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三十四期>杏苑走笔

一树桐花立春风

语文组 彭荣能

森林公园南边有几株高大的泡桐,时暖时凉的暮春之风将花吹醒。粉紫透白,簇簇满满,高高地挂在树枝上。雨后天晴的霞光薄雾之间,灵光乍现,泡桐花如同战马脖子下挂的銮铃,有一份质感,一份安静。树高,花也开得高,超越了周边的花草和凡俗的目光。

  儿时我家屋后,也有一棵高大的泡桐。泡桐很普通,几乎没有人正儿八经地栽培它。屋后的泡桐就是在春天的某个时刻,墙根边土缝里冒出的一棵树苗。树杆光滑青绿,苗虽小,叶子却像蒲扇似的,青葱如俊朗的少年,水袖长衫般立于屋下。无人理会,三五年后,就一树繁花,紫霞烂漫。

  泡桐花喇叭状,花色由清白到纯紫,一点点地加深,直到成为薰衣草般的紫。花瓣有清晰的条纹及色斑,如同靓女肌肤上精致的刺青或朱砂;花托有柔美的黄晕,暖色可人。 树干中空,材质轻软,做家具轻便,尤其是做凳子,小孩子拿着不吃力。

  因为房后有水塘,大人害怕孩子玩水,总是说水鬼故事,我便不敢到屋后去。后来姐姐哥哥相继要结婚打家具,把房前屋后的树放得快完了。有大人撩我说,轮到你结婚就没有树打家具了。妈妈哄我,屋后的泡桐和乌桕树就是特意留给你的。于是我就在它上面刻下我的名字来宣示主权。泡桐鹤立鸡群立在塘边,却也不负期望,树枝上常常戳立几只麻雀斑鸠儿,临水照影。孤零零的泡桐,独自撑起屋后一方枝繁叶茂来,就是在黛蓝的夜色中也显得高大笔挺。

  泡桐普通,但在日本却很不一般。一枚五百日元的硬币上就铸有泡桐花的图案。这种稀松平常的植物能出现在日本货币上,实在让人惊讶。何止货币?日本首相演讲的讲台,就有蓝底金色的泡桐花图案,与硬币上的花构图相似,同样是三束。这说明泡桐是首相官邸的符号!有人臆测日本人是将中国人对梧桐的传说附会到泡桐身上,认为泡桐会引来凤凰。凤凰择木而栖,这梧桐就是首相府,凤凰自然指首相,首相府当然是要择良相治国

  五百是日元面值最大的硬币,一百日元的硬币上是樱花图,五十日元上是菊花图。而泡桐花铸在五百硬币上为最大,位在象征武士的樱花之上,更在象征皇室的菊花之上。天皇放在小民之后,这是日本“君轻民贵”思想的体现。

  在欧洲,毛泡桐又叫皇后树、公主树。因为荷兰王后安娜·保沃罗夫娜是俄国沙皇保尔一世的公主,据说其人名读音与毛泡桐读音相似。泡桐花开满枝头,远远望去就像美女穿着紫色的裙子在翩翩起舞,动感十足。人们就用泡桐花来表达对这位俄国公主又是荷兰皇后的喜爱。泡桐的花语在西方是“永恒的守候”或“期待你的爱”。如果男女互生爱慕,就可以送泡桐花给对方,希望对方能明白自己的爱意。

  树木的象征,由人而定;如同木材何用,由人辨识做主。

  说泡桐必然要谈梧桐,我们每每分不清梧桐和泡桐。梧桐泡桐因为都有“桐”字而被有意无意地混淆。从神农氏的传说开始就有了歧义:“炎帝神农氏,陶冶器物,以储民用;削桐为琴,以怡民情。”神农氏做古琴的桐木,到底是梧桐还是泡桐,历史上就有过争论。北朝农学家贾思勰首次明确:花呈筒状,花色或紫或白,材质轻虚,木色泛白的就是“泡桐”;外皮呈青色的青桐就是“梧桐”。

  梧桐在中国文化中有很高的地位,象征高洁美好品格。《诗经·大雅》云:“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意思是:凤凰飞往山岗而歌唱,梧桐身披朝阳而生长。何等高大上的秀洁美好!

  特别是顶级文化大腕庄周的一句调侃,顿时让梧桐身价大涨,并且衍生出“栽桐引凤”一说。故事是这样的:庄子的好友惠施,在梁国做国相,庄子去看望他。有人告诉惠施说“庄子来是想取代你做宰相” 。于是惠施很害怕,在国都搜捕了三天三夜。庄子听说了,就直接前去见他说:南方有一种鸟,它的名字叫雏(类似凤凰),雏从南海起飞,到北海去,途中不是高雅的梧桐它不停息,不是竹子的果实它不吃,不是甜美的泉水它不喝。意思就是老子不稀罕你的相国位子,你的位子在我眼里就是一块腐鼠肉!那句“凤凰非梧桐不栖”使梧桐名声大噪。

