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三十四期>成长印象

暗夜•等待

高一文(实验) 许丽雯

 

父亲的酒量向来是不敢让人恭维的,三杯便醉。

  今晚的家庭聚餐中他多喝了几杯,我和母亲前去购物,让他先行回家。因为看他的状态挺好,只是脸稍涨红罢了,故没太担心。

  可他却迟迟未归。

  我们到家时已九点半了,原以为他早已回来,却发现家中仍是黑暗。开始只是奇怪,他走得可真慢。我便未多想,兴致勃勃地摆弄着新买的衣物,和母亲有说有笑。

  时钟悄悄走到了十点,窗外的大雨不间断地下着,甚是厌人。门口仍未听到动静。

  母亲有些着急了,连打了几个电话都无人接听,这种情况是最让人担心的。高科技通讯工具在这时毫无用处,看着恼人。母亲来回在窗口到门口走动着,手机不断传来“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嘟嘟嘟……”终于,母亲拿起雨伞,“你在家快写作业”,说罢便冲出了家门,闪进雨中,被黑夜吞噬了一般,融进这无尽的雨中。

  我欲言而休,慢慢走到了桌前,坐下,拿笔,看题,动作甚是不连贯,总觉得怪怪的,又说不上来。

  雨还在下,肆无忌惮,愈下愈烈,扰人心绪,甚是厌人。

  “哎,吁——”楼下一个男人的声音,像是醉醺醺的一般,我激灵一下便冲到门口,用手拍了一下门,让楼道亮了起来,好让我从猫眼中“洞察”,可一秒,两秒……无人进入视线。兴许是我听错了,灰溜溜地坐回桌前,白纸上被我画得一团糟的线条绕成团状压在心中。刚坐下,便又起身到了窗前,巴望着楼下。小区昏暗的路灯在树叶中掩映,这讨厌的大树啊,刚好挡住了我的视线,对面几家亮着的窗,在黑夜中似怪物的嘴,极力张大想要吞噬一切。死一般的沉寂,只剩雨声厌人了。一辆电瓶车从树叶间隙中穿过,很快却又很慢。我的心跳频率不觉中加快,总觉得喘不上气,大抵是因为下雨气压低吧。终有个人走过脚步轻缓,我张望着,哦,穿着白色的衣服,不是他,那男人没有打伞,在视线尽头有一个火光闪过,他点起了一根烟。接着还是沉寂。我只好悻悻地走回房间,耳朵却竖起来听外面的声音,除了雨声还是雨声。

  一只猫匆匆穿过草地的声音。车开过,停下,开门,一阵嘈杂的音乐,呼的关门,驶出。

  雨毫无要停的样子,甚是厌人。

  等来了一阵匆忙的脚步声,母亲回来了。我立马冲出去,看她却仍一个人,面无表情。“没找到吗?”我问。她摇头,沉默着走到阳台放起了伞。“不管他了,反正不会死在外面!”她冷漠地说。我知道,她只有每次心急却没有法子的时候才会撂出这话,女人呵,其实心里是和我一样没底而又焦灼的吧!我们彼此并未表明出担心与不安,都沉默着回到各自的房间。我订正着刚做的一篇阅读,没几道对的,我愤懑着扔了笔,躺在床上,不,干脆是把自己扔到床上,以平复内心的不悦。我开始胡思乱想,不会在路上出了事吧?在路边晕倒?吐掉?被人救到了医院吗?天啊,鬼知道我都在瞎想些什么,不吉利啊!我晃了晃头,没好气地捶打着身旁的玩偶,尽管它很无辜。

  已经夜里十一点了,我还想着这篇作文的完成要设个结局呢,门前却传来开锁的声音。我似离弦之箭一般冲到门口,第三次了,父亲总算回来了。

  他却面色红润。“在澡堂里泡澡也太舒服了。”在他说出这话的一瞬间,我简直想把他关在门外,逐出家门。母亲急匆匆地从被窝里起来,见父亲这般,便和我一起对父亲拳打脚踢了一番。这个不着调的男人啊!

  不过啊,总算是平安回来了。

  雨啊,下着下着似乎也没那么厌人了。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20-07-09 11:24:31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