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开通
博客名称 :
博客昵称 :
自我介绍 :100字以内

信息标题
没有提示信息
用户登录
登录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Cookie :

页面设置

正文

正 阳 春 秋

2010-07-14 17:07:29
分类:文史随笔

 

正阳春秋
罗会祥
 
这一生,我都没有绕开正阳关,从西到东,从南到北,它一直在我的生命坐标上。
小时候,正阳在我的梦里。一梦到正阳,那是大人戏谑尿床儿童的常用语。但是,正阳留给我的记忆,不是梦,而是真实的自豪。
十岁那一年,远在淮南蔡家岗的堂姐夫去逝了,父母命我跟着堂哥去奔丧。一听说坐船到正阳,别提多高兴了。船到正阳天已擦黑,候船室灯火通明,小贩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南来北往的客人熙熙攘攘。时令已是深冬,堂哥只花一毛钱,我记得清清楚楚,在候船室租赁一个地铺,我们钻进一个被筒里,席地而卧。大厅里人声喧闹,我兴奋得好久睡不着。那时,正阳经寿县至淮南,不通汽车,第二天一早,堂哥带我地走赶到寿县,从定湖门进去,从宾阳门出去,穿过东津渡,一路没停,直达蔡家岗。后来我才知道,那一路竟有七八十里之远,我十岁的一双小脚怎么丈量下来的,现在实难想象。
正阳关是我到过的第一个大码头,比我家乡那个小集镇繁华多了,当时,真有一种乡下人进城的感觉。现在回想,正阳码头的盛景依然历历在目,淮(河)、淠(河)、颖(河)三水汇聚,天连水,水连天,云蒸霞蔚,烟波浩渺;河面上千帆云集,百舸争流,汽笛声雄浑而悠长。
那一天,我在正阳关大开眼界。
一转眼,小学毕业了,要照毕业像。西去霍邱县城旱路三十里,不通车,东去正阳水路三十里,通船,学校选择了正阳。两个班学生,加上校长老师十几个,浩浩荡荡一百多号人的队伍,乘船东去。这一路,我可风光了,除了校长和少数几个老师,到过正阳的,就我一人。同学们围着我,七嘴八舌,不停地问我,正阳有什么好吃的,有什么好玩的……其实,我很惨,第一次路过正阳,除了从码头到候船室,连正阳的街在哪儿,都没摸到,只在候船室吃过一碗面条,三分钱,什么滋味都记不得了。别的回答不上来,我就跟他们吹正阳的码头,好气派,吹正阳的候船室,好热闹。就这,也大大满足了同学们的好奇心。于是,因为正阳,在那群十二三岁少男少女们的心中,我很牛鼻。
人生漫长,认识外部世界的第一印象,永远难忘。正阳关是我人生的第一个驿站,给我留下的印象特别深刻,也非常美好。所以,从那以后,我一直珍藏着对正阳的一分眷念。
怎么也没想到,参加工作后,我到了淮南。那时,从淮南到霍邱的公路修通了,也通了客车,每年探亲,来去必经正阳。因为汽车比轮船跑得更快,我再也没走过水路,因为学徒工囊中羞涩,中途也没在正阳停留过。
真正深入正阳,与正阳人促膝交谈,已经是八十年代末了。那次,由时任寿县县委副书记的赵怀华陪同,我与省文联的温跃渊和皖西报社的徐本法一行,赴正阳采访,由镇里接待。两天一夜,好酒好菜,与主人把盏之间,共话今昔,第一次感受到了正阳历史的深度与厚度。
为了采访,我认真翻阅了正阳的历史。
大约是在东周中期,正阳就是一个集市了,因三元街一带尽是天然牧羊场,故得名为羊市据明嘉靖《寿州志》载,“东正阳镇,州南六十里,古名羊市,汉昭烈筑城屯兵于此”。据此可以断定,作为一座城池,正阳崛起于1780多年前的三国时代,且为汉昭烈帝刘备所筑。正阳之南二十里有座刘备城,我在古城遗址实地考察时,沿湖村的一位老农告诉我,这个村原名就是刘备村。可见,刘备与正阳确有非同寻常的关系。
刘备筑正阳,是为了屯兵御敌,给正阳百姓带来的并非福祉,相反,百姓为此付出的牺牲是难以想象的。
正阳最显赫时期是在明代。凤阳出了个朱皇帝,以他的老家为中心设置了凤阳府,管辖范围很大,寿县至正阳一带皆为属地。现在,我们还能看到,正阳北门上就镌有“凤城首镇”四个大字。
