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开通
博客名称 :
博客昵称 :
自我介绍 :100字以内

信息标题
没有提示信息
用户登录
登录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Cookie :

页面设置

正文

美酒飘香

2016-08-06 15:08:51
分类:

美酒飘香

 

  我的家现在在霍山县城最东边的天地佳苑,而工作的地方在县城约十六七公里西南边的落儿岭,天天的上班都要经过迎驾厂,而迎驾集团的曲酒基地就坐落在迎驾大道的路旁,每次经过那里,或浓或淡,总会有一种香味儿进入我的鼻孔,不过这香味先是一种我在好多年前就已熟悉的那种清香带点儿碱性的臭味儿,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后来这种香味又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那种香气中带点儿碱性的臭味儿,说白了就是生产白酒时酒糟的气味,对我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我的老家就在距离迎驾集团总部所在地约20公里的仙人冲村。那时候,迎驾集团还没成立,还只是个县办集体小酒厂,厂址就在“新中国第一坝”佛子岭水电站下边约一公里的黄岩生产队,生产的白酒大多都是金刚刺根子和红芋干子酒,米酒也有但很少。可是尽管这样,酒厂却是我们许多农户不时牵挂的地方,倒不是我们惦记着他们的酒,而是当时我们家养猪户,到了冬腊月间,没有青稞干稞子,而猪非得养到越靠近过年越划算,所以就非得去到佛子岭酒厂去拉酒糟。那时的酒槽池子就连着白酒车间,酒糟从车间墙洞里出来后在水泥槽子里流了十数米后,就进入到两个水泥酒糟大池子里,于是呼啦啦,几十上百个拉酒糟的男女老少就开始“抢”酒糟了。那时候的酒糟味儿你甭提有多香了,有多好闻了。可是若是平时从酒糟池旁边过,那味道就不敢恭维了,尤其是夏季大热天,酒糟池子及周围,就是有一种酸臭酸臭带点儿香气的,有时一阵风刮来,简直叫人忍闻不禁,赶快逃离这一年到头都烂糟糟的地方……

  这种酒糟味儿是让我一辈子也忘不了的味儿呀!尽管后来的十多年或者一二十年就没拉过酒糟了,也与酒厂或酒业集团没了多大的联系,但在迎驾大道上闻到的迎驾曲酒基地溢出来的香气,总是让人产生一种亲切感,虽然她与先前酒厂酒糟池边散发出来的味道有着根本的区别。这种区别在哪里呢?一时也说不太清楚,可能就是在曹雪芹笔下,焦大和林黛玉各自身体所发出的臭汗香汗的巨大区别吧。

  应文友之邀,我们一行在一个星期六的上午来到迎驾曲酒基地去参观体验。这天的早晨虽然下着几乎可以用瓢泼这个词来形容的大雨,但是曲酒基公司的领导的热情完全盖过了那场大雨,也许他们认为我们这些所谓的文人的到来,能给他的曲酒酿造增加一些文化底蕴,让他酿出的酒富有更多的文化气息吧,这位有着一个很秀气名字的酿酒老总——叶玉琼,陪着我们去参观了所有的生产车间、桑家槽坊旧址,以及迎驾集团酒文化陈列馆。

  如果说酿酒是一个技术含量和流程工艺相当讲究的系统工程的话,那么酿造公司就是这个工程的基础的基础,是创造酒品质的核心部位。以前我也曾到过原来的酒厂和我家附近的一个酒作坊去看过,在我的印象中,小酒作坊就是酿酒机器小一些,而大酒厂无非就是酿酒机器大一些而已。没成想到了迎驾的酿酒车间一参观,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迎驾酿酒公司占地几百平方亩,偌大的基地里有三个酿酒车间,而在每个偌大的车间里,无不鳞次栉比摆放着几十或上百个酿酒小机罐,小罐的面前无不摆放着一个盛酒的大酒缸,当然,在这些机罐的一旁,还有序地摆列着一排排长约一两米的酒窖池,酿酒的五谷,也即大米、糯米、玉米和高粱小麦这五粮就在这窖池里发酵,然后再在这一台台机罐里酿造出来的。窖池、机罐加上操作它们的一个班组的人,组成了一个小单元,事实上,这一个小窖池和一台小机灌就是一个小作坊呀!涓涓细流,就流出了闻名遐迩年产30000吨的大酒业了。一个车间几十个班组,一个班组七八十来个人,酿酒公司就有两三千多个员工,整个集团有一万多人啊,这可为霍山人的就业解决了大问题。

