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开通
博客名称 :
博客昵称 :
自我介绍 :100字以内

信息标题
没有提示信息
用户登录
登录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Cookie :

页面设置

正文

回乡上坟随记

2013-01-30 07:01:51
分类:

     今天是星期六,响晴的天气。趁着这样的好天气,下午我和父母回老家给爷爷奶奶,以及姥姥姥爷上坟。同去的还有大姨、小姨两家。

   老家离六安城区并不远,也就是三、四十里路的样子,并且就在原来六毛路的边上。但是由于六毛路改道,经过我们家的那一段公路废弛了,年久失修变得坑坑洼洼,公交车不通,一般出租车不愿进去。每次回家的路程因此而显得异常艰难。不过今天,没有这样的担忧。因为有小姨父和刚刚表弟爷俩一人驾驶一辆小轿车,全程为我们服务。

   表弟现在确实打拼的不错。今年一年,不仅斥资100多万买了一幢别墅,还买了一辆30多万元的轿车。小姨父现在驾驶的车子就是被是刚刚被他淘汰下来的,其实在我看来车子并不算旧。只不过,用姨父的话说再开着这张车子出去谈业务、做生意已经有点掉身价了,甚至会被人瞧不起。由此可见,换车也是迫不得已。日子好起来了,但他们并不张扬,依然保留低调的生活方式,对亲情则更是倍加珍视。这不,鉴于今天回去上坟的人多,他们爷俩毫不犹豫亲自驾车陪同我们一起前往。真的难能可贵。因为春节将近,刚刚表弟手头上的事情特多。据说,明天一早就要到合肥去处理有关业务,直到过年才能回来。

   其实,祭祀祖先的方式有很多种。生活在都市的我们,完全可以利用晚上的时间在街道旁或河岸边画个圈烧几道纸来寄托我们的哀思,聊表我们的心意。事实上有很多人就是这样做的。但总觉得这样不够诚意,心里不踏实。每到这个时候,我的父母亲,还有的两个姨娘都要带着我们小字辈不辞路途颠簸的辛劳到几位逝去的亲人坟前烧纸、磕头、祷告,态度虔诚。我想,孝心在他们的心目中就是一种信仰,每次回乡祭祖似乎就是一次“朝圣”之旅,不可忽略,不容亵渎,更不允许打折扣。要知道,他们都是接近古稀之年的老人了,尤其是我的大姨娘满头已是白雪飘飘,腿脚非常的不灵便。他们的行动对我们来说,就是无声的教育和传承。

  长时间没有回去了,车子行驶在六毛路南山段,见到往日的荒山秃岭,当然还有万亩良田,已经被开发成度假村、别墅群、绿化带等。 “悠然南山”度假区的框架已经拉开,各样基础建设正在完善。据了解,悠然南山度假区是兴茂集团安徽兴茂置业有限公司斥资35亿元按照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标准打造的集旅游休闲度假、省小球训练基地、生态农业观光、高端商务活动、景观地产等为一体的生态旅游度假景区。尽管还在兴建之中,全部工程竣工还要五年的时间。但已经建成使用的宽阔、平坦的南山大道及其两边花草树木已彰显出无限的魅力和活力,让我们人对其未来充满无限的憧憬和期待。

  车子继续向前行驶,快到老家地界,情况则是另一番景象:水瘦山寒,万木凋零,路上行人欲断魂,一片萧然。 尤其是道路简直破烂不堪。原先的土路只是铺了一层石子而已,高低不平,坎坎坷坷。轿车的底盘低,经过这样的颠簸摩擦,损伤可想而知。刚刚表弟对自己的爱车心疼不已。在这一点上,我真切的感受到金安区的村村通工程,跟裕安区相比差的太远。不知道这是不是政府的不作为,要不要追究相关领导的责任。要想富先修路,很多年就提出这样的口号了。在社会经济相当发达的现在,通往乡村的道路依然如此不堪,叫人费解。政府能引进或投入巨资修建豪华度假村,为什么就不能拨出一部分资金解决老百姓最基本的出行难的问题呢?此现象,值得我们探究和深思。

