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三十四期>刍荛之论

荒野花开

高三理(1)吴志杰

 

当今社会存在这么一个现象:有那么一类人渴望被人们需要来体现自我价值,可又让“自我需要”成了桎梏。绝大多数人的自我需要,不是自由与个性,仅是名利之属的私欲罢了。为何不扼杀私欲,专做一朵被需要的荒野之花,就在这苍茫中绮靡?

  一个人,就像一朵花,因需要而被需要,在被需要的地方绽放,香压千红。

  魔鬼,天使,他们的绽放,从不需要变成被需要。

  千年前,罗马宫,金碧辉煌,笙歌鼎沸,而高墙外,却是连天喝骂——提图斯加冕成王。锦衣玉容,罗马皇子,残忍放荡,奸恶不分,正是魔鬼化身。金冠加顶,罗马帝王,改头换面,仁义明德,亲贤远佞,公正善良,又是圣洁天使。在位期间,全无劣迹,金瓯无缺,金吾不禁。这位从魔鬼变成天使的君王,为何没在权力中迷失,反而保持了清醒?我想,正因为他克制了自我需要,把“自我需要”变成了“被人需要”。他做到了人们心中所需之王,实现了自我价值,自我绽放。雨果曾道:“良知的觉醒是灵魂的伟大。”提图斯无疑有一个高尚伟大的灵魂,在王位上完成了从不需要到需要的重塑。

  一个人,就像一朵花,在不需要时舍弃,在无人留意处飘零,暗自神伤。

  天使,魔鬼。他们的枯萎,从被需要变成了不需要。

  千年之后,陆咏落网。曾几何时,陆咏勤研艾滋,新药制成,抗艾始有成效,人民欢庆,正是天使下凡。又是何时,意外失明,性情骤变,毒品泛滥,社会悲罹,害了他人,也误了自己,让人民哀叹。我想,正因为他未克制住自己的需要,把“被人需要”变成了所谓的“自我需要”,折翼成了魔鬼。他制药,却未做到人民心中所需要的药神,反而良知湮灭,自我迷失,昙花一现,令人惋惜。一个受挫、脆弱的心被撕裂,从被需要堕落成了不需要。

  花因需要而绚烂,毛遂自荐,荆轲刺秦。花因不需而摈弃,昏妄奸恶,纨绔流氓,又如何被人需要呢?无论从前,抑或现在,荒野之花总在最需要的时候绽放,艳比群芳,点缀苍茫。

  人,自亚当偷吃伊甸园的善恶之果开始便有了自我需要。诚然,为了成功,需要自我,但应该把握平衡,更应该学会奉献,焚膏油以继晷,以“被需要” 来建设美好世界。政者解民倒悬,师者金针度人,民者敏行不怠。

  韶华正好,适逢盛世,我们应具备丰盈学识,身兼高雅情趣,坚守纯洁净土。做一朵盛开在荒野的花,以乐观和毅力等待拨云后的光明,在被需要时悄然摇曳,就在这荒芜中绚烂。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20-07-09 11:31:02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