  叶玉琼,这个中等个头但很壮实、面色黝黑却透着睿智的集团董事之一的爽朗汉子告诉我们说,酒,尤其是白酒,其实是个挺有灵气的家伙,它们的灵气从哪里来呢?它们的灵气其实就是来自于酿酒的人。叶总告诉我们,酿酒的原料都有公司统一配置发放至各个班组,然后各个班组各自地生产酿造出原酒,也就是原浆酒。当然,就在这一个酿造的过程中,相同的原料,不同班组却总是酿出不同的酒,有的班组优质原酒产得多,有的班组就生产不出那样多的优质酒,或者生产出来的优质酒达不到顶尖的水准。一百多个班组,每个组酿出的酒都不一样,车间里面就有了品酒员,生产出来的原酒按质分类,分罐贮存,然后再到集团大贮藏罐罐藏或者洞藏,最后出来的就是名扬省内外的各个档次品牌的迎驾酒了。佳酿、糟坊、星级、年份原浆、窖藏、洞藏,不一而足。叶总还告诉我们,近年来,他们迎驾集团在招工时,非常讲究员工素质和文化学历层次,就是因为酿酒是一个讲求知识和智慧的事情,没有扎实的文化知识和一定的经验积累,外加一定的灵气,是酿不出好酒来的。

  在车间参观的时候,我还有意识地和一些酿酒工人总要攀谈上几句,问问他们一些酿酒的事情,这时候,他们许多人的脸上都洋溢着一种兴奋与自豪。为什么作为一个普通的酿酒工人会有那样一种如此高涨的情绪呢?叶总的话给出其中的答案。他告诉我们,车间里的工人有许多都酿了好多年的酒了,可以说他们的骨子里都渗进了酒的精神酒的文化。如果说白酒里面活的因素有两个,一个是多菌种在厌氧的情况下的发酵和氤氲,一个就是这些职工的智慧、灵气和精神就是融入白酒里面的最可贵的人的因素,而人的因素在酿酒过程中,无疑占着最重要的地位。迎驾酿酒人知道一个道理,只有酿造出更多的好酒、优质酒,才能无愧于迎驾酒的品牌荣誉,也才能在竞争激烈的白酒市场上立于不败之地。为此,车间里的许多职工,尤其是班组长们,为了酿造出高档优质酒来,付出了不知道多少心血和汗水。一个老窖池一天出来了几十斤高档优质酒的话,整个班组的人就会高兴得像个小孩子似的,兴奋无比。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已经把酿酒,把酿出高质量的高品质酒,已然当作了一份事业,当作了一种追求,而不仅仅只是个挣钱过日子的行当职业。

  从香气四溢的酿酒车间出来后,我们还参观了用钢玻璃封闭的制粬车间,这个厂房高朗阔达,可说是我在霍山见过的最大的单体建筑物,给人一种神秘而庄严的感觉。因为制粬可是一种生物化学性要求很高的技艺呀,那些神秘的生物菌类窖粬就是在这里产生出来的,然后才会酿出纯净优雅的白酒来,多么神奇呀。在看了制粬工人一丝不苟的工作情景后,我不禁对这些工人产生出许多敬佩,也不禁对劳动本身产生了一种敬畏来。记得那时,我是一个人在一旁沉思了片刻后,才随着叶总等一行人来到了酒糟车间的。

