,聒噪的重金属摇滚乐不会让我痴迷,微弱的青草发芽的轻喃才是我温柔的故乡。寻一处仙乡,悟一世禅意。

  我爱佛。佛家以慈悲为怀,是安静、慈祥与宽厚的。

  江南老宅与松山绿林为伴。每个晚上红烛摇曳,纸糊的窗子倒映着火光,室内一把小剪,剪去多余的烛心。

  多久没有这样寂静地过日子了。以前,每次家里有重大的事情或合家团聚,奶奶都会在佛前上一炷香,点一盏红烛。我凝望着高高的佛,他在向我微笑。我总也不明白奶奶的信仰,就像我总也悟不透经书里的梵文那般。

  就这样兜兜转转过完一生。山一程,水一程,梦里又一程。

  你呼吸的时候,它在空气里;你做梦的时候,它在梦里;你流泪的时候,它在泪里。世间的事,从来都是有得有失,你以为拥有了人间唯一的太阳,却不知早已丢失了最明澈的月亮。

  戎甲解,笙箫尽。谁拿一曲玉笛负了天下?红尘一字,望断天涯,又谁知岁月难留?

  梦里断肠,见与不见没关系,山路辗转,唱一曲洞庭,醉三生烟火,终究是世俗痴儿。

  留恋什么,放弃什么,不过拈花一笑之间。这命是山路,这心是山路,这未来只有一程。青石板上刻下的梦,青鸟天空中的嘶鸣,不为谁。枯叶下藏过的情话,只为你一人做答。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20-07-09 14:54:05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