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开通
博客名称 :
博客昵称 :
自我介绍 :100字以内

信息标题
没有提示信息
用户登录
登录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Cookie :

页面设置

正文

失落的庄园

2010-07-14 17:07:35
分类:文史随笔

失落的庄园

罗会祥

 

    昨夜有梦,醒来之后,梦中情景历历在目——我梦见了故乡的裴家圩子。   

    霍邱有两个圩子,很有名,一个是西乡的李家圩子,一个是东乡的裴家圩子,都是地主的庄园。裴家圩子就在我的老家新店,老街的东南角上,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木,那就是。可惜,现在看不到了,永远也看不到了。   

    人生很短,万事万物,都是过眼云烟。一生中能够记下来的东西,很少很少,值得记下的,更少。发生在那个庄园的许多事,耳闻目睹也好,亲历亲见也好,与我无关,也有关。记忆中的裴家圩子,是一本书,随手翻开几页,玩味其中的内涵,值得一记。   

    裴家圩子坐南朝北,南北长约百米,东西宽约60米,四面是圩沟,沟宽10米左右,常年不涸。过了吊桥就是门楼,三面墙上都有枪眼,那是看家护院的射击孔。圩子里的房屋一共五进,大都是晚清建筑,青砖灰瓦,庄严古朴。三四进与东西厢房合围,形成一座高墙大院,屋基高约一米,四面廊柱挺立,正厅气宇轩昂,恢宏壮观。   

    上个世纪70年代初,我离开老家的时候,裴家圩子还保存得完好无损,当时是新店人民公社所在地,紧挨着寿(县)——霍(邱)公路。若干年之后,路过裴家圩子,我才发现,吊桥拆了,门楼也拆了,填上了沙石泥土,筑起了一条长驱直入的大道。没有了吊桥和门楼的裴家圩子,就像绅士被摘去了华贵的帽子,十分的滑稽可笑。后面的大院也被改造得面目全非,不堪入目。裴家圩子有幸躲过了“文革”浩劫,却葬送于一些人的心血来潮,从建筑价值的角度看,是一笔无可挽回的损失。   

    裴家圩子的主人是裴景福(1854—1926),字伯谦,号睫闇,晚清的进士,曾授户部主事,历任陆丰、番禺、潮阳、南海知县,一生酷爱收藏字画,有《壮陶阁书画录》与《河海昆仑录》传世。裴伯谦在外做官,家里的事都由裴昆侯(外号裴二胡子)打理,方圆十几里,一提裴二胡子,老少都知道。   

    李家圩子良田多,裴家圩子字画多,这事,我知道得很晚。小时候我只知道,裴家圩子是个很好玩的去处,那是我少年时代的乐园。我家与裴家圩子直线距离不到100米,我与儿时的伙伴们常去玩耍,春天,我们去圩子里采摘桑葚,弄得褂子上都是紫色斑点,嘴里心里却很快活。从夏天到秋天,我们在圩沟里游泳,崴藕,采菱角,乐不知归。冬天,大院里的廊檐下藏着很多麻雀,白肚皮朝下,晚上手电一照,一动不动,用弹弓一打一个准,一晚就能收获一顿美餐。一年四季,裴家圩子总有吸引我们的东西。   

    在父辈们的记忆中,裴家圩子也有令人难忘的好处。从记事起,到离家外出上学,我就听过无数遍,裴家人行善积德,造福乡邻。有件事我记得最深,说的是,裴二胡子乐于施舍,每当饥馑荒年,必慷慨救助穷人。后来我查资料,果然有记载:“民国十九年(公元1930年),天大旱,裴氏在新店埠街南置龙缸三口,设粥厂济之,饥民得免于死”。与这事相关的,还有一笔。1935年,红军第一次途经新店埠,闻裴家圩子为当地巨富,于是逮捕裴昆侯,欲杀之。民闻,咸往保释,求情者跪了半条街,望之人群如蚁,红军首领见来人甚夥,方知裴氏“真善人也”,遂释。口碑与史志互为印证,可见裴家圩子对穷人确实不薄。   

    穷人翻身以后,裴家的主仆一时作鸟兽散,各奔活路,去向不明。从乡公所到人民公社,再到革委会,裴家圩子一直是人民政权的象征,当地最高党政首脑住在那里,许许多多关系全乡老少命运的指令,也是从那里发出来的。文革期间,造反派在那里举旗造反,走资派在那里挨批挨斗,那里上演过一幕幕活剧,走马灯似的,总也演不够。那时我才十来岁,赶去看热闹,只觉得好玩。   

    不好玩的一幕,我也看过。大约是1968年吧,公社要斗四类分子,首先向地主开刀,批斗场就在裴家圩子的对面,各个大队的地主全都押来了。在高高的土台上面,十几个群专队员手持红白棍(又叫专政棍),威风凛凛,押一个地主上来,按倒在地,就是一顿乱棍。说是只打屁股,一打起来,几根红白棍相继落下,哪里还能把握得住尺寸。我亲眼所见,有的地主在乱棍之下当场毙命。听说有的被亲人抬回家以后,没挺几日也一命呜呼了。那真是触目惊心的一幕,至今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仍然让我不寒而栗。若干年后,听县政府机关的一位朋友说,那次斗地主,是全县的统一行动,相邻的寿县好像也斗了,背景是什么,除了当时的决策当事人,谁也说不清楚了。    

    人世间,许多事本来就说不清楚,还是淡忘的好。比如,保存完好的裴家圩子消失了,谁能说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已经失落的庄园,永远不复存在了,不将它淡忘又有何益?列宁虽然说过,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那只是针对一个政党而言。作为一个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我只想记住那些美好的东西,但愿永远不要遭遇恶梦。

阅读( ) | 评论( 0 )
前一篇:没有了!