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三十五期>刍荛之论

形式

高三文(2) 陆新雅

  大概是从小学开始,一种思想贯穿至今。

  根深蒂固的应试教育,使得写语文作文时总被束缚在一千字的方格纸中,像笼中困兽,反复挣扎不得意,于是便形容枯槁,失颜落色,在一天天的日子里一点点流失思想的生命力,终至奄奄一息。

  但这等伤痛只是毛皮,更深入骨子的隐患另有其物。

  近来重新回顾了余秋雨先生的《文化苦旅》,也新接触到了王安忆女士的《长恨歌》,翻启第一页时,除却文字带给我的繁杂感受外,观其全文,一个疑问渐渐显现,如拨开晨雾见红日,如暗礁浮出海面,如千篇一律中沙沙的带有粗砺感的叛逆——目所能及的是一个个大段落,是一堆堆糅合了许多物、许多人、许多情感的长篇大论,再细想我平日里千字文章,走篇一轮十几个段落,不由深思。

  毫无疑问的是:简短的段落不见得条理清晰,繁长的段落不见得繁芜丛杂。简短的段落是简洁的,明了的,它轻盈如******的裙摆,摇曳生姿,令见者愿神往一二,愿追随左右。它轻快,读来轻松愉悦像梅雨初霁,过程与结尾的双重轻巧,读之便觉有御风而行,凌绝顶俯望的******。

  但******的裙太过轻盈总会像黄鳝出溜逃走,令人不得要义。连绵的梅雨打得空气黏重发霉,周遭胶固一团,令人颓烦厌闷。这时的文章读来像惨遇沙尘暴,全身粘了层层尘土,眼睛迷得昏晦,到头却发现海市蜃楼一场空。

  没有意义只空秀辞苑英华,是浪费读者时间。

  那么繁长的段落呢?它站在开篇头重脚轻,蹲在结尾头轻脚重,坐在中间又像女人肚子上的“游泳圈”,拼死拼活想把它丢掉。我们须要冲破短文段的形式而不是自此弃用,我们需要长文段的蓄势爆发而不是处处回避,长文段可以有短文段的聚沙成塔,同时将一些背光面滋生蔓延而不引人注目,使得顾盼间又可见眉目中另一番风情,这种酝酿放在短文段里便不够隐蔽,不够“静水流深”且不流畅自然。短文段像唧唧哝哝的私语,侃大山也得翻山越岭方见端倪。长文段却不同,大风起兮云飞扬,闲花落地听无声,所有的都向你呈现一种过程,初来云遮雾罩,影影绰绰,再见青空暖阳,光影轮回,后来即使絮絮叨叨,也有了活着的姿态。

  谈感情不会不清不白,谈事情不会隔心隔肺。长文段可能像大锅乱炖,好的坏的,活的死的全窜了味,形散神散一遍两遍找不着头绪,这或许有两种原因。其一是事态使然,洇染混淆必不可少,其二是你没看懂,作者没写好或说作者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写什么。故私自以为,长文段更考验功底,不仅仅文字,还要有走棋时一步定十步的气魄。

  这些既明,我们也就可以归拢说一些道理:文章不可流于形式,偏爱短文段,怕写长文段,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无论长短,皆服务于文章。为了形式,拆长为短;为了形式,凑短成长,都不应被提倡。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20-07-09 15:10:05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