  因了我对酒厂以前酒糟池子有着太多太深刻的印象,来到这个车间给我的最大感觉是惊奇和意外,甚至于震撼!因为偌大个曲酒公司,年产白酒几万吨,居然没看到酒糟池,更没有闻到那种酸臭的味道,只是在车间大棚里看到了不太大的一堆干的黄白色粉沫的物体。正在我疑惑之际,叶总向我们一行介绍了酒糟处理的几个途径。首先是酒糟精品的再回环利用。一部分回去再酿酒,一部分制成了精品饲料,由大的养殖厂订单买去喂猪喂牛去了,还有就是最后的糟品,也没有像以前那样摆在池里,或者放入河中,而是又派上了用场:用于火力发电的燃料了。叶总告诉我们,他们这个发电厂一周也能发出七八万度的电来,相当于我所在的霍山经济园区那个小火力发电厂的产能,多么美妙的往复回环啊,迎驾集团的五大循环生态理念在这里得到了最生动最鲜活的实践,神奇极了。

  最叫我感到惊奇居然还不是矗立在我面前的一簇高达威猛的酒糟罐和发电塔,在迎驾大道路过时,早已熟悉了它们魁伟的身影。最给我震撼感的却是躺卧在这簇塔群身边的那几个大水池子和池子旁边的一簇簇鲜花和绿树。按说这些池子就应该是一些企业的“污水处理池”了,可是在这几个池子里的水,是那样的清澈洁净,那样的优雅灵动,尤其是水池中荷叶莲花,还有在荷丛中悠然游动的那些小金鱼,多么地令人惊叹喜爱,多么地富有诗情画意呀!我知道有一些企业因为污染处理不力被环保部门没少罚款,可迎驾集团,却在这里来了个大颠覆,生产在发展,蓝天照样蓝,绿水照样流,鲜花在开放,鱼儿在嬉戏。难怪国家环保局一年能给这个企业几十万的环保奖金呢!

  从曲酒基地出来以后,我们还来到了桑家糟坊遗址走了一圈。从里面陈列的一些古代小作坊酿酒物件和相关历史传说中,我们似乎看到了公元前206年,汉武大帝来到迎驾厂巡猎时,与美丽的村姑喝着糯米美酒的情景,据说那酒就是这个糟坊酿造,那村姑就是酒老板的掌上明珠呢。这让我们平添了许多历史沧桑感,也增加了对迎驾酒悠远历史的再认识。再后来,我们本来想去迎驾洞藏之地的“黄岩洞”参观参观,可是因为大雨天因为安全问题,没有朝外开放。我们只得在紧闭着的洞门外照相留念。随后叶总又带我们来到“迎驾集团酒文化陈列馆”参观,从馆里陈列的一件件实物和照片以及影视资料中,我彷佛看到了迎驾集团,这个连续十六年位列六安市第一利税大户的大型企业,几十年间所走过的不平凡的道路,也进一步深刻体会到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社会能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就的艰辛和伟大,从而更进一步地对那些能真正为社会发展、为祖国强大而献出自己聪明才智和汗水的人,由衷地产生出一种真诚的钦佩和赞许之情。

  “兰陵美酒郁金香, 玉碗盛来琥珀光。”那天是双休日,又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热情的主人就邀我们一行在迎驾集团自己的一个饭馆吃了午餐。本来是不准备喝酒的,哪知叶总早做了准备,从公司了带来了两瓶原浆酒。那酒呀,斟入高脚白玻璃杯之后呀,香气顿时溢了出来,并且,斟满后高出杯子一截,晃悠悠的,就是不会溢出来,真是玲珑剔透,优雅动人。我想李白看到这酒以后,怕都不想喝郁金香了吧。我先前是个喝酒的人,可后来因为身体的缘故戒了酒,三四年没喝过酒了。那天先前当然是不喝酒呀,可我和叶总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我们俩早就知道对方的名字了,因为他和我小弟是好友。二十多年前吧,他们俩一个在佛子岭酒厂,一个在佛子岭中学,是近邻,相处得弟兄一般。叶总就对我一口一个“老大”的喊着,架不住这位老小的热情,我只得让他斟了小半杯酒。你真还别说,那酒呀喝在嘴里,咂了一下,就是不一般,感觉厚实实的。这么与你说吧,就像那白纸,你说那35克的纸与那60克的纸,摸在手上,手感会一样吗?又呷了几口后,迎驾酒的“香、醇、甜、爽、静”的特点都似乎呈现出来了。几口酒下肚之后,叶总的话匣子打开了,讲了许多酿酒方面的故事和经验,他的媳妇告诉不无诙谐也略带嗔怪地告诉我们,他这个人现在几乎就嫁给白酒了,有时候睡到夜里,在梦中还在嘀咕酿酒的事儿,说得我们一桌都笑了起来。同来的老张笑着说:“弟媳还不知足呀,一辈子都有玉液琼浆陪着你,玉琼玉琼,玉液琼浆呀,多幸福呀!”尽管这些人有的是初次相识,可是都像是老朋友似的,品酒谈笑,毫无了拘束,一种轻松愉快的气氛和着那迎驾原浆的独特的香味,袅袅地在房间里弥散开来。