  传说“梧”是雄树,“桐”是雌树,梧和桐同长同老,同生同死。于是诗人的笔下,梧桐又成了忠贞爱情的象征。《孔雀东南飞》中刘兰芝和焦仲卿因爱殉情,他俩死后焦家和刘家把二人合葬,坟墓“东西植松柏,左右种梧桐。枝枝相覆盖,叶叶相交通”。凄恻缠绵的诗句描绘了刘焦二人的不朽真情。

  聊泡桐,不聊北宋的“桐竹君”陈翥可不算入流。这位大咖早年悬梁苦读而失意科举,中年患病十余载,40岁时方“甘为布衣,乐道安贫”,一面闭门苦读,一面耕作不辍。60岁时,他专事泡桐研究,钻研前人著作之外,还访问民间老叟和园林高手,撰《桐谱》一书。陈翥写道:“高桐临紫霞,修篁拂碧云,吾常居其间,自号‘桐竹君’。”别人都爱名花,而老陈独自认为泡桐有一种甘为人后却雅致不群的品行。他的《西山桐十咏·桐径》说“ 时人羡桃李,下自成蹊径。而我爱梧桐,亦以成乎性”。老陈爱桐花胜过爱桃李。

  泡桐虽算不得名木,然而树干高耸,树冠圆畅,花硕大而妩媚,暮春始放,花势壮观,自有一种元气淋漓、朴野酣畅之美。故唐李商隐有“桐花万里丹山路”之说。宋朝赵蕃《三月六日》诗云“岸桐花开春欲老,日断斜阳芳信杳”,写三春之景,绚烂至最。物极必反,由盛转衰,此时桐花成了春天压阵的花朵。“红千紫百何曾梦,压尾桐花也作尘”,杨万里的“殿春”之叹,让人滋生出些许落寞之感。

  泡桐与我总是有缘。初到二中,学校起先给我们集体安排住宿,后来我们还是各自找了安静的地方。初冬走街串巷租房子,最终找到一家,院墙边上一棵巨大的梧桐,斜倚墙上。黑乎乎的苞籽,指向蓝天,傲然寒风之中,沉默不语,不急不躁,安静地储存实力,有待春天。农村长大的我,看到了树就算找了一个满意的住处,何况还是自己少年屋后的泡桐!我想,这来年春天,树上缀满花苞,将是怎样的一个紫色的梦?瞬间心头一热,似乎回到三十年前,见到了自家的屋后和儿时的光阴。一见泡桐,一切就像结冰的河床,被春天的阳光一暖,融化成柔波春水。

  果真第二年泡桐的花苞被暖风一吹,就眉开眼笑起来。几天之间,紫气东来,大串大串,远远看去,在春晖里撩起轻盈曼妙,真是美得不行。这棵泡桐,庇护着院落,还把五股八杈的花枝延伸到路边,照看小巷行人。偶尔,啪啦一响,一朵泡桐花,在半空画着清晰优美的弧线,自在地落在树下行人肩头。

  房东老刘,是个退休干部,健谈而又精悍。聊天中,他经常说到这棵泡桐。他说,春天要到乡下给梧桐运点新土。因为泡桐树是很敏感的树,缺少风和阳光,土质陈旧,就容易生病。枝叶就会蜷缩,变得颓废落魄,生了病的泡桐树不会长。我问他原因,他说,宅子老,土也老了,长不了高大植物。我第一次听说原来泥土也会老,老到不能长植物,看来这人世间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永远。他说,不要奇怪,跟你教孩子一样,要变变法子,孩子不能用老一套去管。

  老刘还说, 这树木啊就跟人一样,各自都有不同的特性。有的软一些,有的硬一些,有的轻一些,有的重一些,所以不同的木材适用于不同的场合。什么是最好的木材?就像这泡桐,你用它做乐器音板,它能发出好听的声音;但它材质疏松,就撑不起房屋。木材没有好坏之分,只有量才而用,用对了都是好木材。

  我体会了,那时,雪儿已经陪在我身边。得亏老刘的教导,无论如何,我都要让雪儿的脸上洋溢着笑。每每看到她在过往繁密的人流和车流中蹦蹦跳跳,我就觉得她是一个尘世中快乐自在的孩子。

  一种乡野普通的树种,风轻云淡,却能让人思索和领悟。如同一条偏静的山涧,只要春之所往,普通的它就会升腾弥漫,衍生树树烟花。风吹泡桐,在它的清音陪伴下,我们度过了几个春天。

  十几年了,推土机改变了这个城市。我住的小区后面是名声斐然的九中,学校在机器声中变成了砾石堆。铁铲碾后的废墟,残墙根站起来的只有杂草杂木和数株泡桐,在初夏风中,灿烂着最后的花季。其实,在冬季我就看到了它光秃的枝干。没开花时,我并不觉得它有啥特别,憔悴枯索,只剩下徒唤无奈。可一旦花开,如同女大十八变,整棵树明艳照人,密密匝匝的紫色花朵,就像青春的欢颜,有说不出的明亮和活泼。一切都消失了,校园名贵的花木早无影无踪,只有泡桐以不变的姿态,不择地立在原处,微风挟绿,新晴翠色,涓涓未歇。哪怕只有一季,它也要洇开这流年春色,在老街旧巷的荒地,淡泊得像一个优雅的背影,看着春去,看着尘埃,安详若素。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20-07-09 11:53:15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