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三十四期>个性飞扬

一袋金币

高二理(实验)  刘磊

 

“叮,,”门外的铃铛响起,有人进了酒吧。

  刚喝下几瓶麦酒的普易斯从迷糊中惊醒,用惺忪的睡眼望向酒吧玻璃和木头镶嵌的门。在昏黄和暗红的灯光下,一位打扮稍有模样的绅士走了进来,他向满布酒香的酒吧内扫了一眼,便向普易斯这边走了过来,恰好坐在了普易斯的身旁。普易斯也没有多想,抬头又向服务生要了杯麦酒,因为没钱他只能喝最便宜的麦酒,从不耐烦的服务生手里接过麦酒后,普易斯便一杯下肚,干了整整一天脏活累活,又没有多少薪水, 想起白天又被马场主人里德挑刺说这不行那不行,却始终把所有的活扔给了这个初入马场的年轻人。普易斯没办法,只能把所有怨言自己吃下去,想到这,普易斯顺势趴在了石制又显得老旧的吧台上,缓缓闭上了眼,嘴还念叨一句:“该死的,要不是没有钱,怎么会去那荷兰佬那干活。”

  迷幻而又柔滑的睡梦中,普易斯似乎听到了那位绅士和服务生的谈话,本该越睡越沉的,直到“一袋金币”这样的字眼飘入普易斯的耳中,他睁开了眼,但为了不妨碍绅士和服务生的谈话,他又闭上眼装睡,把红通的耳朵侧向了绅士的一侧,伴随着几个像样的呼噜,“很完美”,普易斯心想。

  “今天下午,天气有点阴,让镇子本来阴沉的空气更加湿了,看到这样的天气,我便匆匆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突然,”绅士出了个向上挑的语气,“一个病人仓仓忙忙地闯入了我的办公室,我说‘马上我就要关门了,没事请你出去。’但那个模样有点凌乱,还有着秃头的病人似乎并不为我所动”。“突然,”绅士说,“‘一袋金币!!’‘一袋金币!!’,‘我捡到了一袋金币!!’”

  “然后呢?”服务生似乎也来了兴趣。“我产生了兴趣,停下收拾的脚步听他说‘哦上天!我捡到了一袋金币,一袋完完好好的金币,就在大路边的一棵树下!我打开一看,是一整袋沉甸甸金灿灿的金币!!’”“什么?”服务生嘴里和普易斯心里出现同样的话,本来普易斯想说的但还是忍住了。“别急,”绅士缓缓抬起手示意了一下,“他还说:‘哦!我觉得我这一辈子穷日子总算到头了,为了确保不丢失,我走几步便打开看一下,我猜这袋金币肯定是镇子里某个富人的,想着要不要还回去,但一想到那群该死的富人,成天坐着马车,踩着皮靴,戴着高高的礼帽,在镇子里游手好闲,就死也不想还回去了,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这袋金币会让我捡到。因为本来是向你这来的,就想把金币分你一点。’”“那他分你了没有?”服务生眼里闪现出了光。

  “他继续说:‘但我在往镇子赶来的路上,经过那什河的时候,桥两头忽然过来两个打扮迥异的人,一个像是富人,另一个像是乞丐,他们好像也知道这袋金币,一过来便来抢我手中的金币袋子,我怎么愿意让给其他人呢,所以我就死命地和那两个人扯着袋子。没一会,富人停下了手,乞丐也松了手,两人突然露出极其恐惧的面目,拽着身子同向桥的一头飞也似地跑走了,我回头看向桥的另一侧,远远瞧见五六个警察吹着哨子,挥舞着警棍就要来敲我,我一不小心,让一个警察的警棍把金币袋子打到了水里,刚好落在那什河的中央’。”“什么!!!!!!”普易斯拍案而起,转头便向酒吧外跑去。绅士和服务员对视了一眼,门外的夜色越来越浓了,“接下来呢?”服务员问道。绅士便继续:“那个病人最后说:‘我,我一害怕就醒了。医生,我最近老做这样的梦,你能,你能给我看看吗?’”“那你是镇子里精神科的大夫?”“没错。”绅士答道。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20-07-09 11:34:21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