  不管怎样,40多分钟后车子总算开进了村子。在路边的小店买了纸钱和炮竹后,我们先后给我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上坟烧纸。他们四位老人都是差不多的年纪。但寿命、福禄相差悬殊。最悲催的要数我的姥爷,在我五六岁的时候就病逝了。我对他的记忆不是很多,只记得他身材不高,似乎有一点胖。唯一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就是我摔坏了他的收音机,他很生气,被他狠狠的训斥了一顿。当时我的年龄很小,但很有“男子汉”的小脾气,一个人翻过几座山(确切说是小山丘)、越过几道梗,气呼呼地跑回了家。但据母亲说,姥爷是很心疼我这个当时唯一的一个外孙。只要有好吃的,都会想到我,要么送过来,要么把我们接过去。对于姥爷的离去,我也有点印象。好像是在城里做事得病后不治而亡。

  其次我的姥姥,是一位非常和善的老人,对我们疼爱有加,也深受我们的尊敬和喜爱。她于87年在我上高二的时候病逝,当时只有60多岁。在此之前,曾出现过一次昏迷被抢救过来。暑假的时候,还在我家住了一个多月。这也许是我们与她相处最长的一段时光,走路已经颤颤巍巍,但在我们精心的照顾下渐渐好转。没想到在那年的国庆节前夕,突然走了。现在想来可能是死于脑溢血。那时农村的医疗条件差,也没量过血压。要是在现在经常检查,按时吃降压药,也不至于走得那么早。但这只能是假设而已。也许这就是姥姥的宿命。

  再其次是我的爷爷了,他是一个慈祥善良但又睿智的人,当过生产队长、大队书记。虽然他大字不识几个,但有思想、有胸怀,尤其善于处理和化解亲戚、邻里、村民之间的复杂问题和矛盾,在村里深受人们的敬重。对我的成长,他寄予无限的厚望,也倾注了不少的心血,我们也孙感情俩的感情也最深。他病逝于94年,距今整整18年了。就像在我以前的博文中所写的一样,18年过去了,爷爷始终没有走出我们的思念。特别是在春节即将临的特殊日子,更是如此。

  四位老人中,奶奶可以说福寿双全的了。她病逝于2009年,享年90岁,实现、享受并见证了四代同堂的幸福时光。有奶奶在,每到过年,不管是大雪纷飞还是天冻地寒,都无法阻挡我们回家过年的脚步。因为家里有她老人家一双期盼的目光。吃年饭时,60多岁的父亲搀着近90岁奶奶坐到饭桌前,是我们眼中最温暖、最感动的场景。阳光温暖的午后,我把奶奶从屋里背出来,姐姐妹妹为她洗头、梳头、剪指甲,重孙们在其膝下嬉戏打闹,是我们家最温馨的画面。家里的相册上,至今保存着一张孩子六周回家过年时太太抱着他的合影,弥足珍贵。奶奶去世了,父母上城和我们住在了一起。老家的老屋虽在,但家的意义已经没有了,所以回去的机会也就很少了。

  在几位老人的坟前,我们点燃纸钱,然后一一磕头、祷告。在飞腾的烈焰中,在飘飞纸烬中,在噼里啪啦的爆竹的烟雾中,我们仿佛看到几位老人在默默地,甚至是在含笑着注视着我们。与他们在一起欢乐时的情景历历在目,他们似乎并没有走远,也许就生活在我们的身边,而不是活在我们的心中。正是通过这种神圣而又虔诚的方式,我们和几位老人完成了一次默契的交流和对话。我相信,他们的在天之灵一定感受到了我们的不尽思念;我们也在他们殷切注视的目光中,汲取生活的信心和力量。祝几位老人在天堂安好!

 

阅读( ) | 评论( 0 )
前一篇:没有了!
后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