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墨浪花>第三十四期>爱国主义读书活动征文

民惠路——惠民路

高一文(5   杨莉

 “你是在民惠路长大的。”这句话是姥姥的口头禅。

  的确,我就是在民惠路长大的。民惠路见证了我的成长,我也目睹了它的巨变。

  03年的某一天,一个婴儿呱呱落地,自那时起,民惠路便是我的一片天。在我小时候,爸妈就在民惠路旁开了家包子店,这样忙碌的店铺注定了爸妈不会是我的玩伴,所以这条二百多米长的路就是我自娱自乐的天堂。

  我家原先是在民惠路的后面,距离前面繁华的闹市还要再走五十米,但是这并不影响我每天“爬高踩低,上房揭瓦”这样无聊的娱乐。每天清晨,我都被一只八哥叫醒,一天忙碌的玩耍就要开始了,直到有一天我不再听到八哥的叫喊。爸爸至今还在说:“也不知道是谁这么讨厌,把我家的鸟给放了!”鸟走了,我也搬到了民惠路前面来了。

  “我们为什么要搬到前面来?”

  “因为前面开餐馆的人都走了,不干了。”

  “他们为什么不干了?”

  ……然后,便没了回答。

  我对民惠路前面最深的记忆是一片工地,关于这个工地还有一段奇闻。据说这片工地的包工头之前带了一批农民工来干活,房子倒是拆了,到了年底包工头却带着钱跑了,农民工要不到钱便到民惠路旁的劳动局闹事,后来事情得不到解决,甚至有民工扬言要跳楼,再后来居然真的有人爬上了高楼,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于是那片废弃的工地就成了我们孩子的乐园:攀爬,捉迷藏,过家家……每逢下雨我们才从工地上跑回家,殊不知,那遍地的钢筋多么危险,现在想想自己健康地活到现在,何其有幸!

  后来我上了小学,爸妈在那片工地旁摆了几张桌子。我记得在那几张桌子上背过《唐诗三百首》,背过《三字经》,写过许多本作业……但是我记忆犹新的是妈妈在桌旁的大怒:“我这辈子再也不会给要饭子一分钱了!”我陆陆续续地听到是有两个骗子,一个装瞎,一个装瘸,妈妈看他们可怜,便给了几十块钱,没成想,在小桥边倒垃圾时看见他们谈笑风生,没一点毛病,见到我妈妈就跑了。那时候我对骗子倒是无感觉,只让妈妈下次带我一起倒垃圾。

  终于盼到这一天妈妈喊我到小桥边倒垃圾了!可是我刚走到小桥边就后悔了:大老远,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垃圾,在河道旁堆成小山;从桥往下望去,满眼黑乎乎的死水,没有半点波澜!周围的人都戏称这条大雁河为“黑龙江”。前几年,听说政府要治理大雁河,我还不明所以,仔细一想,不就是以前倒垃圾的“臭水沟”“黑龙江”吗?我不由得一阵羞愧。

  渐渐地,民惠路里有人传:“民惠路要拆迁啦!”妈妈说:“拆不拆还不一定呢!”也不知是安慰别人还是安慰自己。后来,民惠路真的要拆了,临行前的那个晚上我似乎听到有人在哭泣,不知是妈妈的不舍还是民惠路对我的告别……

  我第一次回民惠路,大概是在离开了两年后,从前嬉戏玩耍的工地,早已被绿色的栅栏围住,昔日的玩伴也早已不在,我不知该说什么,只是看了看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然后就走了。

  第二次回民惠路是三年前,那时楼房早已盖好,只是原来的小桥和“臭水沟”也不见了。只听说政府要整治大雁河,这段河道不再需要,就拨了款把河填了,我踩了踩曾经的 “黑龙江”,心里五味杂陈。

  第三次回民惠路是上周六,这一次我彻底不认识它了:原来一排排的大排档早已歇业;放眼望去,一幢幢漂亮的洋房矗立在一旁,泥泞不平的地面被重修;民惠路后面开了一家煎饼店,比我家的包子店不知高级了多少。这一次我不再沉默,而是放声大哭,不知哭的是民惠路不似从前那般熟悉,还是哭它一片优美环境,不似从前……可是后来我竟破涕为笑!

  民惠路啊民惠路,今天我终于读懂了你:改革之风惠及全民!

 

  评语:一条民惠路,承载着几代人的希冀与欢乐;一条民惠路,见证了时代的变迁。作者就近取材,没有豪言壮语,娓娓道来,却能以小见大,成功地谱写了一曲直击人心的时代赞歌!

                                    指导老师:李学凤


返回首页
【打印正文】
发布时间:2020-07-09 11:45:30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承办:六安市委外宣办
六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投稿电话:0564-3284422 投稿邮箱:news@luaninfo.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6002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