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三十五期>成长印象

起风的时候

高三文(1) 赵何祎

起风的时候,无论风多大,记得抬头。

——题记

  阿昭是一个感性的女生。

  一片落叶,一朵残花,一汪废井,都是她伤春悲秋的对象。但现在繁重的学业让她不得不把注意力集中在学习上。几经冬暖,几度夏凉。门前的枣树已茂密到能给人带来一处闲谈的阴凉。

  整天坐在教室里,好久没吹风了,阿昭转着笔,望向窗外的几棵苍翠挺拔的杉树。小时候和一群左邻右舍的小伙伴们放了学一起骑车,到淠河的吊桥上。那时吊桥已经被人说是“危桥”,人们宁愿多绕些路也不愿去冒那个险。扶着绳索在上面荡啊荡,河上的风夹杂着鱼腥味和不知来处的花香,推车来到一个坡顶,双手与肩平行,下坡时任由风从衣领灌入后背,头高高地昂起,衬衣被风吹起一个鼓鼓的包,到坡底一个漂移,一场没有观众的车技表演完美落幕。当然,这么危险的事,阿昭是从不参与的,她总是和闺蜜攀上布满爬山虎的矮墙,坐在墙头,吹风聊天话家常。

  好怀念啊……

  “嘿,走啊,阿昭,上体育课去!”同桌拿着一本《花火》冲她挥舞着。看着同学们三五成群的往操场走去,她缓缓站起身,目光懒懒的扫过操场边的一处矮墙,落定,聚焦。

  来到操场,一个印着21号的篮球,滚到阿昭脚边。她愣了一下,抬头便看见几步远处的苏航,犹豫地站在那里。她捡起篮球递过去时点头微笑,搬了几块砖,阿昭一个助跑便轻轻松松地翻上墙头,心里庆幸着:幸好学校没有在墙上放玻璃渣。远处一辆熟悉的公交车缓缓驶来,她心头一怔,似是下了很大决心,咬紧下唇,张望了一周后,一跃而下。

  公交车上人很少,只有一位老奶奶带着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阿昭还是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她觉得自己是观众可以随意观看车厢内每一个人的行为和表情,猜测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羊角辫女孩忽然咯咯地笑了起来,这让她忽然想起儿时,只要姥姥带她上街,她就会拽着姥姥的衣袖说出那句招牌出场词:“姥姥,姥姥,今天真愉快呀!”哈,还是小时候好,无忧无虑,每天只要开心地笑就好。想到这儿,阿昭不禁弯了嘴角。

  车驶过了,一站又一站,路边的行人车辆都飞快地后退,她觉得自己就像在时光机里,终于抵达了终点站。月亮岛上的树已长出新绿,路边有许多卖水果的小贩,摇着一把蒲扇躺在摇椅里,哼着小曲,微眯着眼享受下午惰懒的时光。

  阿昭径直走向河边的秋千,拣去上面的枯枝,坐在上面轻轻荡着,湖风拥着湿湿的水气,她轻拢了一下外套……不知道体育课会不会点名?被发现翘课会不会被记过?她微微昂着头,眉目中有一丝微不可见的倔强,任何郭敬明式的青春文学作品都是骗人的,在现实的高中生活中,不会有穿白衬衣的青春少年或者一尘不染的美丽少女,曾经她和苏航面对外界的压力也是高高地昂着头,保卫他们所谓的爱情,渴望岁月给予温柔。最终这场闹剧的终结是别班一个好看的女生。阿昭轻笑着将头昂得更高,闭上双眼,下颚连着脖颈形成一个优美的弧度。

  “你体育课去哪了?老师没点名,你到哪去了?”回到教室,同桌举着一包番茄味的薯片招呼阿昭过去。“这节课跑了5圈,又练跳远,带的书一页都没看,气死了。”阿娇拿了一片薯片,咬了一口,一边听着同桌的唠叨,一边感受着番茄的气息轻轻地荡在口间。“我吹风去了。”阿昭小声地说。

 “吹风?吹什么风?”同桌抓了一把薯片塞进嘴里。

“自然之风,”阿昭答道,“起风的时候,记得抬头。”

一定要记得,无论风多大记得抬头。

 

                             后记:谨以此纪念一段逝去的友情。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20-07-09 15:06:19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