朱明王朝如此看重正阳,为何?其实,并非顾念乡亲邻里,而是图谋正阳的真金白银。“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这句流传甚广的谣谚,说的就是正阳一带。七十二水通正阳,正阳尽得舟楫之便,商贾齐聚,生意兴隆,市场繁荣,物阜年丰。当时,正阳已是淮河中游的重要货物集散地,上接河南,下连蚌埠,辐射两岸豫皖苏三省腹地,一直延伸到南京上海一带,全国有八个省在正阳关设有会馆。
凡商旅聚集、物流交汇之地,必是财源滚滚的商贸重镇,自然也是官府横征暴敛的首选之地。于是,明成化元年(公元1465年),明王朝在此设立收钞大关,直属户部管理。“正阳关”即由此得名。
前年,我们一家人去青岛看海,在著名的八大关风景区看见正阳关街,格外亲切。儿子不明白,小小的正阳关,为什么能得到青岛的垂青?为什么能与山海、嘉峪、武胜、宁武、居庸、紫荆、韶关诸多名关并列?对于历代朝廷来说,一个刀把子,一个钱串子,都是巩固江山的利器,缺一不可。作为税赋重要来源的正阳关,与那些军事要塞相比,一点儿也不寒碜。
可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期,正阳码头所显现的萧条,令我大吃一惊。我伫立在寿县书法家司徒越先生题写的“正阳关”大门下,面对奔腾不息的千里长淮,面对苍茫无垠的淮北旷野,一股忍不住的酸楚油然而生。曾经令我为之自豪与骄傲的正阳码头,已经看不见上下穿行的风帆,再也听不到汽笛共鸣的余韵,混浊的河水无力地拂弄着沙岸,像一群老人在哀伤的倾诉。
那一天,离开正阳码头之后,我闷闷不乐,那是一个喝淮河水长大的孩子,对心中的淮河圣地衰败后所产生的失落感。
时光就像淮河流水一样,无声无息地悄然逝去,而中国则有声有色地在腾飞。二十年弹指一挥间,我与正阳一起走进了新世纪。
今年参与淠河行,正阳是全程的终点,一个月之内,我两次到正阳。因为年龄和阅历的缘故,我对正阳已有新的认识。
码头依然那样萧条,原来的候船室早就拆掉重建,改为海事机构了。一条趸船孤独地泊靠在岸边,客运航班取消了,商船也不见了。航道上有三三两两的驳船在往来,大都是运沙船,把老淠河的沙运往淮南蚌埠等地。
我不能不面对这样的现实,正阳码头的衰落,不是正阳的错,而是整个淮河水运衰落的牺牲品。工业文明超越农业文明,陆运替代水运,都是历史的进步,人类不能逆历史潮流而动,正阳岂能背离交通跨越的轨迹?
好在,正阳人没有抱残守缺,而且正在打造一个崭新的正阳。
最令人庆幸的是,正阳人把老正阳完整地保存下来了。为了日后备查,且将三座城门的题额记录于下:
北门:外额题字为“凤城首镇”,内额题字为“拱辰”。
南门:外额题字为“淮南古镇”,内额题字为“解阜”。
东门:外额题字为“熙宇春台”,内额题字为“朝阳”。
西门已毁于国民党时期,查阅史料得知,外额题字为“淮流管钥”,内额题字为“西映长庚”。
目前,国内保存下来的古城墙,只有两套半,寿县、平遥各一套,西安半套。正阳现今仍然完好地保存着三座城门,这不仅是一大奇迹,也是留给后人的一笔财富。
徜徉在古色古香的老街上,我被正阳浓厚的文化底蕴包裹着。这里是中国民间艺术之乡,抬阁、肘阁、穿心阁等优秀民间艺术就出自这里,至今为群众喜闻乐见,更是非常珍贵的文化遗产。
老街的烟火不断,正阳的人气就不会衰微。小巷的笑声不绝,正阳的人脉就不会终止。正阳的城门不倒,正阳的文化就不会沉沦。
如果没有原址原貌的三座城门,如果没有规模依旧的老街,如果没有纵横交错的小巷,我们到哪里去寻找正阳的历史?又去哪里重睹正阳古城的风貌?我相信,终有一天,古老的城门,古老的街市,古老的小巷,一定会给正阳人带来好运。
 
阅读( ) | 评论( 0 )
前一篇:隐贤访“贤”
后一篇:春节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