  这时候的我竟然有些醺醺的感觉了,放开了话题:“叶总啊,这酒虽好,可我觉得还不够醇。”“那是自然呀,因为这酒还有一段路没走呢!”“什么路呀?”“还有藏酒这段路呀。我们迎驾酒,在我们原浆基地出来后,现在我们自己的储酒罐呆上一段时间,然后运往集团总部所在地,你没看到我们总部有竖起了那么多巨型的储酒罐吗?要么罐藏,要么窖藏,当然最高级的还要算那黄岩洞,恒温洞藏,少则三年五年,多则十几一二十年,醇厚度就会成倍的增加,酒是陈的香啊,这酒呀,在走上这么一段路之后,喝着才能算美酒,也就是玉液琼浆吧”。不知怎地,这时我又不合时宜地冒出了这样一个话题:“叶总,既然你喊我老大,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前几年老是有人说迎驾酒喝着头疼是什么缘故呢?另外现在也有许多人喝外地酒,又是什么原因呢?”稍微沉思了一会儿,叶总对我说“那有两个原因,其一是因为市场上出现了假冒迎驾酒,当然喝着头疼。但是主要是第二个原因,就是由于前几年市场需求太大了,客户催得凶呀,我们酿出来的白酒没有存储就投放到市场上去了,当然喝了会头疼,这是我们的责任。”没有我想象的那样尴尬和局促,有的只是真诚和担当:“现在我们再也不会做这样的事了,市场再需要,客户再催促,我们也要我们的白酒走完了该走的路程之后再大大方方地走出门。”至于现在市场销售的遇到的一些问题,叶总也没回避,而是坦诚地说,别的酒进来了是好事,对我们是一种促进和鞭策。饮酒自古以来就是我们的传统习俗,咱老百姓大多数都喜欢喝一杯,舒经活血,愉悦精神,所以我们酿酒人就是要努力酿出美酒来,满足社会大众的需要。当然饮酒最要讲究场合和尺度,唯有这样才能喝出愉悦和享受,也才能喝出健康和长寿。

  我知道,迎驾集团已经有了一个相当成熟的市场,已经上市了。但他们未雨绸缪,在应对市场危机方面早有了一些超前考虑。他们集团的产品早就不是单一的就系列了,什么野岭、剐水都已在全国扬名了。另外还在开发许多新产品,已经具备了相当的的胸怀胆略和气魄。记得在今年早些时候在报纸上看到,迎驾集团的老总倪永培,在全国人代会上就作了这样的发言:我国白酒行业应该努力提升白酒品质,争取早日打入国际市场。这或许不仅仅是一种心声吧,而无疑,这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企业家对社会的一份庄严的承诺。我们在心里祝愿迎驾集团这个霍山的龙头企业能够不断地开拓创新,让迎驾美酒香飘万里,早日漂洋过海,去到五洲四海去。

  这次的去迎驾曲酒参观,其实有一段日子了。本来早就想写一篇文章,但是一直有一种顾虑,担心会有一些误解和没什么意义的诘问,就搁下来了。后来想想,把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写下来与人分享,不也是一个喜欢写写画画的文化人,对社会应尽的一份责任和义务吗?人人都应该有担当呀,尤其是像我这样有了一定年龄积淀的人,更应该这么做,不是吗?于是就坐了下来,写下了上面这些并不太漂亮却自认为很实诚的文字。

  汪德国

  写于2016年8月6日

阅读( ) | 评论( 0 )
前一篇:没有了!
后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